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整顿、整合、整党、整风、整人一个都不能少  

2012-11-30 10:50:37|  分类: 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顿、整合、整党、整风、整人一个都不能少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湖北第二大民企、宜昌市最大招商项目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已经濒临破产,而为其提供资金支持的中国建设银行、汉口银行、中信银行及中信信托、广西北部湾银行、中国民生银行等十余家银行,总计逾70亿元贷款或将面临打水漂的境地。

网易财经从三峡全通一位内部人士处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在10月16日、19日,宜昌政府方面已与梁士臣等管理层进行两次谈判,而初步结果是由政府介入控股接盘,“具体控股方案正在谈判中”。[详细]

三峡全通

  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
  

       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位于举世瞩目的长江三峡工程所在地、世界水电之都、中国旅游名城——湖北省宜昌市的猇亭工业园区,是一家以生产涂镀板为主要产品的大型股份制企业。
  公司占地近5000亩,项目计划投资200亿元,形成年产1000万吨涂镀板的生产能力,实现年产值700亿元,新增就业岗位15000人以上。
  项目于2009年2月28日开工。一期工程已于2010年5月18日竣工投产;二期正在建设中,计划2011年5月建成投产;三期已完成规划,计划2011年底建成投产。公司于2011年入选全国民营企业500强。如今是已是全国最大的极薄涂镀板生产基地。
  
公司名称: 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
总部地点: 湖北宜昌猇亭区
经营范围: 涂镀板
公司性质: 民营
董事长: 梁士臣
资产总额: 200亿元
      



三峡全通套牢银行70亿资金
蒙牛赛科星上市前售股迷雾
中冶200亿地王开工疑造假
张广宁豪言鞍钢“占领华南”
顾雏军出狱举报四位官员
更多

恢复生产需要至少12亿元资金

      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湖北第二大民营企业,作为宜昌市“有史以来最大的招商项目”,其产能大跃进的背后是资金链早已崩盘。

        网易财经此前曾报道,该公司已对90%以上、超过3000名员工进行“长期放假”处理。而原本许诺的11月底陆续复工亦未实现。在三峡全通目前已建成的全部工厂总共90条生产线中,截至目前,依然仅只有2条生产线断断续续生产。

        两年内上马90条生产线,建设620万吨产能,三峡全通创造的速度被称作“全通速度”,而为其提供支撑的“金主”则是十余家银行提供的逾70亿元融资,在三峡全通全线停产之时,这些资金或将面临打水漂的风险。

        三峡全通的流动资金的巨大缺口在今年年初就已出现。网易财经获悉,在2012年4月底,三峡全通还款到期的借贷资金就已达到22.5亿元,涉及贷款超过30笔。

        三峡全通董事长梁士臣告诉网易财经,目前三峡全通从银行借款的金额规模约为70亿元,而若要恢复正常生产需要至少12亿元的流动资金,“目前企业确实非常困难”。梁士臣向网易财经透露,目前中国建设银行对于三峡全通的的贷款规模在11亿元左右,汉口银行的贷款规模则在5到6亿元之间。

        梁士臣表示,三峡全通目前的两项工作就是一方面是从一些大央企拿加工单子以获得“微薄利润”,另一方面从政府、金融机构争取获得资金支持。但是,其坦诚,由于目前很多金融机构出现撤资行为,三峡全通获得新的借贷变得更加困难。

       三峡全通总经理赵大河则向网易财经透露“对三峡全通提供贷款的银行有十多家,目前公司资金压力确实比较大,正通过银行贷款及企业自筹等方式解决。”

       赵大河此前曾担任总部位于宜昌的国企湖北宜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11月中旬出任三峡全通总经理。“政府及金融机构对他的能力比较认可”,梁士臣如此表示。

       三峡全通对90%以上、超过3000名员工进行“长期放假”处理,而原本许诺的11月底复工并未实现。

资金链崩盘去年早有征兆

      “2011年下半年以来,欧债危机波澜频起,国内银根紧缩不断。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三峡全通也面临了前所未遇的困难与挑战:资金短缺、融资艰难、人心浮动 。”2012年5月18日,梁士臣曾在该公司的内部大会上如此表示。

