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戏曲文艺中的《女起解》与《男起解》  

2012-06-10 13:4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DOCTYPE html PUBLIC -WCDTD XHTML TransitionalEN httpwwwworgTRxhtmlDTDxhtml-transitionaldtd>   《女起解》

剧情

明朝时,名妓女苏三,和吏部尚书子王景隆结识,改名玉堂春,誓陪白首。王在妓院钱财用尽,被鸨儿轰出,苏私赠银两使回南京。王走后,鸨儿把苏骗卖给山西商人沈燕林作。沈妻与人私通,毒死沈,反诬告苏。县官受贿,判苏死罪。‘解差崇公道提解苏三自洪洞去太原复审。途中苏诉说自身的遭遇,崇加以劝慰。

戏剧闻名的苏三,在中国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而苏三蒙难,逢夫遇救的故事,也确实发生在山西洪洞县。直到民国九年(公元1920年),洪洞县司法科还保存着苏三的案卷。

苏三唱词:

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言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就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就当报还。

京剧《玉堂春》是梅兰芳晚年塑造的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人物形象。关良酷爱此剧,流传的作品不下十幅,该作就是其中之一。

剧中的狱卒与女囚在一番对白之后,变成了异姓父女关系。这种戏剧性的升华,吐露了人世间的真情。关良敏锐地捕捉到这一关键,将崇公道描绘得和蔼亲善,似乎在安慰面带凄苦的玉堂春。人物的悲悯不言而喻。画面放笔草草、似戏非戏,将观者带出舞台,引发无尽遐想。

《苏三起解》又名《女起解》、《洪洞县》。梅、尚、程、荀及张君秋等演出均有特色。

明朝时,名妓女苏三和吏部尚书子王景隆结识,改名玉堂春、誓偕白首。王景隆在妓院钱财用尽,被鸨儿轰出,苏三私赠银两使回南京。王景隆走后,鸨儿把苏三骗卖给山西商人沈洪作妾。

苏三服装扮相,身着罪衣,角色行当为:青衣

沈妻与人私通,沈洪长期经商在外,其妻皮氏与邻里赵昂私通,与赵昂合谋毒死沈洪,诬陷苏三。

陈逸飞 上海旧梦《玉堂春暧》

画面左方一青衣,以水袖半遮面,正是京剧《玉春堂》戏里的主人翁扮相,直点出《玉春堂》的画题

并以一千两银子行贿,知县贪赃枉法,判苏死罪。解差崇公道提解苏三自洪洞去太原复审。途中苏三诉说自身的遭遇,崇公道加以劝慰。

荀慧生

苏三,原名周玉洁,明代山西大同府周家庄人。五岁时父母双亡,后被拐卖到北京苏淮妓院,遂改姓为苏,其时妓院已有两妓女,她排行第三,遂改名为苏三,“玉堂春”是她的花名,苏三天生丽质,聪慧好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知县贪赃枉法,对苏三严刑逼供,苏三受刑不过,只得屈忍画押,被判死刑,禁于死牢之中,适值王景隆出任山西巡按,得知苏三已犯死罪,便密访洪洞县,探知苏三冤情,即令火速押解苏三案全部人员到太原。

王景隆为避嫌疑,遂托刘推官代为审理。刘氏公正判决,苏三奇冤得以昭雪,真正罪犯伏法,贪官知县被撤职查办,苏三和王景隆终成眷属。

【注】: 明代小说家冯梦龙写了《玉堂春落难逢夫》,收入《警世通言》。

【注】“苏三”是个人名,这个“起解”翻译成现代汉语,那就是:“提审”。

提审程序如果按照目前的诉讼法理论,是上级法院根据自己的意志做出的、对下级法院生效判决重新审理的司法程序,五百年前的明清时期的规则也与之惊人的类似:蒙冤的囚犯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一审衙门的上级——主要是监察机构“御史台”,申诉自己的冤屈,御史们如果觉得确实冤屈,就可以将案卷连同人犯和证人一同提到自己的衙门审理,称为“审录”而审录中人犯的上路,就是“起解”。“苏三起解” 就是提审苏三(在路上)。

李炳淑《玉堂春》

《苏三起解》,又名《女起解》、《洪洞县》,是京剧《玉堂春》中的一折。

 “四大名旦”(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及张君秋等人均由演出,且演出特色各异。

明朝时,名妓女苏三和吏部尚书子王金龙结识,改名玉堂春、誓偕白首。王在妓院钱财用尽,被鸨儿轰出,苏私赠银两使回南京。王走后,鸨儿把苏骗卖给山西商人沈燕林作妾。沈妻与人私通,毒死沈,反诬告苏。县官受贿,判苏死罪。解差崇公道提解苏三自洪洞去太原复审。途中苏诉说自身的遭遇,崇加以劝慰。 又名《女起解》、《洪洞县》。梅、尚、程、荀及张君秋等演出均有特色。

  戏文:

(苏唱二黄摇板)忽听得唤苏三魂飞魄散,吓得我战兢兢不敢向前!无奈何我只得把礼来见,祟老伯呼唤我所为哪般?   

