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无可奈何的冷汗——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2011-08-24 10:0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DOCTYPE html PUBLIC -WCDTD XHTML TransitionalEN httpwwwworgTRxhtmlDTDxhtml-transitionaldtd>  

作者:郭绪

文章发于:法治周末  

中国粮食安全恐被外资卡喉

通过从播种到收获的全产业链控制以及大举收购地方粮库,外资粮企正在逐步实现掌控中国粮食全流通领域的布局。

大豆定价权的沦陷,并没能让一些地方政府警醒。如果还在一味追求招商引资的业绩,有可能葬送的是整个中国的食品安全

本报记者 郭绪 发自 黑龙江佳木斯

外资粮商已开始全面“进军”中国水稻产业。

掌控了中国大豆的定价权后,外资粮商对中国大米也有了同样的图谋,在去年秋粮收购时,价格战就已经打响。

四大跨国粮商之一的益海粮油斥巨资在东北粮食主产区布局大米深加工产业。目前已经收购富锦九粮库,并在佳木斯市建立水稻生产基地,还在不断扩建中。

早在2005年,益海粮油已经在山东、江苏、河南等地与地方粮库合作,收储粮食。

佳木斯市一位政府官员称,外资粮商之所以能顺利在地方发展壮大,与地方政府的相关优惠引资政策有关,地方政府一般都对外资粮企落户地方表示欢迎。

多位专家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国家相关部门不制定保证平等竞争的政策,未来的稻米有可能重蹈大豆覆辙,被外资控制而失去定价权。  

从播种到收获的全产业链控制

近几年来,由于国产大豆价格持续走低,作为大豆主产区黑龙江垦区,农民纷纷"弃豆改稻"。

"一亩水稻产量至少1000斤,每斤价格是1.30元左右,种植大豆每亩产量是230斤左右,每斤价格仅1.90元,水稻利润是大豆的两倍左右,所以农民现在大多改种水稻。"建三江前进农场农民张进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

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分局由15个农场组成,是东北水稻主产区,被称为"绿色米都"。

8月9日,建三江刚刚举办完北大荒稻米节,全国水稻加工企业50强云集建三江,举行了稻米交易签约仪式。

看准了东北水稻产业的发展潜力,益海嘉里集团子公司益海粮油有限公司(下称益海粮油)早在6年前就开始进驻佳木斯。

益海嘉里官方网站称,2005年开始,益海集团在新项目开发上将素有"中国粮仓"之称的黑龙江作为发展粮食加工的战略重点,规划建设一系列粮油加工项目,达成产、购、销一体化,实现"立足东北、面向中原,辐射全国"之势,借助粮油加工项目的相继落成不断完善产品结构,强化资源的综合利用。

益海粮油进驻佳木斯得到了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佳木斯市政府官方网站证实,2005年年初,在市粮食局的积极协调下,在全市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益海粮油项目从开工建设到投产运行只用了7个月时间,实现了当年建设、当年投产的目标,建设周期是益海集团10几家工厂中用时最短的企业。良好的投资环境增强了益海集团在该市追加投资的信心。

2005年5月初,市粮食局经多方联系,为了引进益海项目,他们主动出击,及时向市委、市政府进行了汇报,得到了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

通过全市上下的共同努力,益海集团在2005年9月与佳木斯市政府签订了关于兴建益海粮油综合加工项目议定书。

"为了使益海项目筹备组的工作人员尽快安定下来,顺利地投入工作,粮食局上下经过积极努力,帮助益海筹备组承租到了舒适的住宿用房。益海粮油项目涉及佳木斯、富锦两地。在选址时,粮食局项目办的同志陪同益海负责人跑遍了佳木斯地区所有的粮库,并根据粮食种植的布局、运输、仓储条件、人力资源状况等问题,积极帮助益海集团出注意、想办法。最终选定在九粮库、佳木斯中转库投资建厂。从两个工厂的建设和生产来看,节约了大量资金。"佳木斯市政府网站介绍称。