       而事实上,三峡全通资金链的捉肩见肘在2011年三季度即已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网易财经调查到,在2011年8月份,三峡全通即已出现生产线全线停产的危机。

    “如果没有汉口银行,生产线就断炊了。”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兼融资总监易新跃曾对外坦诚此次危机。

        而当时对三峡全通施以援手的汉口银行采取的紧急措施是:一周之内通过信托贷款2亿元。此后,汉口银行又通过承兑汇票,为三峡全通融资数亿元。

        根据中国民生银行科技开发部总经理、武汉分行行长张金顺透露的信息,其在2011年8月份曾到三峡全通调研。而其得出的结果是“目前的困难是资金链紧张,二期项目产能得不到释放。”而企业“融资成本过高,贴现利率超过百分之九。”

        网易财经了解到,早在三峡全通一期工程投产时,民生银行即已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参与其中。事实上,在梁士臣已“金蝉脱壳”的唐山恒通项目产能大扩张时期,民生银行即已作为最大金主,为其提供巨额信贷及授信。不过,梁士臣称,在三峡全通项目上,民生银行借贷的资金规模并不大。

       资金链的紧张在普通员工的工资发放上亦显露出来。网易财经从三峡全通尚在职的多个信源处证实,实际上从2011年年中开始,三峡全通即开始对员工长期拖欠工资。“从2011年年初开始,工资就没能按正常时间发过。”三峡全通多位员工向网易财经证实,“两到三个月连续不发工资的情况经常出现”。

        而目前工厂员工今年8月份到11月份长达4个月的工资至今尚未发放。梁士臣亦对此坦诚属实。

        网易财经获悉,2011年年底三峡全通工资发放的资金并非来自金融机构贷款,而是同在宜昌市的兄弟企业湖北宜化,借贷资金2亿元。网易财经就此事向湖北宜化董秘强炜求证此事,对方未作答复。

        此外,多位三峡全通员工告诉网易财经,从2011年10月份起,三峡全通既已停止为员工缴纳社保,而每月却正常从员工工资中扣除社保款项。此消息亦得到梁士臣证实。

      目前工厂员工今年8月份到11月份长达4个月的工资至今尚未发放。梁士臣亦对此坦诚属实。

多家银行逾70亿资金被套牢

        网易财经调查了解到,在三峡全通大步迈进的进程中,为其提供融资及贷款的银行包括汉口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信银行及中信信托、广西北部湾银行,此外,中国民生银行及国家开发银行亦伴随其后。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0年5月三峡全通一期工程投产时,中国建设银行即与三峡全通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在三峡全通的两次订货会上,中国建设银行三峡分行代表亦悉数出席。

       此外,网易财经查询到,2011年12月月底,在中信信托成立的期限为18个月、总计4期,募集资金规模达13.4亿元的“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中国建设银行即承担了其中两期、总计2.697亿元的资金募集任务,而中信信托募集的资金规模为10.703亿元。

        资料显示,此信托计划募集的资金将全部用于“向三峡全通补充其流动资金”。网易财经从中信信托该信托计划负责人处了解到,三峡全通信托计划将在今年年底陆续到期,而对于能否按时足额偿付本金和利息,其表示“目前此企业资金确实有点紧,处于一个艰难时期,可能会启动3个月延长期,以处理抵押物。”

       而中信银行宜昌分行在2011年10月即已与三峡全通签订银企合作协议。中信银行总行副行长、武汉分行行长徐学敏对外表示,其时,该行对三峡全通在内的宜昌重大项目贷款授信总额已达28亿元。

        为三峡全通提供巨额信贷的还有广西北部湾银行,这家总部位于广西南宁的地方商业银行对三峡全通表现出了难以捉摸的热情。据该银行官网消息显示,广西北部湾银行曾在10天内即对三峡全通发放了一笔4亿元的贷款。而在今年5月初,在申报、考察、谈判到审批签约不到一个月时间内,这家银行又为三峡全通提供了规模达20亿元的授信额度。

