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上官婉儿墓志全文  

2014-01-10 17:10:58|  分类: 中国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官婉儿墓志全文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大唐故昭容上官氏铭

上官婉儿墓志全文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上官婉儿墓志上的982个字,记载了不少史书上未曾有的内容

墓志全文

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铭并序

夫道之妙者,乾坤得之而为形质;气之精者,造化取之而为识用。挻埴(shn zh揉和黏土)陶铸,合散信息,不可备之于人,备之于人矣,则光前绝后,千载其一。

婕妤姓上官,陇西上邽人也。其先高阳氏之后。子为楚上官大夫,因生得姓之相继;女为汉昭帝皇后,富贵勋庸之不绝。曾祖弘,隨〔隋〕藤〔滕〕王府记室参军、襄州总管府属、华州长史、会稽郡赞持、尚书比部郎中,与觳(h)城公吐万绪平江南,授通议大夫。学备五车,文穷三变。曳裾入侍,载清长坂之衣冠;杖剑出征,一扫平江之氛祲(jn不祥之气)。祖仪,皇朝晋府参军、东阁祭酒、弘文馆学士、给事中、太子洗马、中书舍人、秘书少监、银青光禄大夫、行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赠中书令、秦州都督、上柱国、楚国公、食邑三千户,波涛海运,崖岸山高,为木则揉作良弓,为铁则砺成利剑。采摭(zh搜集采用)殚于糟粕,一令典籍困穷;错综极于烟霞;载使文章全盛。至于跨蹑簪笏(kuniznh做官),谋猷(yu谋略)庙堂,以石投水而高视,以梅和羹而独步,官寮府佐,问望相趋,麟阁龙楼,辉光递袭,富不期侈,贵不易交。生有令名,天书满于华屋;没有遗爱,玺诰及于穷泉。父庭芝,左千牛、周王府属,人物本源,士流冠冕。宸极以侍奉为重,道在腹心;王庭以吐纳为先,事资喉舌。落落万寻之树,方振国风;昂昂千里之驹,始光人望。属楚国公数奇运否,解印褰裳(qincháng采自郑国的诗歌),近辞金阙之前,远窜石门之外,并从流迸,同以忧卒。赠黄门侍郎、天水郡开国公、食邑三千户。访以荒陬(zu角落),无复藤城之榇(chn棺材);藏之秘府,空馀竹简之书。

婕妤懿淑天资,贤明神助。诗书为苑囿,捃拾得其菁华;翰墨为机杼,组织成其锦绣。年十三为才人,该通备于龙蛇,应卒逾于星火。先皇拨乱返正,除旧布新,救人疾苦,绍天明命。神龙元年,册为昭容。以韦氏侮弄国权,摇动皇极。贼臣递构,欲立爱女为储,爱女潜谋,欲以贼臣为党。昭容泣血极谏,扣心竭诚,乞降纶言(lnyán帝王诏令的代称),将除蔓草。先帝自存宽厚,为掩瑕疵,昭容觉事不行,计无所出。上之,请擿伏(t f指揭露隐秘的坏事)而理,言且莫从;中之,请辞位而退,制未之许;次之,请落发而出,卒刀挫衅;下之,请饮鸩而死,几至颠坠。先帝惜其才用,慜(mn“愍”,哀怜)以坚贞,广求入腠之医,才救悬丝之命,屡移朏魄(fip新月的月光),始就痊平。表请彰为婕妤,再三方许。暨宫车晏驾,土宇衔哀。政出后宫,思屠害黎庶;事连外戚,欲倾覆宗社。皇太子冲规参圣,上智伐谋,既先天不违,亦后天斯应,拯皇基于倾覆,安帝道于艰虞。昭容居危以安,处险而泰。且陪清禁,委运于乾坤之间;遽冒钴锋,亡身于仓卒之际。时春秋四十七。皇鉴昭临,圣慈轸悼(zhn do痛切哀悼),爰适制命,礼葬赠官。太平公主哀伤,赙赠绢五百匹,遣使吊祭,词旨绸缪。以大唐景云元年八月二十四日,窆(bin下葬)于雍州咸阳县茂道乡洪渎原,礼也。龟龙八卦,与红颜而并销;金石五声,随白骨而俱葬。

其词曰:巨阀鸿勋,长源远系,冠冕交袭,公侯相继。爰诞贤明,是光锋锐,宫闱以得,若合符契。其一。

潇湘水断,宛委山倾,珠沉圆折,玉碎连城。甫瞻松槚(ji茶树),静听坟茔,千年万岁,椒花颂声。其二。

五大谜团仍待解

谜团一

墓志缘何未提武则天时期作为?