(唱反二黄慢板)崇老伯他对我细说一遍,想起了王金龙负义儿男。我二人在院中初次见面,他与我似夫妻恩重如山。我这里跪庙前来把礼见,尊一声狱神爷细听奴言。保佑奴苟三郎迢见—‘,得生时修庙宇再塑金额。   

(唱西皮流水)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好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哪一位去到南京转,那二郎把信传:就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唱西皮摇板)人言洛阳花似锦,偏我到来不如春,离了洪洞县境,

(唱)老伯不走你为何情??  

(苏唱西皮导板)玉堂春含悲泪忙往前进,

(祟白)天热,咱们慢着点走。

(苏唱西皮慢板)想起了当年事好不伤情。想由初在院中凌辱受尽,到如今又落得罪衣罪裙。

(崇白)你说汁么,想当初在院中凌辱受尽;到如今义落得罪衣罪裙。真是啊,想当初在院中受那样的罪,如今哪,又遭这场不白之冤。孩子,你就盼着此番到了省城,见了都天大人判明你的冤枉,就有——条生路、称心的日子都在后头哪。别着急,有指望了。 走吧,咱。”   

(苏唱西皮原板)我心中只把爹娘恨,大不该将亲女图财卖人娼门。

(祟白)你说什么,恨爹娘不该将你卖入娼门,你说这话我听着心里头都不好受。本来嘛,作父母的应当教养儿女成人,嫁夫找主,可得年岁相当,绝不该卖女为娟。嘿,这活呀又说回来啦,你父母但凡有一线之路,他能把你给卖了吗?这也是被生活所逼,才想出这条道。那年头可有什么法子。得了,过去的事就别想了,是越想越难过。走吧,咱们。   

(苏唱)可恨那山西沈摄林,为什么与我来赎身?

(祟白)这话音你这么一说,按说是沈燕林的不对,家哩头既然有媳妇,何必义花银钱买你哪。你哪儿知道啊,这有钱的老爷们,只要把这银钱往外—拿,是什么缺德的事都行的出来,他还管你乐意不乐意。你是落伴烟花巷,岂能由自身哪?乐意边得乐意, 不乐意也得乐意。我呀,根透了他们这项人。别拐他了、走吧……

(苏唱)皮氏贱人心太狠,施毒计用药面害死夫君。

(祟白)你说皮氏,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安分守已的好人,这沈熬林把你给带家占厂,碍丁她的眼了。你就成了她的眼中钓、肉中刺,她能不生歹心吗?实指望做碗药面害死了你。让沈燕林替你抵命。嘿,没想到这个倒霉的沈燕林替你把面给吃了,吃下去七子L流血,这才呜呼哀哉。这也是沈燕林有俩槽钱,是自找其祸,他呀,他早就该死。别提他了,走吧,走吧。   

(苏唱)可恨那春锦小短命,她不该私通了那赵监生。

(祟白)你说春锦,这我知道,她呀,是个苦孩子,是皮氏花银钱买来的使唤丫头,皮氏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再说那皮氏跟这个赵监生就这么勾勾搭搭的,春锦哪,也老大不小的,这日子长了、能学出好来吗?跟她学的天天擦服脂抹粉,太阳一压门口——卖单儿,招得青年子弟这么直眉瞪眼的。嘿,就拿我说吧、这么大岁数了,有——天打他们家门口路过,她还冲我龟服来着呢。这不象话,走吧,咱们。   

(苏唱)主仆二人把计定,竞将我无罪人就送到衙门。

(祟白)你说你没罪不行呀,那皮氏有的是银钱,买通衙门的老爷,给你定个罪那还不容易。你也不想想,几个衙的老爷不向着有钱的,他能向着你吗?你就放心吧,是假真不了,这害人早晚也是害了自己,绝没有什么好下场。走吧,咱们。   

(苏唱)可恨那贪赃王县今。

(祟白)哎,说来说去说到我们座上来了。你说王知县不该贪赃,常言道:衙门口,冲南开,有理无情拿钱来。你也不想想,他这官是怎么来的,他是花银钱运动来的,要是不贪图贿赂,什么时候才能够本娜:走吧,咱们。   

(苏唱)众衙役三班等均分散赃银。

(祟白)你说什么三班衙役分散赃银。告诉你,大堂不种高梁、二堂不种黑豆,不吃打官司的吃谁呀?甭拿别的说,就拿你这事呀,我还闹双鞋穿呢。说这于什么,走吧,咱们。

(苏白)哎——

(崇白)怎么啦?  