       着手为三峡全通提供贷款的还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公开信息显示,在今年4月份,国家开发银行湖北分行副行长率队的管理层即已赴三峡全通调研,在6月份开始,包括国家开发银行总行评审局及湖北省分行行长等管理层均频繁赴三峡全通调研。

        在更大银行提供融资或信贷的背后,也浮现出政府的身影。网易财经了解到,在今年6月,宜昌市有关负责人曾率30多位市直各部门领导及三峡建行、湖北银行宜昌分行、三峡工商银行等11家金融机构负责人赴三峡全通现场办公。但是,对于宜昌政府财政提供的资金支持,三峡全通总经理赵大河以“涉及到企业机密”未作答复。

       目前三峡全通从银行借款的金额规模约为70亿元,而若要恢复正常生产需要至少12亿元的流动资金。

宜昌政府正欲接盘控股

        在三峡全通爆发式的产能扩张背后,宜昌市政府近乎完美的“服务”无处不在。而在三峡全通当前境况之时,为其埋单的或亦将是宜昌政府。

       网易财经从三峡全通一位内部人士处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在10月16日、19日,宜昌政府已与梁士臣等管理层进行两次谈判,而初步结果是由政府介入控股接盘,“具体控股方案正在谈判中”。

       对于此消息,梁士臣表示“目前还是以企业自身为主”,赵大河表示“未听说过”。

     “我们可能将变成国企”,该位人士透露,三峡全通管理层都已收到相关的正式邮件,而管理层也已公开向各部负责人表示“谈判过程很愉快”。

       事实上,网易财经从三峡全通了解到,早在今年2月份,宜昌市委市政府就已向三峡全通派出了两位官员担任要职,此二人分别为宜昌市市长助理王万修以及宜昌市财政局副局长韩庆顺,后者目前在三峡全通任职财务副总监。在4月份,在两位政府官员的作用下,三峡全通甚至从宜昌市政府财政部门获取了2亿元的借贷资金以暂时解决部分到期贷款。

        此外,在上文中提到的中信信托“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网易财经也注意到,为该信托计划提供担保的是宜昌国资所有的“夷陵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而抵押物为该公司拥有的估价为30.7亿元、面积达2800亩的两块住宅和商业用地。

        而出乎意料的是,宜昌市招商局重大项目科科长赵勇在回应网易财经询问时表示,三峡全通项目最开始的招商、管理、服务均不是由宜昌市招商局负责,该局对此项目自始自终均未参与,而对于该项目是由哪个政府部门管理,赵勇讳莫如深。

        在“全通速度”的背后,宜昌政府财政为三峡全通项目提供的扶持资金规模以及政府接盘将以何种方案进行尚不得而知。而目前的情况显示,梁士臣的三峡全通或将走向与中冶恒通一样的“脱壳”线路。

       对于宜昌市政府定下的三峡全通三期工程,梁士臣表示现在已经没有能力上三期工程。“市场没有起色,首先要保证企业能生存下去,能够恢复30%的产能也许就能度过难关,也就是说要回复15万吨产能,目前的产能在8万吨以下”。

        梁表示如果得不到资金,至少要等到明年2月份左右才能缓过气来。对于三峡全通出现目前境况的原因,其感慨“企业刚刚创业,还没有产生造血功能,却遇到糟糕的宏观经济形势,市场变化太快。”

       对三峡全通公司的进一步发展,网易财经将继续关注。

 

       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被誉为湖北省第二大民营企业,亦是宜昌市“有史以来最大的招商项目”。然而,这个号称要在三年内产值达到700亿元,建成“全球最大涂镀板生产基地”的项目却在投产3年后已走到破产边缘。

       梁士臣,三峡全通项目投资创办人。这位曾经投资创办了唐山中冶恒通而在其巨亏时金蝉脱壳的民营企业家似乎又在宜昌复制着一个近乎一模一样的“败局。

        逾3000员工无限期放假 90条生产线仅1条开工

       10月25日,冷雨,长江岸边宜昌市虓亭区经济技术开发区。

       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巨无霸”厂房整齐排列,占地超过4800亩,然而却是人影稀少,冷冷清清。被尘土覆盖的生产线静静在排列在空旷的车间,没有开工的迹象。