上官婉儿的才华在武则天时期得到了充分发挥,史书对此记载颇多。而记者发现,该墓志对武则天时期却只字未提。王双怀推测,这应该是有意为之的。唐朝经过武则天的武周时期后,恢复了李唐江山,墓志则刻意回避武则天时期,尽力消除武周时期的影响。 

谜团二

李隆基杀上官婉儿太平公主为何没有阻止?

从墓志中可以看出,太平公主与上官婉儿的关系非同一般。那么,在唐隆政变时,为何没有阻止李隆基对婉儿的杀害呢?

于赓哲推测,在唐隆政变时,太平公主不在现场,李隆基杀上官婉儿估计也不在预案内,太平公主并不知情。

谜团三

李隆基为何非要杀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以死来进谏,站在了韦后一党的对立面,为何李隆基非要致其于死地呢?

于赓哲说,是因为他把上官婉儿视为武则天以来女人当政的符号人物,而他的志向在于消灭女人干政,杀上官婉儿主要是为了斩断太平公主的一个臂膀。所以杀婉儿不久就和太平公主激烈斗争,得胜后宫中扶植宦官,同时压制女性,这是一场性别之战,影响深远。

谜团四

墓志是谁写的?

在唐代,不少墓志中都写有谁书写的墓志,而上官婉儿的墓志却只字未提,令人奇怪?

有关专家推测,墓志可能是张说或者齐国公崔日用所撰写。这二人都是婉儿生前重用的文人,他们背后都是太平公主一党。留存至今的《昭容上官氏碑》150字,则是由张说所写,而该碑的序文则是由崔日用所写。但考古人员在婉儿墓周围,却没有找到该碑。

谜团五

缘何志盖是昭容,墓志写婕妤?

记者发现,在墓志盖上写着“大唐故昭容上官氏铭”,而墓志却是“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铭并序”。根据唐制,昭容为皇帝九嫔第二级,仅次于昭仪,正二品阶;婕妤为代世妇之一,正三品阶。

考古专家介绍,上官婉儿死时,已经申请被降为婕妤,而死后不久就恢复了昭容。可见当时墓志及下葬之急促。

 

 

历史纪事:   

金城公主赴吐蕃。六月,韦后与安乐公主毒杀中宗(656-),立温王重茂,改元唐隆,是为少帝。韦后临朝摄政,谋效武后所为。相王子临淄王隆基与太平公主合谋,起兵杀韦后、安乐公主、武延秀(安乐公主后夫)、上官婉儿等,捕杀诸韦及宰相宗楚客等,流窜诸武。上官婉儿(664-),上官仪孙女,有诗名。废少帝。相王即位,是为睿宗,以隆基为太子。任姚元之(崇)为相。七月,任宋璟为相。改元景云。八月,谯王重福谋入洛阳起事,败死。停斜封官数千人。十月,以幽州镇守经略节度大使薛讷为左武卫大将军兼幽州都督,节度使始此(一说以景云二年贺拔延秀为河西节度使为节度使之始。)十一月,追复裴炎官爵。十二月,置河西节度、支度、营田等使,领凉、甘、肃、伊、瓜、沙、西七州,治凉州。

 文化纪事:

杂谭逸事:

中宗韦后观灯观球

景龙四年(七一0)正月十四夜,中宗与韦后微行观灯于长安市里。又纵宫女数千人出游,多不回宫者。二月二十九日,中宗至黎园(在长安太极宫西、禁苑之内)球场,命文武官三品以上抛球及分朋拔河,宰相唐休璟、韦巨源衰老,随绳跌倒,许久爬不起来,中宗和皇后、妃子、公主在旁观看,大笑不止。

