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从1958年7月14日《人民日报》的两篇文章看社会主义革命的艰难  

2016-11-09 09:30:21|  分类: 中国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93913.com/renmingribao/

http://www.93913.com/renmingribao/1958/7/14/200091.shtml

大跃进中岂能大跃退

武邑县小麦减产58%,县委检查右倾思想,决心努力赶上

《人民日报》1958年7月14日

本报讯 河北省武邑县的党组织和人民从小麦减产的教训中深刻地认识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的伟大意义,决心急起直追,以秋季丰收弥补夏季减产的损失。

武邑县是今年河北省夏收作物产量最低的一个县。按全县小麦收获面积二十一万亩计算,平均亩产二十五点八一斤,比去年减产58%,只完成今年计划产量的21.5%;如果按播种面积三十万亩计算,单位面积产量只有十八斤。

武邑县位于河北中部平原,东临清凉江,西靠滏阳河,地下水源丰富,气候温和,全县一百二十多万亩耕地中,黑土、白土和二合土质的土地即有九十六万多亩,占耕地总数的80%左右,碱地和半碱地只有二十五万多亩,全县二十一万人口,每人平均耕地四点六亩。虽然土质不坏,但由于旱地较多,群众的粗放耕作的习惯没有迅速改变,因此,产量增长不快。但是就在这个县的鲍贤兰社今年仍然出现了亩产八百斤小麦的丰产纪录。这证明武邑县的小麦单位面积产量并不是注定不能提高的。

中共武邑县委最近召开乡社主要干部会议,对小麦减产认真地进行了检查。根据检查结果,县委领导上的右倾保守思想,是造成小麦减产的根本原因。

由于县委领导思想上轻视小麦生产,认为它是种“一葫芦打一瓢”的低产作物,多种不如少种。因此在秋季种麦过程中,县委不但没有批判部分群众的“三不种”(天旱不种,没肥不种,时间晚了不种)的错误思想,反而认为这种说法有道理。全县三十万亩的播种任务,到霜降节才种了十万亩,有三分之二是霜降以后下种的。加上天旱,采用担水浇种和稀植等原因,小麦出土以后,扎不下根去,苗小稀弱。有十多万亩因播种太晚后来受了冻害。入春不久,就毁掉了十万亩麦田。在麦田管理上,虽然县委也提出过一些措施和口号,但多数没有贯彻到群众中去。例如今年春天县委曾提出给麦田追肥,然而许多乡社干部却叫社员把肥料送到白地里。在整个麦田管理过程中,小麦的生长情况很少有人理睬。由于缺水少肥,小麦先天不足,后天失调,产量自然很低。

“唯条件论”束缚着这个县的领导思想。县委领导人员强调地薄人穷、地多(每人平均四点六亩)劳力少,易遭旱灾,耕作粗放的特点难以改变。更严重的是迷信旧时代遗留下来的“金南宫、银枣强(两个邻县),武邑一片大碱场”的说法,认为产量低是客观条件造成的,不能改变的。有些干部和群众觉得在地里花工夫不够本,不如干脆搞副业。县委不仅没有批判这种轻农重商的错误思想,反而表示同情。去年种麦时,有很多地既没翻耕,更没施底肥,用犁耩犁的办法播了种,每亩下种只八斤。由于籽种少地皮硬,播种时间晚等等人为的因素,大部麦种没分蘖,一个种粒一个穗。直到收割时,顺垅看去,麦子还不成行。小麦长得又黄又瘦的情况,县委领导同志早在自己的试验田里就发现了,并且采取了加肥、加水、多锄等措施,使小麦由坏变好。但是,他们说这只能在小片地里试验,不能大面积推广。这个县的代表也曾到全省以小麦丰产出名的安国县去参观,但代表们在安国首先不是问麦田管理的先进经验和新技术,而是先问人家每人平均多少地,用以证明本县小麦不好是地多劳力少而造成的。也有些人在参观后表示甘拜下风,说:“反正是不行了,干脆慢慢来吧!”这说明他们的“唯条件论”的思想严重到何种地步!

