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的历史意义  

2014-11-21 09:36:29|  分类: 文化大革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

 1950年8月4日政务院第44次政务会议通过,1950年8月20日公布

一、为了正确地实施一九五〇年六月三十日中央人民政府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特公布本决定。

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认为一九三三年瑞金民主中央政府为着正确地解决土地问题而公布的两个文件,即“怎样分析农村阶级”和“关于土地改革中一些问题的决定”,除开一小部分现时已不适用外,其余全部在现时的土地改革中是基本上适用的。这两个文件在一九四八年五月二十五日曾经中共中央重新公布,并在土地改革工作中加以应用,已证明其在现时的土地改革中是适用的。因此,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特将这两个文件稍加删改并加以补充后,再行公布,作为今后正确解决土地问题的文件。在这两个文件中,凡系本院所补充决定者,均加上“政务院补充决定”字样,并于这两个文件外,增补“政务院的若干新决定”。

三、由本决定所公布之文件,其文字解释如有与土改革法相抵触者,均按土地改革法执行。

四、各省人民政府得根据各地方的实际情况和本决定公布之文件所规定的原则,颁布划分阶级的补充文件。但这些文件应呈报本院备案。

甲、怎样分析农村阶级

一、地 主

占有土地,自己不劳动,或只有附带的劳动,而靠剥削为生的,叫做地主。地主剥削的方式,主要是以地租方式剥削农民,此外或兼放债、或兼雇工、或兼营工商业,但对农民剥削地租是地主剥削的主要方式。管公堂及收学租也是地租剥削一类。

有些地主虽已破产了,但破产之后有劳动力仍不劳动,而其生活状况超过普通中农者,仍然算是地主。

军阀、官僚、土豪、劣绅是地主阶级的政治代表,是地主中特别凶恶者(富农中亦常有小的土豪、劣绅)。

帮助地主收租管家,依靠地主剥削农民为主要生活来源,其生活状况超过普通中农的一些人,应与地主一例看待。

政务院补充决定:

(一)向地主租入大量土地,自己不劳动,转租于他人,收取地租,其生活状况超过普通中农的人,称为二地主。二地主应与地主一例看待。其自已劳动耕种一部分土地者,应与富农一例看待。

(二)革命军人、烈士家属、工人、职员、自由职业者,小贩以及因从事其他职业或因缺乏劳动力而出租小量土地者,应依其职业决定其成分,或称为小土地出租者,不得以地主论。其土地应按土地改革法第五条处理。

(三)有其他职业收入,但同时占有并出租大量农业土地,达到当地地主每户所有土地平均数以上者,应依其主要收入决定其成分,称为其他成分兼地主,或地主兼其他成分。其直接用于其他职业的土地和财产,不得没收。

(四)各地地主每户所有土地平均数,以一个或几个县为单位计算,由各专区或县人民政府提出呈报省人民政府批准后,决定之。

二、富 农

富农一般占有土地。但也有自己占有一部分土地,另租入一部分土地的。也有自己全无土地,全部土地都是租入的。一般都占有比较优良的生产工具及活动资本,自己参加劳动,但经常依靠剥削为其生活来源之一部或大部。富农剥削的方式,主要是剥削雇佣劳动(请长工)。此外或兼以一部土地出租剥削地租、或兼放债、或兼营工商业。富农多半还管公堂。有的占有相当多的优良土地,除自己劳动之外,并不雇工,而另以地租、债利等方式切削农民,此种情况亦应以富农看待。富农的剥削是经常的,许多并且是主要的。

政务院补充决定:

(一)富农出租大量土地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数量者,称为半地主式的富农。对富农及半地主式的富农的土地和其他财产,按土地改革法第六条处理。

(二)地主家庭中,有人自己常年参加主要农业劳动,或同时雇人耕种一部分土地,而以主要部分土地出租,其出租土地数量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数量三倍以上(例如出租一百五十亩,自耕和雇人耕种不到五十亩),在占有土地更多的情形下,其出租土地数量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数量二倍以上(例如出租二百亩,自耕和雇人耕种不到一百亩)者,不得称为富农,而应称为地主。其土地及其他财产,应按土地改革法第二条处理。但其自己劳动耕种部分的土地,在适当地加以抽补后,应在基本上予以保留。其参加劳动的人,如果在家庭中不是居于支配的而是居于被支配的地位,则其参加劳动的人应定为适当的劳动者成分,以别于家庭中其他不参加劳动的人的成分。

三、中 农

中农许多都占有土地。有些中农只占有一部分土地,另租入一部分土地。有些中农并无土地,全部土地都是租入的。中农自己都有相当的工具。中农的生活来源全靠自己劳动,或主要靠自己劳动。中农一般不剥削人,许多中农还要受别人小部分地租、债利等剥削。但中农一般不出卖劳动力。另一部分中农(富裕中农)则对别人有轻微的剥削,但非经常的与主要的。这些都是中农。

四、贫 农

贫农有些占有一部分土地与不完全的工具。有些全无土地,只有一些不完全的工具。一般都须租入土地来耕,受人地租、债利与小部分雇佣劳动的剥削。这些都是贫农。

中农一般不要出卖劳动力,贫农一般要出卖小部分劳动力,这是分别中农与贫农的主要标准。

五、工 人

工人(雇农在内)一般全无土地与工具,有些工人有极小部分的土地与工具,完全地或主要地以出卖劳动力为生。这是工人。

乙、关于土地改革中一些问题的决定

在分田与查田的斗争中,发生了许多实际问题。这些问题,或者是以前的文件没有规定,或者是规定不明悉,或者是政府工作人员解释不正确,以致执行上发生错误,人民委员会为纠正及防止在这些问题上的错误起见,除了批准“怎样分析农村阶级”(关于分析地主、富农、中农、贫农、工人的各项原则)的文件外,特作出如下决定:

在分田与查田的斗争中,发生了许多实际问题。这些问题,或者是以前的文件没有规定,或者是规定不明悉,或者是政府工作人员解释不正确,以致执行上发生错误,人民委员会为了正确地发展土地斗争,纠正及防止在这些问题上的错误起见,除了批准“怎样分析农村阶级”(关于分析地主、富农、中农、贫农、工人的各项原则)的文件外,特作下面的决定。

一、劳动与附带劳动如何区分?

在普通情形下,全家有一人每年有三分之一时间从事主要劳动,叫做有劳动。全家有一人每年从事主要劳动的时间不满三分之一,或每年虽有三分之一时间从事劳动,但非主要劳动,均叫做附带劳动。

(说明)这里应注意:

(1)富农自己劳动;地主自己不劳动,或只有附带劳动。故劳动是区别富农与地主的主要标准。

(2)规定全家中劳动的标准人数为一人。如全家有数人,其中有一人劳动,这家即算有劳动。有些人以为要有二人甚至全家参加劳动,才算这家有劳动,这是不对的。

(3)规定劳动的标准时间为一年的三分之一,即四个月。以从事主要劳动满四个月与不满四个月作为劳动与附带劳动的分界(即富农与地主的分界)。有些人把有半年时间从事主要劳动的还算作附带劳动,这是不对的。

(4)所谓从事主要劳动,是指从事农业生产上主要工作部门的劳动,如犁田、莳田、割禾及其他生产上之重要劳动事项。

(5)所谓非主要劳动,是指各种辅助劳动,在生产中仅占次要地位者,如帮助耘草,帮助种菜,照顾耕牛等。

(6)劳动既是区别富农与地主的主要标准,因此对于那种只雇长工耕种,没有其他地租债利等剥削,自己负指挥生产之责,但不亲身从事主要劳动者,仍照地主待遇。

(7)构成地主成分的时间标准,以当地解放时为起点,向上推算,连续过地主生活满三年者,即构成地主成分。

分田与查田运动中对于劳动与附带劳动的问题,发生许多错误,或以有劳动当做只有附带劳动,把他判为地主,或以只有附带劳动当做有劳动,把他判为富农,都是因为过去对地主与富农的分界没有明确标准的原故。依照上述规定,可以免去这种错误。

但上面的规定,是指“普通情形”而言。在特别情形下,须有不同的处置。这里有两方面的情形:第一方面,是大地主而家中有人参加生产者。例如有人剥削地租债利的数量很大,如收租百担以上,或放债大洋千元以上,而家中人口不多,消费不大,则虽这家有人每年从事四个月以上的主要劳动,仍是地主,不是富农。但如人口甚多,消费甚大,则虽有百担租或千元债,只要有人从事主要劳动,则应照富农待遇。第二方面,是拿剥削情形说是地主,但象生活情形说则不能照地主待遇者。例如有人过去是富农或中农,但到解放前数年,因家中主要劳动者死亡或疾病等原因,不得不把土地全部出租或雇人耕种,因此全家过不劳动的生活。如果把这种人当地主待遇,是不妥当的,应照本人原来成分待遇。又如有人名义上还是地主,但土地所有权实际已属别人,剥削收入极少,甚至生活比农民不如,而本人已有附带劳动者,此种人可照农民待遇。