 隆庆池有帝王气

武则天时,长安城东隅民工纯家井水外溢,泛滥成大池数十顷,号隆庆池。其后相王五子(寿春王成器、衡阳王成义、临淄王隆基、巴陵王隆范、彭城王隆业)均列第于池北。景龙四年(七一0),望气者言池面常常浮现帝王气,近来更浓。因此,同年四月十四日中宗亲往隆庆池,结彩为楼,宴饮侍臣,泛舟、戏象,以镇压此气。两年后,玄宗登基,时人都将隆庆池气视为玄宗受天命的预兆。

 有人上言韦后等将危社稷

景龙四年(七一0)四月定州人郎岌上言韦后、宗楚客将要谋叛,韦后请中宗杖杀之。五月,许州司兵参军燕钦融也上言:“皇后淫乱,干预国政,宗族强盛,安乐公主、武延秀、宗楚客等图危社稷。”中宗召见钦融,当面质问。钦融叩头争辩,神色不挠,中宗为之默然。宗楚客矫诏令飞骑扑杀之,丢在殿庭石上,折颈而死,楚客大呼称快。中宗虽未追问,但心里郁郁不乐。由是韦后及其党羽开始感到忧俱。

 五经扫地

景龙四年(七一0)五月,中宗宴近臣,国子祭酒(相当国立中央大学校长)祝钦明白请作《八风舞》。钦明体格肥丑,据地摇头转目、左顾右盼,丑态百出,中宗大笑。钦明素以儒学著名,吏部侍郎卢藏用私谓诸学士曰:“祝公《五经》扫地尽矣!”此即“斯文扫地”四字所本。

 韦后毒死中宗,立少帝,临朝摄政

安乐公主希望母后临朝,自为皇太女。散骑常侍马秦客以医术,光禄少卿杨均以善烹调,皆出入宫庭,得幸于韦后,恐事泄被诛,于是三人合谋,于饼馅中进毒。景龙四年六月二日,中宗暴死于神龙殿,年五十五。韦后密不发丧,次日始召诸宰相入禁中,征诸府兵五万人驻京城,自总朝政:使驸马都尉韦捷(娶中宗女成安公主)、韦灌(娶中宗女定安公主)、卫尉卿韦璇(温族弟)、长安令韦播(温从子)、左千牛中郎将韦锜(温族子)、郎将高嵩(温之甥)等分领驻军,使中书舍人韦元巡行长安六街。又命左监门大将军兼内侍薛思简等率兵五百人速驰驿骑奔驻均州,以防谯王重福,以刑部尚书裴谈、工部尚书张锡并同中书门下三品,仍充东京留守。又以吏部尚书张嘉福、中书侍郎岑羲、吏部侍郎崔湜并同平章事,分任朝政。同日,太平公主与上官昭容既知帝崩,乃谋草遗制,立温王重茂(中宗幼子,年十六,非韦后生)为皇太子,由皇后知政事,相王且参谋政事。宗楚客密谓韦温(韦后从兄)曰:“相王辅政,于理不合。且嫂叔不通问,将来坐朝之日,如何相处?”遂率诸宰相请罢相王政事,表请皇后独自临朝,只让相王为太子太师。九月四日,将中宗棺木移到太极殿,召集百官正式发丧,皇后临朝摄政,赦天下,改元唐隆。进相王旦为太尉,雍王守礼为豳王,寿春王成器(相王长子)为宋王,以从人望。命韦温总知内外守捉兵马事。五日,皇太子重茂即皇帝位,尊皇后为皇太后,仍知政事。