"益海粮油和益海(佳木斯)生物质能发电有限公司一期总投资近2.5亿元,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是目前国内先进的水稻综合加工企业之一。"益海粮油副总经理李忠辉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目前,益海的大米品牌现有"香满园"、"金元宝"、"香宴"、"鲤鱼"、"金龙鱼"5个品牌,30多种规格的产品。

产品多样化,加上东北大米的优良品质,益海粮油的大米品牌销量一路顺风顺水。

佳木斯市农委产业化项目办主任方欣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益海前两期水稻加工项目,经国家发改委审批,生产能力定为年产54万吨,国家发改委已经意识到益海扩大产能的趋势,不再审批新项目。

而记者在佳木斯市粮食局提供的《2011年粮食加工大项目进度报表》中看到,益海粮油三期扩建工程正在进行,年加工水稻能力在20万吨以上,计划投资在3.75亿元,预计在2012年8月投产。这也是8个项目中投资最多的一家。

益海粮油在不断扩张的同时,收储粮食的能力也在不断扩大,收储水稻的方式也多样化。

早在2006年,益海粮油开始发展订单农业。

首先,益海根据市场需求和品种实际种植情况,选择一个或多个水稻品种开展订单农业,根据国家制定的水稻规格标准,计算出最贴近实际的亩产,然后以企业实际需要的原粮数量,折算出最终投放的土地面积。随后与各个村里的水稻协会联系,根据当地的土地面积与其签订下水稻种植订单,再通过当地的种业经销商将种子发放到农民手里。

佳木斯市建国乡的长发农场,是一个有着3000多亩农田的大型国有农场。场长郭凯告诉记者,2007年和益海粮油签订了水稻种植合同,当年收益比上一年翻了一番。到现在为止,已经和益海粮油合作四年,"作为农民我们每年就只等着粮食丰收、坐收粮钱了,大家都说益海粮油是"春天种子送到户,秋天粮食搁地收",农民积极性全给调动起来了。"

除了发展订单农业外,益海粮油还在佳木斯地区发展了多位合作粮食经纪人。益海(佳木斯)粮油公司副总经理李忠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公司收购水稻首先是工厂挂牌收购,并且与有资质有实力的粮食经纪人签订收购合同,每年收购水稻都高于国家保护价,所以货源充足,工厂能满负荷运转。

建三江前进农场的水稻经纪人张景权(化名)告诉记者:"我现在每年都在为益海粮油收购稻谷,因为益海收购价格比其他米业公司收购价格都要高出五厘左右,所以收购稻谷比其他企业容易,而且益海的资金也有保障,合作几年来,一直很愉快。"

地方粮库给益海"打工"

事实上,在益海进驻东北水稻产业之前,黑龙江北大荒米业集团就已经是黑龙江省水稻加工龙头企业,稻米加工能力为每年300万吨,是我国最具规模的稻米制造商。

"虽然益海粮油刚刚进驻东北,产能不过是北大荒米业的六分之一,但因益海是外资背景,资金链充裕,随着益海的不断扩张,未来的格局一定会发生变化。"佳木斯市农委一位负责人表示担心。

益海粮油布局东北大米市场的格局已经初现,在扎根佳木斯的同时,又在佳木斯市政府的配合下,收购了富锦九粮库,该粮库原是国储库。

富锦市粮食局副局长胡宏权介绍说,虽然富锦是黑龙江水稻主产区,现在当地国有粮库已经无法收购存储稻谷,因为去年水稻的国家保护价只有每公斤1.8元,但市场价每公斤却在2.60元,国有粮库要按市场价收储水稻,必须申请到农业开发银行贷款,层层审批下来后,就过了收储的最佳季节,而益海粮油拥有雄厚的资金,是能够及时储备稻谷的保障,所以国有粮库根本无法与其竞争。

据富锦市粮食局提供的材料显示,九粮库始建于1971年,地处三江平原腹地,紧邻创业农场、红卫农场、前进农场,担负3个农场的粮食接收和西丰、胜利、小佳河3个粮库的粮食中转任务。