上述这些特别情形,分田及查田运动中有些地方把它忽视了,这也是不对的。

政务院补充决定:

(一)在有些大家庭中,人口超过十五口者,则全家有劳动力的人员中,应有三分之一的人员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从事主要的劳动,才算这家有劳动。

(二)上述所谓从事主要劳动,应该是指从事农业生产上的主要劳动。这是在普通情形下区别地主与富农的主要标准。至于地主家庭中有人从事其他职业的劳动者,也算有主要劳动,但应根据其他职业劳动的性质和情况来决定其本人的阶级成分,并按照其本人的阶级成分来决定其待遇。例如地主家庭中有人经常从事行医或教书的劳动者,此人即应照医生或教员待遇。

二、富裕中农如何界定 

富裕中农是中农的一部分,生活状况在普通中农以上,一般对别人有轻微的剥削。其剥削收入的分量,以不超过甚全家一年总收入的百分之十五为限度。

在某些情形下,剥削收入虽超过全家一年总收入百分之十五,但不超过百分之三十,而群众不加反对者,仍以富裕中农论。

在民主政权下,富裕中农的利益应与一般中农得到同等保护。

(说明)这里应注意:

(1)富裕中农是中农的一部分。富裕中农与其他中农不同的地方,在于富裕中农的生活状况在普通中农以上,一般对于别人有轻微剥削,其他中农则一般无剥削。

(2)富裕中农与富农不同的地方,在于富裕中农一年剥削收入的分量,不超过其全家一年总收入百分之十五,富农则超过百分之十五。这种界限的设置是实际区分阶级成分时所需要的。

(3)所谓富裕中农的轻微剥削,是指雇牧童,或请零工,或请月工,或有少数钱放债,或放少数典租,或收少数学租,或有少数土地出租等。但所有这些剥削,在其全家生活来源上,不占着重要的成分,即不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十五。而其全家主要生活来源,是依靠自己的劳动。

(4)在接近当地解放的时期内,虽曾有过与富农在同等时间内的剥削分量相同的剥削,但不超过二年者,仍以富裕中农论。

 

(5)在某些情形下,剥削收入虽超过全家总收入百分之十五,但不超过百分之三十,群众不加反对者,仍为富裕中农。这里所谓“某些情形”,是指剥削分量虽超过百分之十五,但家庭人口多,劳动力少,生活并不丰富,更有遭遇水旱灾荒,或逢疾病死丧,反而转向困难者。在这些情形下,剥削分量不超过百分之三十者,不能认为富农,而应认为中农。如没有这些情形,则剥削收入超过总收入百分之十五者即为富农,不应认为富裕中农。这些情形的正确判断,依靠于当地群众的公意。

富裕中农在农村中占着相当的数量。分田及查田运动中,许多地方把他们当做富农处置,这是不正确的。各地发生的侵犯中农事件,多半是侵犯了这种富裕中农,应该即刻改正。

举 例

(1)全家六人吃饭,二人劳动。有田五十担(收实谷三十五担),时价每担四元,共值百四十元,完全自耕。有房五间,牛一只。有塘一口,出息大洋十二元。杂粮生产及养猪年收约一百元。放生谷三担,利加五(年收一担半),值六元,收了四年。放债大洋一百元,利加二五,年收二十五元,放了五年。判断:此家靠自己劳动为主要生活来源,自己生产占二百五十元以上。对别人有债利剥削,但年收利息只有三十一元,在总收入百分之十五以下,全家开销后有剩余,生活颇好,但因剥削分量不大,故算富裕中农,不是富农。

(2)全家五人吃饭,一个半人劳动。有田二十五担,收实谷十七担。借来田七十五担,收实谷四十二担,交租二十五担,交了十年。杂粮生产及养猪年收五十元,雇牧童一个,雇了三年。放外债大洋六十元,利加三,年收十八元,放了四年。有房五间,牛一只。有木梓山一块,年摘木挑三十担。判断:此家生活主要靠自己劳动,每年剥削人家极少,不过二十余元(雇牧童与放债合计),而受人剥削地租二十五担之多,全家开销所余无几,只能算普通的中农,还不是富裕中农。

三、富农的剥削时间与剥削分量如何界定

从当地解放时间向上推算,在连续三年之内,除自己参加生产以外,还依靠剥削为其全家生活来源之一部或大部,其剥削分量超过其全家一年总收入的百分之十五者,叫做富农。在某些情形之下,剥削分量虽超过总收入百分之十五,但不超过百分之三十,而群众不加反对者,仍不是富农,而是富裕中农。

(说明)这里应该注意的是:

(1)以当地解放时为计算剥削时间的起点,而不应把其他任何时间作为计算剥削时间的起点。有些人算陈帐,拿了中间空隔了的很早年代的剥削作为决定阶级成分的根据,这是不对的。

(2)以连续三年的剥削作为构成富农成分的标准时间。如果剥削时间不满三年或虽有三年而是中间空隔了的(不相连续的),虽其剥削分量与富农在同等时间的剥削分量相同,仍以富裕中农论。

(3)剥削的分量必须是超过了全家一年总收入的百分之十五,才能构成富农成分,如果剥削分量在总收入百分之十五以下,虽有三年或三年以上的连续性,也不能构成富农成分,而仍是富裕中农成分。

(4)所谓全家一年总收入,是指自己生产部分与剥削他人部分的合计,例如某家全家一年自己生产部分四百元,剥削他人部分一百元,合计五百元,即是总收入。因为剥削部分占总收入百分之二十,故是富农。

举 例

(1)全家十一人吃饭,二人劳动,自己有田百六十担,收实谷百二十担(值四百八十元)。有茶山二块,每年出息大洋三十元。有塘一口,每年出息大洋十五元。杂粮生产及养猪等每年约值百五十元。经常雇长工一个,雇了七年,到解放时止,每年剥削剩余劳动约值六十元。放债大洋二百五十元,利加三,年收七十五元,放了五年,到解放时止。判断:此家自己劳动,但雇长工,放债不少,剥削收入超过全家总收入百分之十五,人口虽多,但开销后余钱不少,故是富农。

(2)全家三人吃饭,一人从事主要劳动四个月。有田六十担,自耕三十担,收实谷十八担。出租田三十担,收租谷十二担,收了五年。经常每年请短工二十天。有牛一只,每年可收牛租谷二担。放债大洋一百二十元,利加三,年收三十六元,放了三年。判断:此家剥削收入超过自己生产,但因有一人从事四个月主要劳动,故是富农。

政务院补充决定:

(一)前面二、三两章所规定的富农与富裕中农的分界,以剥削收入是否超过其全家一年总收入的百分之十五为准,现改为以剥削收入是否超过其全家一年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为准。其剥削收入不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者,为中农或富裕中农。

(二)为了计算方便起见,规定以下几项计算标准,是有必要的:(一)凡经常雇请一个长工者,或有其他剥削,但其剥削分量相当于雇请一个长工以下者,均不得认为富农。(二)凡经常雇请两个长工,或有其他剥削,其剥削分量的总和相当于雇请两个长工以上者,一般可以算为富农。但家庭消费人口多,生活并不富裕者,仍不应算为富农。(三)凡经常剥削分量在相当于雇请一个长工以上,但不到雇请两个长工者,则应仔细计算其剥削收入是否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超过者为富农,不超过者为中农或富裕中农。(四)每年雇清零工或月工一百二十工者,作为雇请一个长工计算。(五)在计算剥削分量时,其直接受别人剥削部分应与剥削别人部分相抵计算。

四、反动富农如何界定

在解放前,尤其在解放后,有重大反革命行为的富农,叫做反动富农。对于反动富农应该没收他本人及其家属中参加了这种反革命行为的人的土地财产。

对于反动资本家,适用上述的原则。

(说明)这里应该注意:

(1)必须是“有重大反革命行为”的富农,才叫做反动富农,例如当革命时,领导民团屠杀工农,对民主政府顽强抵抗,特别是解放后还在领导别人组织反革命团体机关,或个别进行重大反革命活动,如暗杀,当敌人侦探,自动替敌军带路,逃往敌方帮助国民党,积极地坚决地破坏分田或查田运动与经济建设等。其他富农中,虽有反革命行为,但不是领导的或重要行为者,均不得没收其土地财产。

(2)反动富农家属之中,只没收参加了这种重大反革命行为的分子的土地财产,其他分子的土地财产则不没收。

(3)以找生活为目的而暂时跑去敌方的,不是反动富农,不应按反动富农待遇。

(4)对于反动资本家之定义与处置,完全适用以上之规定。

过去许多地方,把没有重大反革命行为的富农分子的土地财产没收了,并且一家中把没有参加反革命行为的富农分子的土地财产也没收了,这是错误的。这种错误的一个来源,是在江西没收分配土地条例的第三条:“凡加入反革命组织的富农,全家没收。”这里不分首领与附从,不分参加者与未参加者。关于家属问题,虽在这一条的后半指出了:“其家属未加入反革命组织,又无反革命行为,并与其家中反革命分子脱离关系,当地群众不反对者,得发还其土地”,但前既全家没收,后才发还一部,仍非正当办法。因此这一条应照现在规定改正。又过去有些地方扩大反动资本家的范围,没收了一些不应没收的商店,这也是不对的。