 临淄王隆基诛诸韦,废少帝,立睿宗

韦后既临朝,宗楚客及诸韦共劝其遵武后故事,革唐命;韦温、武延秀、安乐公主等欲去相王及太平公主,然后废少帝,以成大事。相王五子,以第三子临淄王隆基最有才力,年二十五,不露头角,诸武、韦及楚客等均未之防。隆基先官潞州(今山西长治)别驾,罢归京师后,审时度势,乃阴聚才勇之士,厚结羽林万骑,谋匡复社稷。兵部侍郎崔日用素附武、韦,与宗楚客善,知楚客谋,恐祸及己,乃密告隆基,劝其先发。隆基遂与其姑太平公主及公主子卫尉卿薛崇简(薛绍子)、禁苑总监钟绍京、前朝邑尉刘幽求、尚衣奉御王崇晔、利仁府折衡麻嗣宗等,谋速先诛之。苦无兵,适羽林万骑果毅(武官名)葛福顺、陈玄礼、李仙凫等因不堪韦播、高嵩之辱,见隆基诉之。隆基因劝其助诛诸韦,皆踊跃愿以死报。隆基布置已毕,或谓当禀知相王,隆基曰:“我辈以此报国,事成归福相王,不成则以身殉,决不连累相王。今往禀知,若王听从,则将使王冒危险;若王不从,则将败我辈大事。”遂不禀报。景龙四年(时已改元唐隆)六月二十日将晚,隆基微服与幽求等潜入禁苑,会于钟绍京住处,等候羽林将士。当时羽林军皆驻玄武门,入夜,葛福顺、李仙凫先到隆基处请示起事口号,一到二更天,就拔剑直入羽林营,斩韦播、韦璇、高嵩等,立即宣布:“韦后毒死先帝,危害国家,今晚当共诛诸韦,身高马鞭以上的男女都杀掉,然后立相王以安天下。凡怀有二心、帮助逆党者,罪及三族!”羽林兵士都欣然听命。于是,隆基使福顺、仙凫分率左右羽林、万骑攻玄德、白兽二门,相约会于凌烟阁前,以大呼大叫为口号,共杀守门将,斩关而入。隆基自与幽求等出禁苑南门,绍京帅工匠二百余人执斧锯以从。既至玄武门外,时已三更,闻凌烟阁大呼大叫声,隆基即同时帅禁苑工匠及羽林兵破门而入。在太极殿宿卫中宗棺柩的卫兵闻大喊大叫声,皆披甲接应。韦后在殿大惊,立即奔入飞骑营;时璇、播、嵩已死,有飞骑立斩韦后首献于隆基。安乐公主方照镜画眉,军士斩之。武延秀亦被斩于肃章门外。上官昭容自经太子重俊兵变后,不敢再附武、韦,故代草中宗遗诏,立温王重茂而以相王辅政(此诏后为宗楚客等改易)。是夜隆基入宫,欲斩昭容,昭容以诏草示刘幽求,幽求以为可恕,隆基不许,卒斩之。时少帝亦在太极殿,幽求便欲废少帝,立相王,隆基止之,但于宫中遍索诸韦及韦氏党,尽斩不饶。及天明,宫内外皆定。二十一日,隆基出宫见相王,叩头谢不先禀之罪,相王抱之流泪,说:“宗社不亡,都亏了你!”于是,闭宫门及京城门,遍捕诸韦亲党。斩太子太保、同中书门下三品韦温于东市之北。中书令宗楚客化装骑驴奔出通化门,门者识而斩之,并及其弟晋卿。赵履温以国帑奉安乐公主,万骑斩之,百姓恨其劳役,争割其肉立尽。密书监李邕(娶韦后妹)与御史大夫窦从一(娶韦后乳母、自称国爹)各手斩其妻首以献。宰相韦巨源,年八十,为乱兵所杀。崔日用将兵诛诸韦于杜曲(韦曲、杜曲皆地名,在长安城南,韦、杜二族所居),襁褓儿无幸免,诸杜误死者亦不少。是日,相王奉少帝御安福门,慰谕百姓,赦天下,曰:“逆贼魁首已诛,自余支党一无所问。”以临淄王隆基为平王,知内外闲厩(监马),兼押左右厢万骑。武氏余党诛流未尽者,尽之。二十二日,有宫人与宦官欲立太后(重茂年幼)辅政,斥之。遣使宣抚诸道及谯王重福,罢诸公主府官。二十三日,太平公主传少帝命,请让位于相王,相王固辞。刘幽求恳言于宋王成器及平王隆基,隆基曰:“王性恬淡,不以世事为怀。虽有天下犹让于人(一让武后,一让中宗),况亲兄之子(指少帝重茂),安肯代之乎!”幽求曰:“众心不可违,王虽欲高居独善,其如社稷何!”成器、隆基入见相王,极言其事,相王乃许之。二十四日,少帝坐太极殿东隅西向,相王立中宗棺柩旁,太平公主曰:“皇帝欲以此位让叔父,可乎?”幽求跪曰:“国家多难,皇帝仁孝,追踪尧舜,诚合至公,相王代之任重,慈爱尤厚矣。”乃以少帝诏传位相王。时少帝犹坐御座,太平公主进曰:“天下之心已归相王,此非儿座!”遂抱下之。于是睿宗即位,御承天门,赦天下。复以少帝为温王。