武邑县委领导思想上充满着畏难情绪,干劲不足,在执行党的任务时对困难考虑过多,对有利因素估计不足,缺乏向困难斗争的勇气和信心。去年秋后,当全省掀起水利建设高潮的时候,武邑县委却强调“天气冷了,物料缺乏,怕出伤亡事故”等困难,没有积极行动起来。在几个月内,全县只挖土井七百多眼,打砖井二十四眼,远远不能满足抗旱种麦和春浇的需要。当小麦返青的时候,县委提出了浇麦措施,一些有严重保守思想的人发出了“自古小麦不浇返青水”的谬论,县委马上撤回了浇麦的意见。亩产千斤的丰产麦田的任务,播种时就分配到合作社了,但县委本身就没信心完成。所以,根本没有想办法找措施,更没有过问过丰产麦的生长情况。

本县小麦减产和全省全国夏粮普遍丰收的鲜明对照使武邑县的领导和人民,真正认识了事在人为的真理。他们决心立即在全县掀起一个大张旗鼓的宣传贯彻总路线的高潮,组织全县性的大辩论,坚决粉碎“收成有丰歉,条件不一般”的唯条件论。并采取立即打机井和大搞积肥,以及加强大秋作物管理等方法,力争秋季大丰收。(文英)

 

人民日报1958年7月14日

山东各级机关进行整风补课揭露出一些窃据领导职位的反党右派集团

本报济南电 为了给贯彻执行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扫清障碍,争取整风全胜,山东省、市、地委领导机关的整风补课已经全面展开;各县领导机关的整风补课也正依据各地的具体情况,抓紧夏收夏种的间隙先后进行。

这次整风补课是以肃清右倾机会主义、地方主义、宗派主义、分散主义为中心内容;以县以上领导机关的领导干部为重点。山东省委要求,凡是过去反右派、反右倾不彻底的单位,都必须在重点补课中坚决搞深搞透。不要有一个单位、一个领导干部,在这个运动中滑过。

山东省委常委在这次整风补课中起了带头作用。半个多月来,举行了多次扩大会议,对常委委员在贯彻中央方针、政策和省委决议方面的缺点和错误,展开了严肃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各单位也都坚决贯彻了省委关于整风补课的指示。省直属的许多单位开始大都检查了执行中央和省委指示是否坚决认真,然后转到对重点人物进行批判。所有参加会议的干部都以大鸣大放、大字报的方法,摆事实、讲道理,运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既对犯有地方主义、宗派主义、分散主义等错误的同志进行了严肃的批判;也检查了自己在以往缺乏原则性,没有对这些原则性问题展开坚决斗争的缺点。

通过这次补课,暴露了山东省、市、地委领导机关一些领导干部中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省人民委员会各厅、局党组书记会议经过一个多月的批判,揭露出一个反党右派集团。这个集团的一些主要成员,反对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常常以各种借口拒绝执行中央有关部门的指示;包庇右派分子;独揽财粮贸大权,并制造财政赤字来攻击省委;在组织上自成系统,公然扬言:“省委就在省人委”,企图把他们领导的部门变成独立王国。济南市委在连日来的党员负责干部会议上,也初步揭露了前市委主要负责干部长期以来对上傲慢、对下专横,宣扬地方主义,一惯对抗省委领导,到处散播反党言论等严重错误。其他各地、市委,也都依据各自重点进行补课。惠民地委曾以相当长的时间,继续彻底地批评了前地委第一书记李峰同志反对中央和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针,独断专行的国民党作风以及搞独立王国的严重错误。泰安地委最近再次就前代理地委第一书记曹礼琴同志反对中央和毛主席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针,攻击省委“右倾”等严重错误,展开更深入一步的批判。在此以前,菏泽地委揭露了以前地委副书记兼专员扈国华为首的反党右派集团;青岛市委揭露了以前市委书记处书记孙汉卿为首的反党右派集团。其他各地委、市委一些负责干部也正在检查自己的右倾保守思想、地方主义、宗派主义等错误思想和行为。