       从国庆节开始,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简称“三峡全通”),这个宜昌市“有史以来最大的招商项目”开始陷入沉寂并不知何时到尽头。

      “买好了南下的车票,晚上走,再见。”留下这行字后,胡非(化名)退出了其已注册了两年的公司内部交流群,他是湖北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最早一批员工。“复工希望不大,我们都另谋出路了”,胡非告诉网易财经。

        按照计划,三峡全通项目总投资额为200亿元,而目前已建成的前两期工程即已完成投资近170亿元。如若按拟定的时间表顺利进行,第三期工程需在2013年年底投产。届时,三峡全通将拥有1000万吨涂镀板产能,年产值达到700亿元,将成为“湖北最大的民营企业”,以及全球最大的涂镀板生产基地。

        然而,未等到第三期工程开工,其即已走到了破产边缘。

        网易财经调查到,自10月10日开始,该公司已对90%以上、超过3000名员工进行“长期放假”处理,对于在假期中未辞职的员工,公司承诺将发放每月700元的“基本生活费”。在三峡全通目前已建成的全部工厂总共90条生产线中,仅留有1条生产线尚在生产。

      “能不能复工不确定,之前就已多次长期拖欠工资,大家对前景不抱希望。”胡非表示。事实上,在网易财经截至发稿前联系到的十余位员工中,无一例外均表示目前已返回家乡计划另谋其他工作。

      “现在钢厂在升级改造,暂时停厂”,三峡全通公司官方向网易财经表示。

       三峡全通官方告诉网易财经,该公司近4000名工厂员工中,确实已有“至少一半以上、超过3000人目前已放假”。网易财经从该公司三个不同厂区员工中了解到,放假员工比例在90%以上,“只留下几个人看守厂房”,三峡全通动力厂的多位员工告诉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从三峡全通宜昌工厂多位员工以及该公司华东公司多个信源处核实到,在三峡全通目前已经完成开车的总共90条生产线(一期工程38条,产能320万吨,二期工程52条,产能300万吨)中,仅有第三车间中的一条镀锌生产线尚在开工,其他均已停产。

       “鲜花与红地毯迎来的项目” 政府提供保姆式服务

       从招商到投产,在当地政府近乎偏执的服务热情中,三峡全通有着匪夷所思的成长速度,而其亦被冠以“宜昌速度”。

        “该项目是宜昌历史上建设速度最快的招商引资项目,从开工到首条生产线投产,总共只用了6个月。……年生产能力320万吨的涂镀板一期工程,国内同行建设周期一般要3年半,全通只用了1年3个月;形成年生产能力1000万吨,通常要7年半左右,全通计划只用3年。”武汉大学党委书记李建2011年6月9日发表于《湖北日报》上的一篇文章中曾将三峡全通的上马速度称作“全通现象”,并鼓励学习。

        媒体报道显示,梁士臣2008年年底到宜昌考察,时任宜昌市市委书记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在机场即以鲜花、红地毯迎接,并在5日的考察中全程陪同服务。在此前,市委书记曾专程赴河北希望与梁士臣见面,但未能如愿。

       “5天后,我签了意向性合作协议”,梁士臣曾对媒体表示。但梁当时提出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在当年的春节前需要完成两千亩征地,若不能完成则不投资。然而,就是在这春节前的50天里,当地政府完成了征地1320亩、搬迁251户、拆迁近10万平方米的任务。

        至今网络上还能找到那些被征地的农民所发的投诉举报材料。只是那些农民要是看到三峡全通今天的面貌,不知是该欢喜还是应该悲伤。

        网易财经统计,宜昌市曾多达3次组织该市30余位市直属机关负责人到三峡全通厂区现场办公,要求为三峡全通提供“全程保姆式服务”,并多次组织各类机构赴三峡全通提供“进厂服务”。