2008年,九粮库因粮库亏空,相关负责人被查,随后粮库宣布破产。益海粮油以此为契机,以极低的门槛接管九粮库。

上述材料称,益海(富锦)粮油工业有限公司是利用九国家粮食储备库日处理300吨的水稻加工厂和稻壳发电厂固定资产与新加坡丰益集团组建的合资公司。

益海集团在东北的扩张并没有停下步伐。

黑龙江省绥化第四粮库与新加坡益海粮油公司在2008年已经签约,益海公司提供资金支持,第四粮库依托当地丰富的农产品资源,进行大规模的粮食精深加工。

绥化市粮食局提供给《法治周末》记者的资料显示,益海粮油在2008年与绥化第四粮库进行整体合作,第四粮库以土地和企业自有资产作价入股,共同建立有限责任公司。合作项目总投资4.6亿元,拟上3个子项目,即年加工水稻27万吨、年产大米18万吨的大米加工项目,年产米糠油6吨的精炼米糠油生产项目,稻壳发电项目。

记者从益海集团了解到,目前益海和各地粮库的合作包括合资、代储代收、贸易等。

事实上,此前益海集团已经在全国各地与地方粮库合作,河北省南皮县、山东省的武城县、嘉祥县、庆云县以及河北的孟村县等地的县粮食局直属国有粮库都和益海集团有合作。

"粮食系统改制后,粮库生存一直比较困难,和益海合作能够利用它们的资金为粮库带来收入,我们最近3年都在和益海合作。"南皮县粮食局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益海公司与地方粮库合作方式大多是益海出资金,确定收购价格和粮食质量、等级,粮食局下属的国有粮库出人力和仓储力量,收购的粮食储存在国有粮库的仓库中。至于粮食怎样处理,由益海集团说了算。地方粮库完全给益海"打工"。

虽然,来自东北、华南多个粮食生产省的粮食系统的相关官员都表示,已经收到来自国家粮食局的相关通知,要求停止向外资企业发放粮食收购许可证,暂停向外资开放粮食购销市场。但实际情况看来,此举并不能从根本上抑制外资的行动。

类似的案例不止益海集团,邦吉、嘉吉、路易达孚等跨国粮商都通过类似途径,渗透到中国粮食流通市场的广大领域。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投资与市场研究室主任曹建海认为,跨国粮商近来的动作纷纷指向粮食流通与粮食加工,尤其是收购地方粮库的行为,更是彰显跨国粮商控制流通领域的野心。

"现在外资对县级粮库渗透得很厉害。"一位熟悉外资粮商的人士说。记者调查期间了解到,在全国主要的粮食产区,外资粮商都对当地粮库进行了不同程度地渗透。

黑龙江省农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当前一些地方政府缺乏警惕性,在招商引资中,为了追求地方的经济发展和引资力度,和外资粮商关系暧昧,事实上已经被外资粮商利用,让他们建立或并购粮食加工企业。

另外,由于地方粮库多年来资金紧张,无粮存储,粮食系统对招商引资很感兴趣,也让向益海这样的外资企业有了可乘之机。"上述人士称。

跨国粮商危及中国粮食安全

李忠辉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益海粮油在大米深加工业处于国内领先水平,一部分是大米深加工,米糠从米厂运往油厂榨油,出产金龙鱼稻米油,稻壳可以发电,集团下属的生物质能发电公司主要是利用稻壳发电,水稻到我们公司基本上没有浪费的东西,全部被高效利用。并且公司作为外资企业,是佳木斯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享受"减三免二"的税收优惠政策。

随着益海粮油布局东北水稻产业的步伐加快,益海已经开始布局水稻全产业化,公司投资组建的专门从事农作物新品种培育、大田用种繁殖和销售的农业科技公司。从种子到化肥全部产业已经开始布局。目前,益海种业已经在河北、安徽、新疆、吉林、北京、黑龙江成立了6个省级公司。