举 例

一家九人吃饭,一人劳动,又一人附带劳动。有田一百六十担,自耕八十担,收实谷五十六担。出租田八十担,收租三十担,收了十年。有山五块,每年出息大洋七十元。经常雇长工一人。欠债大洋四百二十五元,利加二五,欠了三年。放债大洋三百八十元,利加三,放了五年。有一人当靖卫团连长,当了两年,与赤卫军作战五回。又有人加入“AB团”(反共团)一年,但不是重要分子,无积极活动。家里其他各人无明显反动行为。判断:此家成分是富农。有一人做了重大反革命工作,此人是反动富农,应没收家产。其他各人不应没收。另一人虽加入“AB团”,不是重要分子,又无积极活动,也不应没收。

五、富农应有哪些土地、房屋、耕牛、农具

凡在土地改革中确定为富农应有的土地、房屋、耕牛、农具等,在遵守政府法令下,富农自己有处置之权,他人不得妨碍。

(说明)

(1)近来有些地方发生工农贫民拿自己的土地、房屋、耕牛、农具,调换富农应有的土地、房屋、耕牛、农具,甚至有调换衣服、肥料的事情,这是不对的。

(2)土地问题正确解决以后,富农分得之田,已经改良,变成好田,他人不得再去调换。富农添置之耕牛、农具、房屋,虽有多余,亦不得再行没收,或调换。

政务院补充决定:

本章规定,现在同样适用于地主。

六、破产地主如何界定

在解放前,地主已经全部或最大部分失掉了他在土地财产上的剥削,有劳动力但仍不从事劳动,而其生活收况超过普通中农者,叫做破产地主。破产地主仍然是他主阶级的一部分。

但地主破产后,依靠自己劳动为主要生活来源已满一年者,应予改变成分。

地主破产后,依靠自己劳动为生活来源之一部分,此部分达到其一年生活费用三分之一者,得照富农成分待遇。

(说明)

(1)有些人把部分破产的地主叫做破产地主,这是不对的。因为这种地主,还有一部分产业,依以剥削,这不过是剥削收入的分量有改变罢了。

(2)有些人把破产后已经从事主要劳动满一年的,叫做破产地主,这更是不对的。因为地主破产后,从事主要劳动已满一年(指解放前),他已经由地主变为工人或贫民或农民了。

(3)有些人把地主破产后,已经从事一部分劳动者,仍照地主待遇,这是不对的。因为若其劳动已达到维持全家一年生活三分之一者,这种人已经应该给予以富农待遇了。

七、贫民如何界定?

工人农民外,一切依靠自己劳动为生活,或大部分依靠自己劳动为生活,或依靠少数生产资料自已经营以取得生活费,上面这些人凡没有固定职业而生活贫苦者,均列做贫民。乡村及小市镇贫民分子失业者,应分配土地。

(说明)

(1)贫民在城市中占着相当的大数量,在乡村及小市镇上亦有一部分。贫民的职业是很复杂的,有些贫民的职业,常依季时更换而不能固定。贫民的生活是很困难的,其收入常不够支出。

(2)工人农民外,如独立生产者、自由职业者、小贩、不雇用店员的小本经商者及其他一切劳动分子,只要是不能有固定的职业而生活贫苦的,均属于贫民范围之内。

八、知识分子如何界定阶级成分

知识分子不应该看做一种阶级成分。知识分子的阶级出身,依其家庭成分决定,其本人的阶级成分,依本人取得主要生活来源的方法决定。

一切地主资产阶级出身的知识分子,在服从民主政府法令的条件下,应该充分使用他们为民主政府服务,同时教育他们克服其轻视劳动人民的错误思想。

知识分子在他们从事非剥削别人的工作,如当教员,当编辑员、当新闻记者、当事务员、当著作家、艺术家等的时候,是一种使用脑力的劳动者。此种脑力劳动者,应受到民主政府法律的保护。

(说明)

(1)近来有些地方,排除知识分子,这是不对的。吸收地主、资产阶级出身而愿为民主政府服务的知识分子参加工作,是有利于人民革命事业的政策。在他们为民主政府服务的期间,应设法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

(2)知识分子的阶级出身,依其家庭成分决定。例如家庭属于地主的是地主出身,家庭属于富农的是富农出身,家庭属于中农的是中农出身等。知识分子本人的阶级成分,依本人取得主要生活来源的方法决定,例如本人当地主的是地主,本人当资本家的是资本家,本人当自由职业者的是自由职业者,本人当职员的是职员,本人当军人的是军人等。知识分子依靠家庭供给主要生活来源者,其本人成分亦依其家庭成分决定。把知识分子看做一种单独的成分是不对的,把劳动人民子弟在学校读过书的分子(所谓“毕业生”)当做一种坏的成分更是不对的。

(3)把当教员、当医生等工作看做不是劳动,这也是不对的。

政务院补充决定:

(一)凡受雇于国家的、合作社的或私人的机关、企业、学校等,为其中办事人员,取得工资以为生活之全部或主要来源的人,称为职员。职员为工人阶级中的一部分。

(二)凡有专门技能或专门知识的知识分子,受雇干国家的、合作社的或私人的机关、企业、学校等,从事脑力劳动,取得高额工资以为生活之全部或主要来源的人,例如工程师、教授、专家等,称为高级职员,其阶级成分与一般职员同。但私人经济机关和企业中的资方代理人不得称为职员。

(三)国民党政府的各级负责官吏,不得定为职员成分。这些人在解放以后有其他职业收入以为生活之主要来源者,应根据其职业来决定其成分。

九、游民如何界定

在紧靠解放前,工人、农民及其他人民,被反动政府及地主买办资产阶级压迫剥削,因而失去其职业和土地,连续依靠不正当方法为主要生活来源满三年者,叫做游民(习惯上叫做流氓)。

民主政府对于游民的政策,是争取其群众,反对其中依附反动势力而积极参加反革命的分子。关于争取一般游民群众的主要办法,是使他们回到生产上来,分配土地和工作,但分配土地,须在乡村居住,并须自己能耕种者。

(说明)

(1)所谓依靠不正当方法为主要生活来源,是指依靠偷盗、抢劫、欺骗、乞食、赌博、或卖淫等项不正当收入为生而言。

有些人对于在业或半失业而兼有一部分不正当收入(非主要生活来源)的分子,概叫做流氓,这是不对的。甚至把工农贫民中过去染有不良习惯,如嫖、赌、吸鸦片的人,都叫做流氓,这更是不对的。

(2)有些地方,对于积极参加反革命的游民领袖分子(所谓流氓头),不加惩办,反而分田给他,这是不对的。有些地方,对于一般游民分子,又拒绝其分田的要求,这也是不对的。

十、宗教职业者如何界定

凡在紧靠解放前,以牧师、神父、和尚、道士、斋公、看地、算命、占卦等宗教迷信的职业,为主要生活来源满三年者,叫做宗教职业者,或迷信职业者。

十一、红军战士中地主富农出身的分子与土地

红军战士中地主富农出身的分子,在他们坚决为工农利益作战的条件下,不论指挥员、战斗员,本人及家属都有分配土地之权。

(说明)

(1)优待红军条例第一条,“凡红军战士家在民主政府区域内的,本人及家属,均应与当地贫苦农民一样的平分土地、房屋、山林、水池”。这里本已包括一切红军战士在内。但近来有些地方,只问社会出身,不问政治表现,把地主富农出身而坚决为工农利益作战的红军战士已经分得的土地,重新没收,这是错误的。

(2)所谓“红军战士家属”,是指父、母、妻、子、女及十六岁以下的弟妹,其他的人不得享此权利。

政务院补充决定:

所有人民解放军的指挥员、战斗员,所有起义军队纷指挥员、战斗员从起义改编为人民解放军之日起,均适用本章各项规定,并称为革命军人。

十二、工人的家庭是富农或地主者

工人的家庭是富农或地主者,工人本人及其妻、子、女,依工人成分不变更。家中其他的人,照地主或富农成分待遇。

(说明)

(1)地主或富农家中,在紧靠解放前,有人出卖劳动,力已满一年者,应承认其为工人成分。本人及其妻、子、女照工人成分待遇。家中其他的人,照地主富农成分待遇,不得享受工人权利。家中如尚有其他成分,依其成分待遇。例如,一家有人在乡村,靠收租放债为主要生活来源已满三年,此人是地主;有人依靠出卖劳动力为主要生活来源已满一年,此人是工人;又有人在市镇开自做自卖的小工业,为主要生活来源已满一年,此人是独立生产者;各依其在一定时间内生活来源的性质,而决定其成分,又各依其成分,而决定其在民主政府法律下的待遇。