整风补课中揭露出来的许多严重事实,使广大干部受到一次实际的深刻的教育,使大家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认真进行整风补课对保证执行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重大意义。许多干部在思想认识提高的基础上,更加坚决地投入了这场斗争。他们除在各种会议上积极发言以外,还广泛运用了大字报这一有力武器。据省人民委员会各厅局的不完全统计,一个多月来写的大字报就有一万多张。现在,山东省的整风补课运动正在继续深入发展,省委的决心是: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第一篇文章传达了这样的信息:1958年小麦减产。从建国初期走过来的人都清楚,1958年元旦时,中央只是提出了总路线,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出的农业大跃进带动了工业大跃进,1958年夏收时还没有搞人民公社。1956年开始试行的高级社已经是高度的集体经济,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只是减少乡一级的机构,设区的县撤销区政府。1958年的小麦减产,是1957年的小麦播种面积出现问题。

现在有不少人相信谣言,说1958年丰产不丰收,这是不对的。而是1957年小麦播种时,旱灾已经显现,严重影响小麦播种。那个时候,农村还没有机井,土法打井也就10米深,也没有动力抽水机,人力或畜力水车算是机械化了;黄河、海河、淮河还没有配套水利化,农业还处于靠天吃饭的时代。

大跃进时期我在齐河县,中共齐河县大事记记载,1958年1月份,已经出现年轻劳动力外流。大食堂到1958年11月9日开始,到1959年10月25日停办,总计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央提倡有条件的地方继续办好食堂,也是为了群众的生活有保障。

为了搞农田基本建设,兴修水利工程,从建国初期实行从农村抽调了大批人力物力,也给1957年秋种造成了困难。

我国的农业几千年来靠天吃饭,风调雨顺与洪涝灾害交替运行。

今天,我国的农业已经实现水利化、机械化、化肥化,旱涝保收,这都是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的社会主义蓝图带来的美好愿景。

吃水不忘打井人,今天,我国农业抗击自然灾害的能力大大加强了,绝不能忘记我们的父辈不计报酬搞社会主义建设的丰功伟绩。

从1958年7月14日《人民日报》的两篇文章看社会主义革命的艰难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从1958年7月14日《人民日报》的两篇文章看社会主义革命的艰难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中 国 水 灾 年 表(1950-1979年)

来源:泗水县水利局  作者:泗水县水利局
灾情等级说明:A-特大水灾 B-大水灾 C-一般水灾                 

年份

灾   情   等   级

灾情

统计

(农田

受灾面积)