据媒体报道,几年来,益海粮油曾在全国各地发生多次抢购粮食风波,在国内粮食主产区,益海粮油也以开秤早,出价高著称,迅速抢占了各地的份额。

"益海的策略其实就是亏两年的钱,第3年再开始赚钱。"一位粮食经纪人向记者表示,"最初两年益海高价收购水稻,这样使别的中小型粮厂收不到稻谷而倒闭。等到市场被清理出空间后,益海嘉里再开始赚钱。"

佳木斯市农委产业化项目办主任方欣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益海一旦在市场份额做大,调高市场价格,打压价格体制,收购国内粮库和粮食加工企业,进一步占领国内市场,就很难控制。

"国家发改委已经来佳木斯三次约谈益海相关负责人,就是想限制其在市场的份额。"方欣称。

胡宏权对益海进驻东北并购粮库行为表示担心。他称,如果这样任由益海发展壮大,若干年后,市场格局会生变,水稻的定价权很有可能被外资控制,现在需要国家政策扶植国有粮库,调控市场份额。

业内人士均指出,外资四大粮商习惯于从种子、化肥等生产环节到建立自己的运输通道等流通环节,以掌控整个链条。但目前还没有人给出过具体、完整的外资粮商调研报告。即使是长期研究农村经济专家也很无奈:"他们非常低调,现在很难有具体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

事实上,自2008年以来,以益海嘉里为代表的跨国粮商在粮油领域的重兵囤积之势,使得国内舆论对其在中国垄断布局所带来的粮食安全问题的担忧不绝于耳。

益海粮油在东北大肆收购国有粮库布局水稻产业,在国内的粮食流通领域占领了至关重要的位置。

一位中储粮人士告诉记者,此前中储粮和中粮都非常担心外资进入流通领域会引发粮食安全问题,现在我们要保证粮食安全、保证政府对于粮价有充分的调控能力,就必须要保证国有粮企有足够的粮食;但是一旦外资大举进入,他们完全可以凭借其雄厚的资金,垄断中国粮食市场。即便中储粮、中粮和华粮捆绑在一起,也完全竞争不过跨国粮商。

据建三江红河农场农民于方介绍,可能是国家相关部门已经意识到控制东北水稻市场的重要性,去年建三江各农场已经把向农民收取地租改为以粮顶租,比如一亩水稻农场按市场价收购500公斤稻谷,余下的少许稻谷可以由农民自行交易。这样就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外资收储能力,对国储库收储水稻也有了保证,但这种做法是否能持续做下去还是问题。

中储粮总经理包克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跨国公司发展十分迅速,如果不采取措施,3年后,局面可能就没法控制,可能成为中国粮食加工销售的老大。

这种前期大举渗透,后期控制垄断的操作手法一点都不陌生,中国的大豆业就是这样被外资"剥走"了定价权。

"为建立一个良好的粮食流通格局,政府干预应适当加强,但其重点不应是对外资进入的限制,而应是在完善国家粮食储备制度的同时,抓紧建立公平竞争的粮食加工和流通市场环境。"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尹晨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利用现有的粮食加工和流通领域利润空间较大的机会,进一步放松市场管制,打破中央和地方、国有和私营、地域和产业等诸多羁绊,吸引和鼓励各种类型的国内资本建立和发展大的龙头企业或专业合作组织,以应对来自国外跨国公司的竞争挑战。

"黑龙江农垦系统是水稻主产区,当地水稻物流一旦被外资控制了,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那将会出现我们当家,外资企业来做主的局面。"一位业内人士对此忧心忡忡,他担心将出现中国粮食价格完全操控在跨国粮商手中的局面。

令人担心的是,跨国粮商布局东北,正是其掌控南美大豆市场手法的翻版:通过控制仓储、物流,掌控采购主动权,进而控制农民种植意向,实现转基因大豆的本土化种植。

"现在,大豆的定价权已经完全控制在外资手里,如果任由益海这样的外资粮商复制大豆的控制权,那么,中国的水稻定价权将受到外资的威胁。"尹晨表示。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