(2)农村工人、独立生产者、教员、医生等人中,兼有小块土地,因乡村不够维持生活,出外谋生,而将其小农土地出租,并非依为主要生活来源者,不能当地主看待。

十三、地主、富农、资本家与工人、农民、贫民相互结婚后的阶级成分

一、地主、富农、资本家与工人、农民、贫民相互结婚后的阶级成分,依照结婚在解放前后的分别,依照原来阶级成分的分别,并依照结婚后生活情形的分别,而决定其成分。

二、凡在解放前结婚的:地主、富农、资本家女子嫁与工、农、贫民,从事劳动,依为主要生活来源满一年者,承认其为工人、农民或贫民成分。不从事劳动,及从事劳动不满一年者,依原来成分不变更。工、农、贫民女子嫁与地主、或富农、或资本家,过同等生活满三年者,才能承认其为地主或富农或资本家成分,如生活不与地主、富农、资本家同等,而与工、农、贫民同等(即靠自己劳动为主要生活来源),或过同等生活不满三年者,依原来成分不变更。

三、凡在解放后结婚的:工、农、贫民女子嫁与地主、富农、资本家,其原来成分不变更,地主、富农、资本家女子,嫁与工人、农民、贫民,须从事劳动,依为主要生活来源满一年者,承认其为工人、或农民、或贫民成分。如不从事劳动,及从事劳动不满一年者,依原来成分不变更。

四、解放前,工、农、贫民以子女卖与地主、富农、资本家者,及工、农、贫民与地主、富农、资本家相互以女招郎者,其出卖子女,及招来郎婿的成分待遇,适用上述一至三条之规定。

五、解放前,工、农、贫民与地主、富农、资本家,相互以子过继者,工、农、贫民之子过继与地主、富农、资本家,与其过继父母过同等生活,满五年者,其成分同于过继父母。如生活不与过继父母同等,而与生身父母同等者,他原来成分不变更。地主、富农、资本家之子,过继与工、农、贫民,与过继父母过同等生活并从事劳动满一年者,其成分同于过继父母。如不从事劳动,其生活不与过继父母同等,而与生身父母同等者,依原来成分不变更。

(说明)

这里所谓劳动,包括家务劳动在内。

政务院补充决定:

本章二条关于在解放前工、农、贫民女子嫁与地主、富农、资本家过同等生活不满三年者依原来成分不变更的规定,到解放后,对嫁与地主者,其成分应仍不变,对嫁与富农或资本家者当其继续过同等生活满一年后,应承认其为富农或资本家成分。

本章三条关于在解放后工、农、贫民女子嫁与地主、富农、资本家依原来成分不变更的规定,在现在适用时,对于嫁与地主者,其成分应不变;对于嫁与资本家或富农过同等生活满一年者,应承认其为资本家或富农成分。

十四、地主富农兼工商业者财产如何处理

一、地主兼工商业者,其土地及其与土地相连的房屋、财产没收。其工商业及与工商业相连的厂屋、店铺、住房、财产等不没收。

二、富农兼工商业者,其土地及与土地相连的房屋、财产,照富农成分处理。其工商业及与工商业相连的厂,屋、店铺、住房、财产,照工商业者处理。

十五、管公堂如何界定

管公堂是一种剥削行为,但应分别地主、富农,资本家管公堂与工,农、贫民管公堂的不同。

(说明)

管理各种祠、庙、会、社的土地财产,叫做管公堂。在农村中管公堂无疑是封建剥削的一种,特别是地主阶级及富农,借着公堂集中大量土地、财产,成为封建剥削的主要方式之一。凡属这种为少数人把持操纵,有大量封建剥削收入的公堂,管理公堂的行为,应该是构成管理者阶级成分的一个因素。但有些公堂不是被少数人把持操纵,管理者并不能从管公堂的行为中获得收入,另有些小公堂,为工、农、贫民群众轮流管理,剥削数量极小,则不能作为构成管理者阶级成分的一个因素。有些人以为只要管过公堂的,都是地主、富农或资本家,这是不对的。

丙、政务院的若干新决定

小手工业者、开明士绅等如何界定

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为了正确地进行今后的土地改革,除开“怎样分析农村阶级”和“关于土地改革中一些问题的决定”两个文件中所规定的各项原则外,特作下列各项决定:

一、小手工业者。占有少量手工工具、作坊、原料等生产资料,自已从事独立的手工业生产,以其成品出卖,作为全部或主要生活来源的人,称为小手工业者,或独立生产者。小手工业者一般不雇用工人,有时雇用辅助性质的助手和学徒,但仍以本人的手工业劳动为其主要生活来源。这种小手工业者的社会地位,和中农类似。

二、手工业资本家。占有多量手工工具、作坊、原料等资本,雇用工人和学徒以进行手工业生产,取得利润,作为收入之全部或主要来源的人,称为手工业资本家。小手工业者只雇用辅助自己劳动的助手和学徒,而手工业资本家雇用工人和学徒则不是为了辅助他自己劳动,而是为了获取利润。这是小手工业者与手工业资本家的主要区分。

三、手工工人。完全没有生产资料,或者只有很少的手工工具,向消费者,或向手工业资本家,或向小手工业者出卖劳动力,为雇主从事手工业生产,领取工资,作为全部或主要生活来源的人,称为手工工人。手工工人的社会地位,与工人、雇农同。

四、自由职业者。一切依靠独立营业为生,但不剥削他人的医生、教师、律师、新闻记者、著作家、艺术家等,称为自由职业者。这种自由职业者为了执行自己的业务,有时雇用助手或雇工助理家务劳动,有这种雇工行为的人,不算入剥削者范围之内。这些人如不进行独立营业而受雇于国家的或私人的机关中服务,则称为职员。 

五、小商和小贩。没有或只有少量资本,向商人或小生产者购入商品,向消费者出卖,不雇请工人或店员,自己从事商品流通过程中的劳动以为生活之全部或主要来源的人,称为小商。经常流动行走的小商,称为小贩。 

六、商业资本家或商人。占有商业资本,雇用工人或店员,以进行商品流通,取得利润,作为收入之全部或主要来源的人,称为商业资本家或商人。 

七、开明士绅。凡称开明士绅,是指地主阶级中某些个别的人,曾经反对蒋介石反动统治和帝国主义侵略,以积极行动赞助人民民主事业,并拥护人民民主专政和赞助土地改革者。对于开明士绅,除依照土地改革法及其他有关法令处理其土地及其他财产外,应在政治上和生活上给他们以照顾,并应吸收他们参加土地改革或人民政府、人民团体的工作。 

八、革命烈士家属。凡称革命烈士家属,是指辛亥革命以来历次为革命阵亡和死难的烈士、抗日阵亡将士和人民解放战争中阵亡将士的父、母、妻(或夫)、子、女及十六岁以下的弟妹。土地改革法中所称其他人员的家属,亦同此。 

九、少年儿童和青年学生的家庭出身。凡年在十八岁以下的少年儿童及在学校中读书的青年学生,除在土地改革时已成为一个家庭的实际支配人得划分其阶级成分外,一般不应划分其阶级成分,只划分其家庭出身。 

十、恶霸。凡称恶霸,是指依靠或组成一种反动势力,称霸一方,为了私人的利益,经常用暴力和权势去欺压与掠夺人民,造成人民生命财产之重大损失,查有实据者。凡恶霸分子经人民告发后,由人民法庭判决处理。 

十一、地主成分的改变。凡地主成分,在土地改革完成后,完全服从政府法令,努力从事劳动生产,或作其他经营,没有任何反动行为,连续五年以上者,经乡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县人民政府批准后,得按照其所从事之劳动或经营的性质,改变其地主成分为劳动者的成分或其他成分。其不努力从事劳动生产或作其他经营,或有任何反动行为,或有违抗人民政府法令行为者,则不在此例。老解放区的富农在土地改革完成后合于上述条件满三年者,亦得以同样的方式改变其成分。不合于上述条件者,则不得改变。 

其他成分兼地主者,在土地改革完成后,即照其他成分待遇。 

根据一九五○年八月二十一日《人民日报》刊印

问题索引

第1:地主、富农、中农、贫农、雇农 如何界定

第2:劳动与附带劳动如何区分

第3:富裕中农如何界定

第4:富农的剥削时间与剥削分量如何界定

第5:反动富农如何界定

第6:富农应有哪些土地、房屋、耕牛、农具

第7:破产地主如何界定

第8:贫民如何界定?