 睿宗立隆基为太子

睿宗将立太子,以宋王成器嫡长,而平王隆基有大功,故不能决。成器坚辞,曰:“国家安则先嫡长,国家危则先有功,苟违此理,四海失望。臣死不敢居平王之上。”涕泣固辞者累日。大臣亦多言平王功大宜立。刘幽求曰:“除天下之祸者,当享天下之福。平王拯社稷之危,救君亲之难,论功最大,论德最贤,不必多疑。”睿宗从之。景龙四年(七一0)六月二十六日立平王隆基为太子。隆基复表让成器,不许。

 改元景云

少帝即位,改元“唐隆”,仅一月,睿宗即位之次月,即七一0年七月二十日,改元景云。

 太平公主擅权

太平公主乃高宗第三女,武后生,先嫁薛绍,后嫁武攸暨。沈敏有权略,武后以为类己,故于诸子女中独爱幸,颇得参预密谋,然尚畏武后之严,未敢招权势。及诛二张,公主有大功,故中宗之世,韦后、安乐公主等皆畏之。韦后弑中宗,公主谋草遗诏立重茂为太子,使相王辅政;韦后既诛,又力主少帝让位相王,故睿宗即位,益被尊重。睿宗常与议大政,或命宰相就第咨询。宰相奏事,睿宗辄问:“尝与太平议否?”公主所欲,帝无不听。自宰相以下,任免系其一言,权倾人主,趋附者门庭若市。子薛崇简、崇行、崇敏皆封王,田园遍于京甸,居处奉养,比于宫掖。

 谯王重福入洛,败死

先是景龙三年(七0九)郑愔以卖官受贿罪,贬江州司马,潜过均州。与洛阳人张灵均谒谯王重福,谋诛韦氏。未发而韦氏败,相王立,东都空虚,于是,灵均谓重福曰:“大王本居嫡长,当为天子;相王虽有功,不当继统。东都士庶皆愿王来。若潜入洛阳,发左右屯营兵(置以保卫东都宫城),袭杀留守,据东都,然后西取陕州(指关中),东取河南北,天下指麾可定。”重福以为然。景云元年(七一0)八月,愔再贬沅州刺史,迟留洛阳以待重福,舍驸马都尉裴巽家,草制,立重福为帝,改元“中元克复”。洛阳县官微闻其事,十二日,往巽家按问。适重福与张灵均诈乘驿至,县官驰出,白留守,洛州长史崔日知帅众讨之。留台侍御史李邕遇重福于天津桥,从之者已数百人。邕心知有变,乃先驰至屯营,告之曰:“谯王得罪先帝,今无故入都,此必为乱,君等宜立功取富贵。”又告皇城,使闭诸门。及重福抵左右屯营,营兵射之,矢下如雨。乃还趋左掖门,欲召留守兵,而门已闭。怒,命焚门,火未及燃,左右屯营追兵至,重福被迫策马出上东门,逃匿山谷。明日,留守出兵搜捕,重福投漕渠溺死。

