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武训历史调查记(一)  

2012-03-30 16:4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DOCTYPE html PUBLIC -WCDTD XHTML TransitionalEN httpwwwworgTRxhtmlDTDxhtml-transitionaldtd>

武训历史调查记

武训历史调查团 人民日报   1951.07.23

武训历史调查记(一)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武训历史调查记(一)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武训历史调查记(一)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一百零三岁的老人路延林

他是本书中宋景诗历史材料的一个供给者 

武训历史调查记(一)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曾在“崇贤义塾”读过七年书的倪瞻云 

为了澈底澄清文化界和教育界在武训问题上的混乱思想这一个目的,人民日报社和中央文化部发起,组织了一个武训历史调查团。这个调查团是由下列十三个人组成的:

袁水拍(人民日报社)

锺惦棐

李进(中央文化部)

冯毅之(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宣传部)

宇光

杨近仁(中共平原省委宣传部)

王燕飞(平原省文联)

陈蕴山(平原日报社)

司洛路(中共聊城地委宣传部)

段俊卿

赵安邦(中共堂邑县委)

赵国璧(中共临清镇委宣传部)

韩波(中共临清县委宣传部)。

此外,尚有堂邑、临清、馆陶的许多县、镇、区、村的干部同志参加了这个调查工作。假如没有这些同志帮助,我们的调查工作是很难完成的。根据调查的材料执笔写成本文的,是袁水拍、钟惦棐、李进三人。

 

我们在堂邑、临清、馆陶等县,先后进行了二十几天的工作,调查了五部分材料:

一、和武训同时的当地农民革命领袖宋景诗

二、武训的为人

三、武训学校的性质

四、武训的高利贷剥削

五、武训的土地剥削

被我们直接或间接访问过的当地各阶层的人们共有一百六十多位。那些亲自见过武训的老年人(多数),或者是确知武训某些情况的壮年人(少数),是我们直接访问的对象。

 

我们在堂邑亲自访问了下列诸人:

武克科(武庄人,七十八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武玠(武庄人,七十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武金池(武庄人,七十二岁,过去是贫农兼木匠和油漆匠,现在是中农)

武克亮(武庄人,七十八岁,过去是富农,现在是中农)

武金兴(武庄人,武训的曾侄孙,四十五岁,过去和现在都是贫农)

武金兴之妻(四十三岁)

武金栋(武庄人,七十八岁,青年时候当过雇工,后来学武训,不务正业,到处以“义学”名义磕头募捐,讹诈劳动人民,搜括了不少的钱,土地改革时,农民坚持要斗他,分了他一些土地,他现在是个中农)

陈福临(武庄人,七十九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武明之妻(武庄人,八十四岁,武训的族弟妇)

赵维汉(柳林镇人,七十二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郭缙武(柳林镇人,七十八岁,过去和现在都是贫农)

郭继武(柳林镇人,七十九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新中农)

郭金鉴(柳林镇人,八十七岁,过去和现在都是贫农)

韩祝龄(柳林镇人,七十二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穆仲山(柳林镇人,六十六岁,过去是地主,现在是中农)

杨光汉(柳林镇人,七十岁,杨树坊之孙,过去是恶霸地主,现在是中农,被判了徒刑)

郭培先(柳林镇人,七十五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杨光炬(柳林镇人,六十六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杨鉴远(柳林镇人,七十五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赵朝熙(柳林镇人,六十七岁,过去是富农,现在是中农)

赵棣(柳林镇人,六十五岁,过去是地主,现在是中农)

石东海(夫人砦人,七十四岁,过去和现在都是贫农)

李四德(夫人砦人,七十七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杜汝真(夫人砦人,七十七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张洪鲁(夫人砦人,八十六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萧振如(萧集人,七十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萧泗汉(萧集人,七十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萧桂树(萧集人,六十四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萧洪飞(萧集人,七十一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萧怀祥(萧集人,七十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唐勤习(连二砦人,七十五岁,,武训的外孙,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张春华(连二砦人,八十二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张铸(连二砦人,八十二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梁老梦(连二砦人,八十二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林雪亭(乔庄人,六十九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范昌期(乔庄人,八十一岁,秀才,过去是地主,现在是中农)

倪瞻云(倪屯人,八十一岁,秀才,过去是破落地主,现在是中农)

路思铎(东路堂人,七十二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梁亭桂(万庄人,七十岁,过去是地主,现在是中农)

路兆平(万庄人,八十四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路延林(后路堂人,一百零三岁,过去是由佃户变成的地主,现在是中农)

路文显(后路堂人,七十一岁,过去是富农,现在是中农)

潘耕申(王二砦人,七十岁,过去和现在都是贫农)

潘耕历(王二砦人,七十八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王立成(小刘贯庄人,八十一岁,过去和现在都是贫农)

宋克义(赵郎砦人,五十一岁,黑旗军领袖宋景诗的堂兄弟的孙子,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王维修(王樊庄人,七十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崔金如(崔庄人,七十五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王汤传(崔庄人,七十五岁,过去是富裕中农,现在是中农)

张玉池(中布砦人,二十九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我们在临清亲自访问了下列诸人:

魏浚哲(临清镇吉士口街人,七十三岁,过去充当过衙役、商人,现在是城市贫民)

冀熙亭(临清镇东夹道人,七十三岁,过去做过钱庄的领东掌柜,现在是贫农)

赵名选(临清镇锅市街人,八十五岁,过去是富商,现在是富裕中农兼杂货店经理)