        政府的盛情服务背后,三峡全通两次追加投资。网易财经了解,在最初的投资意向中,梁士臣签署的的项目意向投资额为110亿元左右,而后,其曾两次追加投资额,先后跳跃至160亿元及200亿元投资额。

        三峡全通项目的产能最终被确定为年产1000万吨超薄涂镀板,全部投产后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涂镀板生产基地”。对于宜昌市来说,这个项目将实现年产值700亿元,可解决1.6万人就业,税收可达30多亿元。

        宜昌市的招商热情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注意涂镀板产品的市场需求。近年来,涂镀板是钢铁产业的投资热点领域,产能过剩早已出现,而整个宏观经济的疲弱导致下游汽车、家电等重要客户需求不足,最终拖累涂镀板产品价格一直向下,对国内很大一部分民企涂镀厂商造成空前影响。生不逢时的三峡全通也难逃厄运。

        而在内部员工的讨论中,三峡全通过于异常的扩张速度虽然建成了90条生产线,资金链却难以承受重压,不得不多次向银行求助,另一方面则是不断拖欠工人工资。

        三峡全通投资人发迹于唐山 曾导演“中冶恒通”巨亏

        三峡全通被外界所熟知,在于其几乎为唐山恒通(现名“中冶恒通”)的一个“复制品”,两者均为梁士臣投资创办,而如今看来,两者似乎也将有着同样的命运。

        如今早已全线停产,员工被遣散,厂子野草荒芜的中冶恒通全称为中冶恒通冷轧技术有限公司,为中冶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而其前身为唐山恒通涂镀板有限公司,由梁士臣于2002年在唐山市海港开发区投资组建,厂区占地面积亦多达3000亩。

       与如今的三峡全通一样,其时的唐山恒通产品亦为涂镀板,主要应用于家电、灯具、电脑机箱、钢结构住宅和汽车行业等,亦号称“最大的冷轧机涂镀产品生产基地 ”。

       然而,2005年开始,其进行大跨步的产能扩张,资金链随即面临崩盘。据媒体报道,由于“摊子铺得太大”,贷款利息负担重,且行业已充分竞争,唐山恒通的财务状况逐渐陷入困境。至2006年,恒通资金链紧张,曾拖欠员工工资达半年之久。

        2007年,在一心欲摘下恒通包袱的梁士臣大力游说下,中冶集团重组唐山恒通。2007年9月,唐山恒通变身为中冶恒通,注册资本16亿元,中冶集团现金出资10.72亿元,持股67%,而由梁士臣实际控制的唐山恒通精密薄板有限公司实物出资5.12亿元,占股32%,梁士臣个人现金出资0.16亿元,占股1%。

       然而,自恃财力雄厚的中冶集团并未能让中冶恒通起死回生,相反,中冶恒通陷入越来越巨大的亏损。而在此时,2010年8月份,梁士臣个人以及其实际控制的唐山恒通精密薄板有限公司却成功“脱壳”,全资退出,中冶恒通成为中冶恒通全资子公司。

       “中冶恒通自组建以来,由于生产线和生产设备改造未完成、债务负担过重、财务成本过高、原材料价格上涨过快、金融危机冲击等原因,造成公司的产品成本、运营成本过高、市场竞争能力下降,持续亏损。”中冶集团公布说明称。

         数据显示,自中冶集团2007年9月重组唐山恒通公司成立中冶恒通后截至2009年,中冶恒通亏损达46亿元。 2010年年底,中冶恒通宣布全面停产;2011年6月开始,总共4237人的员工中近3000人签 “退厂协议”,600人被直接裁员处理。

       资金紧张,停产裁员,一切似乎又要在三峡全通身上上演。唯一不同的是,未来的接盘方是谁还不确定。今年7月份,由宜昌市政府邀请的包括宝钢、华润等央企考察团曾到三峡全通现场参观考察,不知这次行程中是否包含另外的目的。

        网易财经曾多次尝试联系梁士臣但无果,三峡全通公司工作人员也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回应有关疑问。三峡全通是否能走出困境?宜昌市政府将如何处置这个最大的招商项目?网易财经将继续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