第9:知识分子如何界定阶级成分

第10:游民如何界定

第11:宗教职业者如何界定

第12:红军战士中地主富农出身的分子与土地

第13:工人的家庭是富农或地主者享何种待遇

第14:地主、富农、资本家与工人、农民、贫民相互结婚后的阶级成分

第15:地主富农兼工商业者财产如何处理

第16:小手工业者、开明士绅等如何界定

附(一)

1951年3月7日,政务院根据实践中也发生的若干新问题,决定对上年通过的《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加以补充和解释,特出台《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补充规定》。

附(二)

1950年6月28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讨论并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于当年6月30日公布施行。《土地改革法》规定:“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开辟道路。”

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补充规定

(一九五一年三月七日)

近数月来各地土地改革运动的经验,证明政务院一九五〇年八月十四日所通过和公布的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是正确的、适用的。但在实践中也发生了若干新的问题,需要对这一决定加以补充或加以解释。为此特作如下的解释和补充规定:

一、小土地出租者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均规定:“革命军人、烈士家属、工人、职员、自由职业者、小贩以及因从事其他职业成因缺乏劳动力而出租小量土地者,均不得以地主论。其每人平均所有土地数量不超过当地每人平均土地数百分之二百者,均保留不动。超过此标准者,得征收其超过部分的土地”。作这种规定的理由是:第一,这些人是因缺乏耕种土地的劳动力而出租土地的。他们本来可以耕种自己的土地,但因有劳动力的人去当了革命军人,或已在革命斗争中牺牲,或去从事某种其他劳动职业(对农村来讲其他职业的劳动都需要一些特殊技术),或丧失了劳动力,或本来就缺乏劳动力,所以不得不把自己的土地出租。为了照顾这种种情形,所以不把这些人当作地主看待。反之,如果某家既不是革命军人或烈士的家属,也不从事其他劳动职业,有劳动力,而不是丧失和缺乏劳动力,可是不耕种自己的土地,游手好闲,靠剥削或亲友接济为生,对于这种人,在法律上就并没有规定要照顾他。像这种人的情形,即使他出租的土地井不是大量的,也不能按小土地出租者待遇,而是可以“以地主论”的。

第二,这些人出租的土地是小量的,而不是大量的,因而其地租收入的绝对数量是小的,而不是大的;如果没有这项不大的地租收入,他们的家庭常常就要发生困难或至不能维持生活,这是应该注意照顾的实际社会问题。给这些人保留相当于当地每人平均土地敌百分之二百的土地,可以有一种社会保险的作用。反之,如果某家有劳动力的人从事其他职业,其兼有并出租的土地数量也不大,但其职业收入在长时期内都是很多,而不是很少,家中并有其他积蓄,不要靠出租土地来维持或补助生活,也不要依靠这些土地来作保险,对于这样的人家就可以不照顾或少照顾。对于这种人,可依其职业决定其阶级成分,也可划为小土地出租者,其出租的土地也可照土地改革法第十三条第二项至第四项的原则处理,即酌情保留一些土地给他们在农村中的家属,而不必一律保留相当于当地每人平均土地数百分之二百的土地。

至于有些人从事其他职业,又出租大量土地者,一般应依其职业而把他定为地主兼其他成分或其他成分兼地主。这种人在农村中的土地财产,除直接用于其他职业的土地和财产外,均应按地主的土地财产处理;如果他们在农村中的家属仍需依靠土地维持生活,可按照土地改革法第十三条第二项至第四项的原则,酌情分给一部土地,因为这种人出租土地的数量并不少,当然不能把他们按小土地出租者待遇。但在当地农民多数同意之下,也可单依其职业来决定其成分,而不必一律定为地主或兼地主。

 (二)什么是小量出租土地和大量出租土地的界限?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规定:有其他职业收入,同时出租土地,达到当地地主每户所有土地平均数以上者,应定为地主兼其他成分或其他成分兼地主,而“各地地主每户所有土地平均数,以一个或几个县为单位计算,由各专区或县人民政府提出呈报省人民政府批准后决定之”。这个规定并没有错,但不完全,所以在执行中发生了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在土地改革未完成前,很难求得一个或几个县范围内地主每户所有土地平均数。

第二,某些地方一个县内地主每户所有土地平均数在一百二三十亩以上。在这些地方,如果把无其他职业收入,只出租土地例如五十亩上下的人户划为地主(小地主),没收他们的土地,而把有其他职业收入,又出租土地在百亩上下,但不超过一百二三十亩者,不划为地主或兼地主,而划为小土地出租者,并给他保留相当于当地每人平均土地数百分之二百的土地,那就是不公平的,在农民中是通不过的。

为了补救这两种缺点,现在对小土地出租者和地主在土地占有问题上的区别规定如下办法,即:由各地根据当地土地占有情况提出一个适当的小土地出租者每户占有和出租土地的最高标准数。这个最高标准数,须不少于当地最小地主和一般富农一户所占有的土地数,但又不要太高,要是人民认为公平并通得过的。这个数字由专署或县人民政府提出,经省人民政府批准后决定之。

在这样设定一个最高标准数之后,对从事其他职业,缺乏耕种土地的劳动力,而出租土地在此标准数以下者,可划为小土地出租者;出租土地在此标准数以上者,一般应划为地主兼其他成分或其他成分兼地主,但如其出租土地超过此标准数并不很多,在当地农民同意之下,亦可单依其职业决定其成分,而不划为地主或兼地主。

 (三)在按照以上办法划定这些人的阶级成分后,对其出租土地的处理,可根据其耕种土地的劳动力的情形及出租土地的数量之多寡和家庭生活的情形未决定,对于那些从事其他职业,缺乏耕种土地的劳动力,占有并出租的土地又在上述之最高标准数以下的小土地出租者,一般应按土地改革法第五条给他们保留相当于当地每人平均土地致的百分之二百的土地;某些人占有和出租土地超过小土地出租者的最高标准数,一般虽不能按小土地出租者待遇,但由于其家庭特殊情况确有需要,在当地农民同意之下,仍可给他们保留比地主应分得的土地数稍多的土地;反之,另有某些人出租土地虽不及此最高标准数,但由于其家庭情况没有十分必要,亦可少保留或不保留。

二、半地主式富农与地主的区别

 (一)在地主阶级中,有的家庭有人自己常年参加农业主要劳动,有的除有人参加劳动外,同时又雇人耕种一部分土地,而以主要部分土地出租。这种人与半地主式富农是比较不容易区别。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在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规定:这种人的“出租土地数量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数量三倍以上(例如出租一百五十亩,自耕和雇人耕种不到五十亩),在占有土地更多的情况下,其出租土地数量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数量二倍以上(例如出租二百亩,自耕和雇人耕种不到一百亩)者,不得称为富农,而应称为地主”。但是,所谓“占有土地更多”的具体标准是什么?在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没有明白规定,因而在各地执行时就没有标准。为此特作如下补充规定:以当地小土地出租者占有土地的最高标准数之二倍做为这种区分的标准,就是说,凡占有土地小部自耕和雇人耕种,大部出租,其土地占有量达到当地小土地出租者占有土地最高标准数的二倍以上,其出租部分又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部分的二位以上者,应划为地主,出租部分不足其自耕和雇人耕种部分之二倍者划为半地主式富农;其土地占有在当地小土地出租者占有土地最高标准数的二倍以下,其出租部分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部分的三倍以上者应划为地主。出租部分不足其自耕和雇人耕种部分之三信者划为半地主式富农。

有些半地主式富农和家庭中有人常年参加农业主要劳动的地主,并不雇人耕种土地。对于这种人,即以其出租土地的数量与其自耕土地的数量相比较,同样按上述规定的标准,判定其是半地主式富农成分,或是地主成分。

 (二)按照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地主家庭中居于被支配地位的人,常年参加农业主要劳动者,应定为劳动者成分。但地主以纳婢、蓄妾、童养媳、等郎妹、站年汉等名义,实际蓄养奴隶以从事农业主要劳动者,不能以地主家庭有人参加主要农业劳动论;更不能因为这家有这种实际居于奴隶地位的人常年从事农业主要劳动,而把这家定为富农或半地主式富农。在这种情况下,婢、妾等人应以雇工论。

(三)有些人占有土地的数量在当地所规定的小土地出租者占有土地的最高标准数以下,以一部土地自耕(或同时雇人耕种),大部土地出租,无论其出租的土地比其自耕的土地(或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超过多少,均不应划为地主,而应划为半地主式富农。如果这种人又是革命军人家属或烈士家属,或又从事其他职业,则无论其出租的土地比其自耕的土地(或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超过多少,均应按小土地出租者待遇。

 (四)半地主式富农出租的土地,按照土地改革法的规定应予征收,但半地主式富农自耕或雇人耕种的土地及其他财产应保留不动。在征收半地主式富农的出租土地时,如果他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在当地中农水平以下,应留给他以相当于当地一般中农平均数的土地。某些地区经省人民政府批准征收富农出租土地者,亦应按这一规定处理。