(苏唱西皮摇板)越思越想心头恨,洪洞县内就无好人哪。

(祟白)哈哈,我把你这小投良心的,说来说去洪洞县连一个好人都没有啦,不用说连我也在其内呀。阿,这么大热的天,这么重的枷我拿着,不是好人,我就不做好事。来来来,给我戴上,戴上。哼……嘿,这是怎么说的呢?哼……   

(苏唱)一句话儿错出唇,爹爹一旁把气生,用几句好言语当面奉敬,

(白)爹爹。

(祟白)甭理我,我不是好人。躲我远着点。哼……

(苏唱)唯有我老爹爹你是个大大的好人。

(祟白)呀……睫……哈……

《男起解》

剧情

三家店

隋末,杨林因程咬金等聚义瓦岗,秦琼被靠山王杨林提至登州问罪,押解途中宿于三家店,思念亲朋,不胜愁闷。差官罗周为罗艺(罗成之父)的养子,秦琼嗟叹中道出罗成姓名,罗周始知与秦琼为姑表亲。此时瓦岗寨的 史大奈奉命来探,遇秦、罗,共同定计,由秦琼修书,史带回音信,约期攻打登州。又名《男起解》《秦琼发配》。杨宝森演时常下接《打登州》。

唱词:

于魁智版   

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   

尊一声过往宾朋听从头:   

一不是响马并贼寇,   

二不是歹人把城偷.   

杨林与我来争斗,   

因此上发配到登州.   

舍不得太爷的恩情厚,   

舍不得衙役们众班头;   

实难舍街坊四邻与我的好朋友,   

舍不得老娘白了头.   

娘生儿连心肉,   

儿行千里母担忧.   

儿想娘身难叩首,   

娘想儿来泪双流.   

眼见得红日坠落在西山后,   

叫一声解差把店投.   

耿其昌版

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   

尊一声列位宾朋听从头:  

一不是响马并贼寇,   

二不是歹人把城偷.   

杨林与我来争斗,   

因此上发配到登州.   

舍不得太爷的恩情有,   

舍不得衙役们众班头;   

实难舍街坊四邻与我的好朋友,   

舍不得老娘白了头.   

娘生儿连心肉,  

儿行千里母担忧.   

儿想娘身难叩首,   

娘想儿来泪双流.   

眼见得红日坠落在西山后,   

叫一声解差把店投.   

山东二黄版  

将身儿来至在大街胡同口,   

止不住伤心的泪(呀)滴了点地往下流,   

提起来家乡住处俺也有(呃),   

尊了声(呃)街坊四邻三老四少哥们兄弟听我说从头(呃)。   

家住在山(呃)东(呃)济南府啊,   

历城县专诸巷往东走(这个)

一二三四抬头看(了这个)

黑了漆的大门楼啊,   

俺的娘在家中(呃)年高寿(呃),   

俺爹爹在前朝大马金刀做过了定国侯(呃),   

此一番充军发配登州路上走,   

扛着枷带着锁带着锁扛着枷,   

扛枷带锁带锁扛枷稀里哗啦(这么个)满面羞(呃),   

一非是杀人强盗与贼首,   

二不是拦路劫财溜门撬锁调戏大妞妞(呃),   

只皆因靠山王老贼他夸海口(呃),   

全凭那囚龙棒打得这南七北六天下英雄(这不那个)把头丢啊,   

因此上在疆场俺们俩人交了手,   

熟铜锏打的老子脊梁沟(呃)

一个劲儿地冷汗流(呃),   

因此上充军发配登州路上走,   

舍不得街坊四邻大爷大伯大叔大婶大妈大姨大哥大姐大家伙儿的亲朋好友(呃),   

舍不得县太爷他带我的恩情有(呃),   

舍不得金甲铜环三班六房四个班头(呃),   

舍不得花花世界沿河倒栽垂杨(呃)柳(呃),   

舍不得高堂上(呃)我家亲娘白了(呃)头(呃),   

倘若是我的娘(呃)年高寿(呃),   

谁与你披麻带孝顶丧驾灵大白裤褂送到大门口(呃),   

眼见得太阳落在了西山口,   

叫了声解差哥你把店投。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