 以飞骑代万骑

长安万骑恃讨诸韦之功,多横暴不法,长安人苦之。景云元年(七一0)八月,诏皆出其押使为外官,另增置飞骑,隶左右羽林。先是景龙元年(七0七)九月,改左右羽林千骑为万骑,另置使以押之。讨诸韦之前,隆基皆厚结其豪杰,因得立功。少帝封隆基为平王,兼押左右厢万骑,即有以约束之。不成,故以飞骑代。

 罢斜封官

景云元年(七一0)六月二十八日,以许州刺史姚元之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七月八日,以洛州长史宋璟检校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八月,姚、宋二相及御史大夫毕构上言:“先朝斜封官悉宜停废。”睿宗从之。十五日,罢斜封官凡数千人。

 始置节度使

景云元年(七一0)十月二十日,以幽州镇守经略节度大使薛讷为左武卫大将军兼幽州都督。节度使之名自讷始,讷,薛仁贵子。或谓贺拔延嗣充河西节度(景云二年四月)、或谓置河西三使(景云元年十二月)乃唐代节度使得名之始,二事皆在讷后。又,讷所官乃“节度大使”,按唐制,凡以亲王领节度大使而不出阁,则在镇者另置“副大使”。其它节度使下,亦可设节度副使,或知节度事。

 奚、霄犯塞

景云元年(七一0)十二月,奚(东胡别族)、霄(东胡别支)犯塞,掠渔阳、雍奴(地名,今天津南,出卢龙塞(今河北唐山至承德一带)而去。幽州都督薛讷追击之,不克。

 宋璟、姚元之整顿选举

唐旧制:三品以上官,册授;五品以上官,制受;六品以下官,敕授,皆委尚书省奏拟。文官屑吏部,武官属兵部,二部尚书曰“中铨”,侍郎曰“东、西铨”、各称“三铨”。中宗之末,嬖幸用事,而宰相掌权衡者,贪墨卖官,选法大坏,无复纲纪。景云元年(七一0)姚、宋为相,首罢斜封官数千人。璟自兼吏部尚书,李乂、卢从愿为侍郎,皆不畏强御,请谒路绝,登记候选者万余人,留者三铨不过二千,人服其公。元之兼兵部尚书,陆象先、卢怀慎为侍郎,三铨后,武选亦治。

 置河西三使

景云元年(七一0)十二月,置河西节度、支度、营田三使,领凉(今武威)、甘(今张掖)、肃(今酒泉)、伊(今哈密)、瓜(安西东南)、沙(今敦煌)、西(今吐鲁番)七州,治设凉州。节度管军政,支度理财,营田司军粮,皆为边地置。

 姚州群蛮被逼再叛

姚州群“蛮”(居云南姚安、大姚一带)先附吐蕃,摄监察御史李知古请发兵击之。已降,又请筑城,分属州县,收取重税。黄门侍郎徐坚以为不可,知古不听。于是发剑南兵筑城,诛其领袖,掠其子女为奴婢,群蛮怨怒。蛮酋傍名(人名)引吐蕃攻知古,杀之,以其尸祭天。由是剑南至姚、嶲(四川西昌一带)路绝,连年不通。

 吐蕃赂请河西九曲地

先是安西都护张玄表侵掠吐蕃北境,吐蕃虽怨而未绝和亲。及金城公主下嫁,景云元年(七一0)吐蕃乃赂鄯州都督杨矩(奉使护送公主和蕃者),请以河西九曲之地(今青海化隆自治县)为金城公主汤沐邑(意指收取赋税以自奉的封地),矩奏许之。其地水甘草良,宜人畜蕃殖。吐蕃乃筑洪济、大漠门等城守之。杨矩后以此悔惧自杀。

 苏瓌卒

瓌,武功人,绰裔孙,字昌容,擢进士第。神龙初,由刺史入为尚书左丞。累拜尚书右仆射同三品,封许国公。睿宗时进左仆射,罢为少傅,景云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卒。瓌明晓法令,多识台省旧章,一朝格式,多经其手删正。为相时,每陈当世利弊,卒谥文贞。

唐殇帝李重茂唐隆元年、唐睿宗李旦景云元年 --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