三、租出租入土地相抵计算与佃富农问题

 (一)在土地改革法第六条中规定:“富农租入的土地应与其租出的土地相抵计算。”有人说,只要一户富农所占有的土地中大部是出租的,无论他是否又租入土地,均应划为半地主式富农。这是不对的,正确的办法,应该是把一家富农租出的和租入的土地相抵计算以后(如果他同时有租出土地又有租入土地的话),再去判断他是否是半地主式富农。例如某富农有地九十亩,出租六十亩,剩下三十亩,又租入十亩。这家富农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是三十亩自地加十亩租入地,共四十亩;他出租的土地是六十亩,但又租入十亩,租出与租入相抵计算后,实际出租五十亩,故应划为半地主式富农。如果他租入地不是十亩而是二十亩,与其租出地六十亩相抵计算后,实际租出四十亩,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是三十亩自地加二十亩租入地,共为五十亩,则不应划为半地主式富农,而应划为富农。(二)有些人,自己没有土地,或仅有一小部分土地,而租入大量土地,雇人耕种,自己不参加农业主要劳动。为着通俗起见,这种人也可划为佃富农。在土地改革中,他租入的土地抽出分配后,如果他自己原来没有土地,而要靠土地维持生活者,可照其他农民一样分给一份土地;如果他自己原有一小部分土地,并已超过当地每人平均土地数者,其超过部分亦不得征收。(三)佃富农在土地改革后,由于租入地已抽出分配,因而改变了经营方式,成为中农者,应即按中农待遇,不要经过一定的年限后才改变其成分。

四、债利生活者与债利剥削(一)凡在农村中解放前出放大量债款,并依债利剥削为其生活之全部或主要来源已连续满三年者,其成分应划为债利生活者。解放前农民及其他劳动人民所欠债利生活者的债务,按政务院关于新区农村债务纠纷处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处理之。即付利已达本金数额者停利还本,付利已达本金数额之二倍者本利停付,付利已超过本金数额,但尚不足本金数额之二倍者,得于付利满二倍后解除债务关系。

债利生活者自耕的小量土地予以保留不动。其出租的土地一般应予征收,如其家庭尚须依靠土地维持生活之一部者,可酌量保留一部土地。

 (二)凡属在解放前农民及其他劳动人民所欠地主的债务,按关于新区农村债务纠纷处理办法荣一条的规定处理之,即一律予以废除。凡属在解放前农民及其他劳动人民所欠富农的债务,按关于新区农村债务纠纷处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处理之。

 (三)在按照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为判定某农户是否富农而计算其剥削分量时,其放债所收的债利剥削,应一并计算在内。

但是,由于农村中的债务关系甚为复杂,有些中农,甚至若干贫雇农也出放小量债款。为避免因计算债利剥削而提高农民成分,所以只对那些既放债又雇工或又出租一部土地者,和那些所放债款数量较大者,才去计算其债利剥削,并计算其各种剥削分量的总和是否构成富农成分。此外,对一般中农、贫农、雇农及其他劳动人民出放小量债款的利息收入,可不予计算。

五、农业主要劳动

(一)在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规定:“有些大家庭中,人口超过十五口者,则全家有劳动力的人员中,应有三分之一的人员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从事主要劳动,才算这家有劳动。”并指出:这里“所谓的从事主要劳动,应该是指从事农业生产的主要劳动”。根据这一规定,显然不能把本应划为地主者,因为家庭中有人在外从事其他职业,而算做有农业主要劳动,而划为富农。正因如此,故在判断这家是地主还是富农,而计算这家全家有劳动力的人员总数时,也应该把从事其他主要劳动的人不计算在内,这才是公平的。例如某家全家二十口人,有八个劳动力,两人从事其他职业,则计算这家全家有劳动力的人员总数时应以六人计算。这家如有两人常年参加农业主要劳动,即应算做有劳动,如其他条件构成富农时,则应划为富农。

 (二)在计算妇女劳动力时,应以当地一般劳动妇女体力所能胜任的农业主要劳动为标准。家庭中有妇女常年参加农业主要劳动,并合乎这个标准者,这家就应算做有劳动。有的地方,以当地一般劳动妇女不能胜任的劳动来做为判定从事农业主要劳动的妇女算不算有劳动的标准,这是错误的。

 (三)某家庭有人长期参加农业主要劳动,后因年老不能劳动,或因疾病残伤而丧失劳动能力者,这家仍应算做有劳动。

 (四)某家庭有人常年从事果园菜园等主要劳动,其生产的果菜不是为了自己家底消费,而是以出卖为目的者,这家应算为有劳动。但主要不是为了商品生产,而是为了自家消费种菜植果,则只能算为附带劳动。

 (五)有的人占有大量土地,自己常年参加农业主要劳动,但主要靠雇人耕种,并不出租。这种人应定为富农。有的地方,把这种人定为家庭中有个别人参加劳动的地主成分,那是不对的。

六、中农与富农的划分

 (一)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规定:“(一)凡经常雇请一个长工者,或有其他剥削,但其剥削分量相当于雇请一个长工以下者,均不得认为富农。(二)凡经常雇请两个长工或有其他剥削,其剥削分量的总和相当于雇请两个长工以上者,一般可算为富农,但家庭消费人口多,生活并不富裕者,仍不应算为富农。(三)凡经常剥削分量在相当于雇请一个长工以上,但不到雇请两个长工者,则应仔细计算其剥削收入是否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超过者为富农,不超过者为中农或富裕中农”。有人说,雇请一个长工的剥削量也可能有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者,雇请两个长工的剥削量也可能有不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者,上述的规定是不公平的。

是的,就剥削的相对量而言,这似乎是不公平的,但是就剥削的绝对量而言,雇请两个长工的剥削量一般总等于雇请一个长工的剥削量的二倍,而剥削收入愈大,亦即所得的利润愈大,所以这一规定是公平的。

按照上述规定,凡雇请一个长工,或有其他剥削而剥削量也相当于对一个长工的剥削量以下者,均不得认为富农,对于这种家庭就不必去计算其剥削收入是否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即使超过了也不算富农。这种规定不但计算方便,而且是有意放松一部分小富农,以便更确实地保护富裕中农。凡雇请两个长工以上,或有其他剥削,而其剥削量之总和相当于对两个长工的剥削量以上者,即使这户农家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劳动力参加农业主要劳动,一般也应定为富农,只有对那些家庭消费人口多,生活并不富裕者才不定为富农。所以对于雇请两个长工以上的农户,一般也不必去计算其剥削收入是否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即使不超过百分之二十五,但其绝对的剥削量很大,生活又很富裕,也应算为富农。这也是不但计算方便,而且能够包括所有显著的富农。只有对那些剥削量在雇请一个长工以上,在雇请两个长工以下者,才需要具体计算其剥削收入是否超过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超过者定为富农,不超过者定为中农。

这样做,既减少了农村中实际计算的许多麻烦,而且一方面更切实有效地保护了富裕中农,不会把某些富裕中农定为富农;另一方面也不会把那些剥削的绝对数量更大,也确实更富的富农,反而定为富裕中农。这更符合土地改革的政策要求,根据过去的经验,也更易为农民所接受。

 (二)计算雇主对雇工的剥削,本来应该是从雇工的劳动收入中,减去雇工的工资和雇工在雇主家中吃饭的消耗(伙食),再减去雇工耕种土地所消耗的其他农业成本(种籽、肥料、农具折耗、耕畜草料等等),这样减去后的余粮就是雇主对雇工的剥削,也就是雇工劳动的剩余价值。这样的计算方法才是合乎科学的。但是,在小农经济的中国农村中,农业成本的计算是非常琐碎繁杂的,有些项目连农民自己也很难说出一个确切的数目来。为了计算方便起见,可以改为由雇工耕种土地的收获量中减去雇工的工资伙食,即以此作为雇主对雇工的剥削量,这样简便的计算方法,虽然没有减去农业的其他成本,但另一方面在雇工的劳动收入中也只算了雇工耕种土地的收获量,并未将雇工在雇主家中从事其他劳动所创造的价值计算在内,而雇工在雇主家中很少不从事其他劳动的。所以,这样简便的计算方法虽然不很完全,但与实际情况还是大致相近的。照这种简便方法来计算某农户对雇工的剥削量在其总收入中所占之百分比,其公式如下:

如果这家农户还有地租和债利等剥削收入,则在上列公式之分子分母中均加进计算;如果他同时又受别人的地租债利等剥削,则在上列公式之分子分母中均减去计算。

这是就普通情形而言,在特殊情形下,例如有些地区的圩田需要上很多肥料,成本较大,又如种植工业原料作物需要的成本也很大,也可以在雇工劳动的收获量中除减去雇工的工资伙食外,并酌量减去一部成本,然后,以其余数作为雇主对雇工的剥削量。

(三)副业劳动的收入。除掉那种偶有的而又很零碎的副业收入不便计算者,可略去不计外,一般副业劳动收入均应计算在总收入之内。例如茶农户自己种地打粮三十石,雇工种地打粮三十石,雇工工资伙食共合十五石粮,另出租土地收租粮十四石,又从事养猪等副业劳动收入八石粮,但欠债若干,每年须付债利粮十石;这家农户的剥削收入在总收入中所占之百分比是:这家农户的剥削量在雇请一个长工以上,又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故应划为富农。