孔昭文(临清镇车营街人,六十五岁,过去和现在都是搬运工人)

陈茂林(临清镇后关街人,六十五岁,过去是店员、经纪,现在是城市贫民)

郭宗周(临清镇吉士口街人,六十七岁,开小茶馆)

于明轩(临清镇锅市街人,七十岁,秀才,过去是自由职业者,现在是中农)

赵镜波(临清镇大寺街人,七十六岁,过去和现在都是富商)

郭华亭(临清镇后关街人,三十八岁,过去是中农,现在是自由职业者)

朱镜波(临清镇大寺西街人,七十八岁,过去是地主,现在是中医)

张紫绶(临清镇锅市街人,七十岁,过去是银楼资本家,现在是中农)

李汉邦(临清镇东关街人,八十六岁,过去是衙役,现在是城市贫民)

张琴轩(临清镇南场街人,七十三岁,过去和现在都是城市贫民)

李玉岭(临清镇吉士口街人,六十九岁,过去是衙役,现在是小摊贩)

刘季重(临清镇人,六十二岁,贫民)。

 

我们在馆陶亲自访问了下列诸人:

丁发训(西二庄人,七十九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侯士太(西二庄人,六十七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李文兰(西二庄人,七十九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李俊(西二庄人,七十四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侯子廷(西二庄人,七十一岁,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农)

王保西(西二庄人,七十九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汪宪章(杨二庄人,七十八岁,过去是地主,现在是中农)

汪景东(杨二庄人,四十九岁,过去是富农,现在是中农)

汪毓芳(杨二庄人,三十九岁,中农)

刘继先(杨二庄人,七十二岁,贫农)

徐兰田(庄科人,八十三岁,中农)

马朝臣(庄科人,七十四岁,中农)

张晓峰(薛店人,七十四岁,贫农)

陈雨亭(薛店人,七十九岁,过去是地主,现在是中农)

李周氏(薛店人,七十六岁,中农)

牟世英之妻(薛店人,八十二岁,贫农)

李协元(薛店人,七十四岁,中农)

李四(薛店人,七十二岁,中农)

夏连全(塔头人,六十八岁,中农)

王永成(塔头人,八十八岁,过去是贫农,现在是中农)。

 

以上堂邑县五十人,临清镇十五人,馆陶县二十人,共计八十五人,都是我们在二十几天中分别地直接访问过的。

此外,我们还收集了临清、馆陶、聊城、冠县等《县志》、《山东通志》、《山东军兴纪略》、《兴学始末记》和《兴学创闻》等清末或民初的著作和一九三四年国民党人郭金堂等出版的《武训先生九七诞辰纪念册》,除《兴学创闻》无甚可取外,其余都是很重要的材料。可惜没有找到清末的《堂邑县志》,我们在堂邑、临清、聊城、馆陶、冠县等县及北京、济南两处的图书馆,都没有找到这部书,有人说是因集稿未刊被火灾损失了。

 

现将我们所调查的材料和我们的意见,分别叙述如下:

和武训同时的当地农民革命领袖宋景诗

武训的歌颂者曾经指摘人们“缺乏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错误”地把“今天的尺度”去衡量“历史上的人物”;并且说,武训受了“具体的历史条件的限制”,是不可能有革命的思想和行动的。经过人们指出武训所处的具体历史环境,正是太平天国和北方捻军的农民大革命时代以后,某些歌颂武训的人们还是不甚心悦诚服,理由是那些革命军究竟不是起于武训家乡的,虽在武训家乡打过仗,总是外地人,其没有引起武训注意,还是情有可原的。

我们的调查发现了武训家乡的革命军。他们不是太平军,也不是捻军,而是和捻军有联系的武训家乡的地方性的农民革命军。这种事实,使我们能够提供一个“具体的历史条件”和一些“历史上的人物”,作为大家判断的根据。有了这些事实,我们就不难答复:究竟是谁“缺乏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是批判武训、蔑视武训的人们呢,还是宣传武训、歌颂武训的人们呢?

我们所得的“具体的历史条件”和“历史上的人物”是这样的:

一八六&#9675;年(咸丰十年),正当武训打出“乞行兴学”招牌(据从前的记载,武训生于一八三八年,即道光十八年,武训开始打出这块招牌是在一八五九年,即咸丰九年,武训二十一岁)一年以后,即当武训二十二岁的时候,堂邑、馆陶、临清、冠县一带广大地区爆发了与捻军有联系的农民起义。就在武训出生的堂邑县柳林镇武庄西南七里的小刘贯庄上,产生了一个农民革命领袖宋景诗。他领导的农民武装叫黑旗军。并且就在武庄一带,黑旗军曾与满清政府大将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的军队“大战”过。(《临清县志》第一册第十六页)

同时同地存在着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物:一个向地主阶级、封建统治者投降,一个对地主阶级、封建统治者进行革命;一个被当时和以后的反动统治阶级所一贯地加以培养、粉饰和歌颂,一个被当时的反动统治阶级所诬蔑、镇压和剿杀;一个被当时以至现在的劳动人民所轻视和鄙恶,一个被当时以至现在的劳动人民所拥护和敬爱。前一个就是武训,后一个就是宋景诗。

当时山东的堂邑、馆陶、临清、冠县一带的农民,成千成万地卷进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浪潮。但武训没有,他不但脱离了这个浪潮,而且跑去依附了镇压农民的垂死的压迫阶级。宋景诗则投入了这个巨大的浪潮,并且成了当地农民群众的最有名的领袖,站在历史时代的最前面。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