(四)土地农业收入及农村副业收入以外的其他职业收入(例如有人在工厂作工的工资收入),则不应计算在总收入之内。因为,划分农村阶级成分,是为着解决土地问题,应该是根据土地农业收入和副业收入来分析判断的。如果把人们的其他职业收入也计算进去,则将混淆了农村中的土地阶级关系,而且将使农村中划分阶级的工作增加许多困难。

七、畜牧业者

有些地区的农村中,有人并无土地或仅有少量土地,自己饲养大批耕牛以之出卖或出租,作为其生活之全部或主要来源。这种人在划分阶级成分时可划为畜牧业者,他们的利益应加保护。地主自己大批养牛,出租给农民种地或出卖者,在当地农民同意之下,亦可不予没收,也不给他分地,让他继续经营畜牧。富农兼营畜牧者应加保护不动。

但是,如果有人把牛出租给农民,并由农民喂养,自己并不饲养,即是说,他并不从事畜牧,只收牛租,则是一种放债性质的剥削。这种耕牛如果是地主的,则应子以没收分配;如果是富农或债利生活者的,则按对富农和对债利生活者的债务关系处理之。

八、农村工商业家

 (一)家居农村,以雇工经营工商业(如开杂货铺、砖窑、做酒、船主等)为其生活之全部或主要来源者,应划为工商业家成分。工商业家兼有并自耕的土地不动;其出租的土地和自己不参加劳动或只有附带劳动而雇工耕种的土地,应按土地改革法第四条的规定处理之。如其家庭仍须依靠土地维持生活之一部者,可按土地改革法第十三条第四项规定的原则,酌情保留一部分。

有些地区的农村中,有以出租农用船只为其生活之主要或全部来源者,其成分应定为船主,在土地改革中,也应按工商业家待遇。

(二)农民兼营小杂货铺、砖瓦窑等或兼出租数只农船者,其成分仍为农民,其兼营的小铺等应加保护。富农兼营的工商业及出租的农船,亦应保护不动。地主的农船,则按农具没收处理之;但地主兼营的运输用的船只及其他工商业,则应保护不动。

九、渔民

沿海沿江一带的渔民常常兼有小量土地,其中自耕者,应依其生活的主要来源决定其成分;出租者,应视其出租土地之多寡而划为渔民或小土地出租者。但如占有并出租土地很多,而又有人从事渔业劳动者,应视为地主家庭中有人从事其他职业,不得认为小土地出租者。还有些人占有齐全的捕渔工具,占有较大的资本,并以剥削渔工为其生活的主要成全部来源。这种人应定为渔业资本家。渔业资本家兼有并自耕的土地不动,出租的土地和自己不参加农业劳动或只有附带劳动而雇工耕种的土地,应按土地改革法第四条处理;如果其家庭仍须靠土地维持生活之一部者,则按土地改革法第十三条第四项规定的原则酌情保留一部分。

十、国民党政府的各级负责官吏

 (一)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规定:“国民党政府中的各级负责官吏不得定为职员成分”。所谓“国民党政府各级负责官史”系指自乡镇长以上国民党各级政府中的主官(如乡镇长、区长、县长、专员等)及高级政府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如部长、司长、厅长、局长、处长等)。这些人均不得认为职员。国民党各级党部的负责官吏也同样不得认为职员。国民党的保长如搜刮贪污很多,并倚之为生者,亦得定为官吏。

(二)这些人在解放后有其他职业收入作为生活的主要成全部来源者,应根据其职业来决定其成分。但在土地改革中,对这种人应根据其在解放前的经济地位决定其阶级成分和待遇。因为土地改革中对各阶级成分的划分和待遇一般都是根据人们在解放前的经济地位来决定的。

(三)解放前任国民党政府的负责官吏,现无职业,靠占有并出租土地或雇工耕种土地为生,自己不参加农业劳动或只有附带劳动者,应认为地主或经营地主;如纯靠过去积蓄为生,并无土地者,应定为旧官吏成分。

十一、革命军人

按照关于划分农村成分的决定,构成革命军人成分的时间,应从其参加人民军队之日起算(起义部队的指战员应从起义改编为人民解放军之日起算)。革命军人本人及其家属在土地改革中均应享受土地改革法第十三条第三项的优待。但并不因此而改变革命军人原来的家庭出身。其家庭在当地解放前属于地主成分者,在土地改革中仍按地主处理,但在分地时应按土地改革法第十三条第三项的规定予以优待。

国民党政府的一般人员,起义或被人民政府留用者,自其参加人民政府工作之日起,即称为职员,在土地改革中同样按上述原则待遇。

十二、中农贫农及其他劳动人民的

阶级成分构成的时间

凡在当地解放前,就是中农、贫农或其他劳动人民,井已满一年者,即构成中农、贫农或其他劳动人民的阶级成分。

十三、工人、农民、贫民之子过继与地主、

富农、资本家为子者的阶级成分

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地主、富农、资本家与工人、农民、贫民相互结婚后的阶级成分”项内第五款“解放前工、农、贫民与地主、富农、资本家相互以子过继者,工、农、贫民之子过继与地主、富农、资本家,与其过继父母过同等生活满五年者,其成分同于过继父母”。其中“满五年”的规定,现决定改为“满三年”,以便与同项第二款工农贫民女子嫁与地主富农资本家,过同等生活满三年者改变成分的规定相一致。

十四、城镇中的农业土地如何处理?

除由省以上人民政府指定的较大城市和工业区,其郊区土地改革按政务院公布的城市郊区土地改革条例实行外,其余较小的城市和集镇中的农业土地及城关郊区的土地改革均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执行,但城市和集镇中作为建筑用的及其他非农业用的土地,均不得分配。

地主在集镇中的多余房屋,适合于农民居住者,分配给农民居住,但农民不得以之出租、出卖或拆毁;其不适合于农民居住的较大建筑,可没收归政府所有,充公共事业之用;但地主在城镇中兼营工商业所使用的房屋及出租与工商业者使用的房屋则不能视为地主多余的房屋而予以没收分配。

根据中央档案馆提供的原件刊印

 

第1:地主、富农、中农、贫农、雇农 如何界定

第2:劳动与附带劳动如何区分

第3:富裕中农如何界定

第4:富农的剥削时间与剥削分量如何界定

第5:反动富农如何界定

第6:富农应有哪些土地、房屋、耕牛、农具

第7:破产地主如何界定

第8:贫民如何界定?

第9:知识分子如何界定阶级成分

第10:游民如何界定

第11:宗教职业者如何界定

第12:红军战士中地主富农出身的分子与土地

第13:工人的家庭是富农或地主者享何种待遇

第14:地主、富农、资本家与工人、农民、贫民相互结婚后的阶级成分

第15:地主富农兼工商业者财产如何处理

第16:小手工业者、开明士绅等如何界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 

 来源:人民网   

(一九五〇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通过,一九五〇年六月三十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发布命令公布施行)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开辟道路。

第二章 土地的没收和征收

第二条

没收地主的土地、耕畜、农具、多余的粮食及其在农村中多余的房屋。但地主的其他财产不予没收。

第三条

征收祠堂、庙宇、寺院、教堂、学校和团体在农村中的土地及其他公地。但对依靠上述土地收入以为维持费用的学校、孤儿院、养老院、医院等事业,应由当地人民政府另筹解决经费的妥善办法。

清真寺所有的土地,在当地回民同意下,得酌予保留。

第四条

保护工商业,不得侵犯。

地主兼营的工商业及其直接用于经营工商业的土地和财产,不得没收。不得因没收封建的土地财产而侵犯工商业。

工商业家在农村中的土地和原由农民居住的房屋,应予征收。但其在农村中的其他财产和合法经营,应加保护,不得侵犯。

第五条

革命军人、烈士家属、工人、职员、自由职业者、小贩以及因从事其他职业或因缺乏劳动力而出租小量土地者,均不得以地主论。其每人平均所有土地数量不超过当地每人平均土地数百分之二百者(例如当地每人平均土地为二亩,本户每人平均土地不超过四亩者),均保留不动。超过此标准者,得征收其超过部分的土地。如该项土地确系以其本人劳动所得购买者,或系鳏、寡,孤、独、残废人等依靠该项土地为主者,其每人平均所有土地数量虽超过百分之二百,亦得酌情予以照顾。

第六条

保护富农所有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及其他财产,不得侵犯。

富农所有之出租的小量土地,亦予保留不动;但在某些特殊地区,经省以上人民政府的批准,得征收其出租土地的一部或全部。

半地主式的富农出租大量土地,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数量者,应征收其出租的土地。富农租入的土地应与其出租的土地相抵计算。

第七条

保护中农(包括富裕中农在内)的土地及其他财产,不得侵犯。

第八条

本法规定所有应加没收和征收的土地,在当地解放以后,如以出卖、出典、赠送或其他方式转移分散者,一律无效。此项土地,应计入分配土地的数目之内。但农民如因买地典地而蒙受较大损失时,应设法给以适当补偿。

第九条

地主、富农、中农、贫农、雇农及其他农村社会阶级成分的合法定义,另定之。

第三章 土地的分配

第十条

所有没收和征收得来的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除本法规定收归国家所有者外,均由乡农民协会接收,统一地、公平合理地分配给无地少地及缺乏其他生产资斜的贫苦农民所有,对地主亦分给同样的一份,使地主也能依靠自己的劳动维持生活,并在劳动中改造自己。

第十一条

分配土地,以乡或等于乡的行政村为单位,在原耕基础上,按土地数量、质量及其位置远近,用抽补调整方法按人口统一分配之。但区或县农民协会得在各乡或等于乡的各行政村之间,作某些必要的调剂。在地广人稀的地区,为便于耕种,亦得以乡以下的较小单位分配土地。乡与乡之间的交错土地,原属何乡农民耕种者,即划归该乡分配。

第十二条

在原耕基础上分配土地时,原耕农民自有的土地不得抽出分配。原耕农民租入的土地抽出分配时,应给原耕农民以适当的照顾。应使原耕农民分得的土地(自有土地者连同其自有土地在内),适当地稍多于当地无地少地农民在分得土地后所有的土地,以使原耕农民保持相当于当地每人平均土地数的土地为原则。

原耕农民租入土地之有田面权者,在抽动时,应给原耕者保留相当于当地田面权价格之土地。

第十三条

在分配土地时,对于无地少地人口中若干特殊问题的处理,如下:

一、只有一口人或两口人而有劳动力的贫苦农民,在本乡土地条件允许时,得分给多于一口人或两口人的土地。

二、农村中的手工业工人、小贩、自由职业者及其家属,应酌情分给部分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但其职业收入足以经常维持其家庭生活者,得不分给。

三、家居农村的烈士家属(烈士本人得计算在家庭人口之内)、人民解放军的指挥员、战斗员、荣誉军人、复员军人、人民政府和人民团体的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包括随军家属在内),均应分给与农民同样的一份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但人民政府和人民团体的工作人员,得视其薪资所得及其他收入的多少与其对于家庭生活所能维持的程度,而酌情少分或不分。

四、本人在外从事其他职业而家属居住农村者,其家属应酌情分给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其职业收入足以经常维持其家属生活者,得不分给。

五、农村中的僧、尼、道士、教士及阿訇,有劳动力,愿意从事农业生产而无其他职业维持生活者,应分给与农民同样的一份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

六、经城市人民政府或工会证明其失业的工人及其家属,回乡后要求分地而又能从事农业生产者,在当地土地情况允许的条件下,应分给与农民同样的一份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

七、还乡的逃亡地主及曾经在敌方工作现已还乡的人员及其家属,有劳动力,愿意从事农业生产以维持生活者,应分给与农民同样的一份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

八、家居乡村业经人民政府确定的汉奸、卖国贼、战争罪犯、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及坚决破坏土地改革的犯罪分子,不得分给土地。其家属未参加犯罪行为,无其他职业维持生活,有劳动力并愿意从事农业生产者,应分给与农民同样的一份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

第十四条

分配土地时,得以乡为单位,根据本乡的土地情况,酌量留出小量土地,以备本乡情况不明的外出户和逃亡户回乡耕种,或作本乡土地调剂之用。此项土地,暂由乡人民政府管理,租给农民耕种。但所留土地最多不得超过全乡土地的百分之一。

第十五条

分配土地时,县以上人民政府得根据当地土地情况,酌量划出一部分土地收归国有,作为一县或数县范围内的农事试验场或国营示范农场之用。此项土地,在未举办农场以前,可租给农民耕种。

第四章 特殊土地问题的处理

第十六条

没收和征收的山林、鱼塘、茶山、、桐山、桑田、竹林、果园、芦苇地、荒地及其他可分土地,应按适当比例,折合普通土地统一分配之。为利于生产,应尽先分给原来从事此项生产的农民。分得此项土地者,可少分或不分普通耕地。其分配不利于经营者,得由当地人民政府根据原有习惯,予以民主管理,并合理经营之。

第十七条

没收和征收之堰、塘等水利,可分配者应随田分配。其不宜于分配者,得由当地人民政府根据原有习惯予以民主管理。

第十八条

大森林、大水利工程、大荒地、大荒山、大盐田和矿山及湖、沼、河、港等,均归国家所有,由人民政府管理经营之。其原由私人投资经营者,仍由原经营者按照人民政府颁布之法令继续经营之。

第十九条

使用机器耕种或有其他进步设备的农田、苗圃、农事试验场及有技术性的大竹园、大果园、大茶山、大桐山、大桑田、大牧场等,由原经营者继续经营,不得分散。但土地所有权原属于地主者,经省以上人民政府批准,得收归国有。

第二十条

没收和征收土地时,坟墓及坟场上的树木,一律不动。

第二十一条

名胜古迹,历史文物,应妥为保护。祠堂、庙宇、寺院、教堂及其他公共建筑和地主的房屋,均不得破坏。地主在农村中多余的房屋不合农民使用者,得由当地人民政府管理,充作公用。

第二十二条

解放后开垦的荒地,在分配土地时不得没收,仍归原垦者耕种,不计入应分土地数目之内。

第二十三条

为维持农村中的修桥、补路、茶亭、义渡等公益事业所必需的小量土地,得按原有习惯予以保留,不加分配。

第二十四条

华侨所有的土地和房屋,应本照顾侨胞利益的原则,由大行政区人民政府(军政委员会)或省人民政府依照本法的一般原则,另定适当办法处理之。

第二十五条

沙田、湖田之属于地主所有或为公共团体所有者,均收归国家所有,由省以上人民政府另定适当办法处理之。

第二十六条

铁路、公路、河道两旁的护路、护堤土地及飞机场、海港、要塞等占用的土地,不得分配。已划定线路并指定日期开辟的铁路、公路、河道及飞机场等应保留土地者,须经省以上人民政府批准。

第二十七条

国家所有的土地,由私人经营者,经营人不得以之出租、出卖或荒废。原经营人如不需用该项土地时,必须交还国家。

第五章 土地改革的执行机关和执行方法

第二十八条

为加强人民政府对土地改革工作的领导,在土地改革期间,县以上各级人民政府,经人民代表会议推选或上级人民政府委派适当数量的人员,组织土地改革委员会,负贵指导和处理有关土地改革的各项事宜。

第二十九条

乡村农民大会,农民代表会及其选出的农民协会委员会,区、县、省各级农民代表大会及其选出的农民协会委员会,为改革土地制度的合法执行机关。

第三十条

土地改革完成后,由人民政府发给土地所有证,并承认一切土地所有者自由经营、买卖及出租其土地的权利。土地制度改革以前的土地契约,一律作废。

第三十一条

划定阶级成分时,应依据中央人民政府颁布的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按自报公议方法,由乡村农民大会,农民代表会,在乡村人民政府领导下民主评定之。其本人未参加农民协会者,亦应邀集到会参加评定,并允许其申辩。评定后,由乡村人民政府报请区人民政府批准。本人或其他人如有不同意见,得于批准后十五日内向县人民法庭提出申诉,经县人民法庭判决执行。

第三十二条

为保证土地改革的实行,在土地改革期间,各县应组织人民法庭,用巡回审判方法,对于罪大恶极为广大人民群众所痛恨并要求惩办的恶霸分子及一切违抗或破坏土地改革法令的罪犯,依法予以审判及处分。严禁乱捕、乱打、乱杀及各种肉刑和变相肉刑。

人民法庭的组织条例,另定之。

第三十三条

在土地改革完成以前,为保证土地改革的秩序及保护人民的财富,严禁一切非法的宰杀耕畜、斫伐树木,并严禁荒废土地,破坏农具、水利、建筑物、农作物或其他物品,违者应受人民法庭的审判及处分。

第三十四条

为保障土地改革一切措施符合于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及意志,各级人民政府应负责切实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农民及其代表有在各种会议上自由批评及弹勘各方各级的一切工作人员的权利。侵犯上述人民权利者,应受法律制裁。

第六章 附 则

第三十五条

本法适用于一般农村,不适用于大城市的郊区。大城市郊区的土地改革办法,另定之。

本条所称的大城市,由各大行政区人民政府(军政委员会)按城市情况决定之。

第三十六条

本法不适用于少数民族地区。但在汉人占多数地区零散居住的少数民族住户,在当地土地改革时,应依本法与汉人同等待遇。

第三十七条

本法不适用于土地改革业已基本上完成的地区。

第三十八条

凡在本法公布后开始施行土地改革的地区,除本法第三十五、第三十六及第三十七条所规定之地区外,均须按照本法施行。各地何时施行土地改革,由各大行政区人民政府(军政委员会)及省人民政府以命令规定并公布之。

第三十九条

本法公布后,各省人民政府应依本法所定原则及当地具体情况制定当地土地改革实施办法,提请大行政区人民政府(军政委员会)批准施行,并呈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备案。

第四十条

本法经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通过后公布施行。

根据一九五〇年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刊印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