灾  况  举  要

长  江

1950   C   B         655.9 淮河上中游大水,干流鲁台子实测洪峰流量12800m3/s,豫东、皖北地区水灾严重。淮河流域成灾农田313万hm2,死亡近千人。海河流域北部和湘、鄂、陕、黔等省局地水灾较重。
1951               A 417.3 辽河中下游特大洪水,铁岭站洪峰流量14200m3/s,辽宁、吉林2省33个县市受灾,受灾农田37.6万hm2,死亡3100人。沈山、长大铁路停运47天。鲁北德州、惠民地区同时出现严重涝灾。渭河、第二松花江和拉林河大水,部分沿河地区受淹。
1952                 279.4 七大江河水势平稳。鄂东地区、汉江下游、渭河中下游及桂北地区水灾。浙、闽沿海地区大水成灾,40万hm2农田受灾,死800余人。
1953         C   A C 718.7 辽河中下游特大洪水,铁岭站实测洪峰流量11800m3/s,27个县市受灾,死亡167人,沈山、长大铁路中断行车59天;松花江流域同时大水,哈尔滨站实测洪峰流量9530m3/s,哈尔滨市郊受淹。海河流域及黄河下游部分地区水灾。
1954   C A A B C     1613.1 该年大气环流异常,雨带长期徘徊在江淮流域,梅雨期比常年延长一个月,6、7两月大范围暴雨达9次之多。长江中下游、淮河流域发生了近百年来罕有的特大洪水,长江汉口站洪峰流量76100m3/s,最高洪水位29.73m(冻结吴淞基面),超过历史最高水位1.45m,中下游各控制站超过历史最高水位0.18-1.66m,长江干流下游大通站洪峰流量92600m3/s,7-9月径流量6123亿m3,为同期多年均值的1.7倍。长江中下游地区遭受严重水灾,湘、鄂、赣、皖、苏5省有123个县市受灾,农田受淹317万hm2,受灾人口1888万人,死亡3万余人,京广铁路100天不能正常通车。与此同时,淮河流域也发生了特大洪水,7月淮河流域出现6次大暴雨,王家坝洪峰流量9610m3/s,蚌埠最高水位22.18m,超过历史最高水位1.03m,洪峰流量11600m3/s。干流各控制站30天洪量均超过1931年。淮北大堤失守,堤防普遍溃决,淮北平原大片被淹。全流域农田成灾面积达408.2万hm2,其中以安徽省灾情最重。安徽、江苏2省死亡1930人。海河流域6-8月降雨量超过常年同期1倍以上,造成大面积内涝,农田受涝面积292.7万hm2。长江、淮河、海河三大流域本年农田受灾面积超过1000万hm2。此外,黄河中下游干流及中游支流渭、汾河和东北西辽河流域以及浙、粤、桂等省部分地区洪水灾害也较严重。
1955   B             524.7 七大江河水势平稳。鄂东各中小河流、钱塘江流域和鄱阳湖水系诸河6月同时大水,鄂、浙、赣3省部分地区遭受严重水灾,农田受淹42.3万hm2,死伤近900人。乌江、岷江、资水中下游及嫩江先后大水,沿江地区受灾较重。海河流域部分地区和皖北地区内涝较量。
1956       B   B   B  1437.7 海河全流域大水。漳河观台站洪峰流量9200m3/s,超过100年一遇,为下游河道安全泄量的6倍;滹沱河黄壁庄洪峰流量13100m3/s,而下游河道安全泄量不足3000m3/s。全流域各河决口数十处,农田受灾391.5万hm2,成灾284.4万hm2,京广铁路一度中断。淮河流域降雨过多,上游干支流以及洪泽湖、里下河出现超过1954年的高水位,部分支流漫决,淮河中下游地区内涝严重。全流域农田成灾415.5万hm2,倒房108万间,死亡1200人。松花江流域各河普遍大水,干流哈尔滨站洪峰流量12100m3/s(还原值)。黑龙江、吉林两省66.7万hm2农田受灾,死亡173人。受5612号台风影响,浙江沿海和北部地区遭受严重潮、洪灾,全省75个县市受灾,40余万hm2农田受淹,倒房71.5万间,死亡4925人,其中台风登陆点象山县灾情最惨重,死亡3403人。此外,川、陕、甘局部地区水灾较重。
1957       B C     A 808.3 松花江特大洪水,哈尔滨站洪峰流量14800m3/s(还原值),全流域农田受灾93万hm2,受灾人口370万人,经济损失2.4亿元。淮河流域沂、沭、运、潍河及沙颖河、贾鲁河、涡河同时大水,造成鲁、豫、苏3省较严重水灾,农田受灾面积达397.1万hm2。其中山东省灾情最重,仅临沂、济宁、菏泽3个地区统计,成灾农田达133.6万hm2,倒房260.5万间,死亡1070人。津浦铁路一度中断。黄河中下游部分地区水灾。川、黔、陕、甘、粤、浙等省局地洪灾较重。
1958         A       427.9 黄河中下游特大洪水,黄河三花区间干流和支流伊、洛、沁河洪水遭遇,干流花园口实测洪峰流量22300m3/s。这次洪水对黄河下游威胁很大,横穿黄河的京广铁路桥交通中断14天。黄河滩区和东平湖区受淹村庄1708个,淹没耕地20万hm2,倒房30万间。新疆库车山洪暴发,县城被冲毁,死亡580余人。浙、闽、粤沿海和汉江中下游、晋南、豫北地区水灾。 
1959 C               481.3 福建、广东、广西3省区5-7月持续多雨,造成较严重的洪涝灾害。其中广东东江发生了近百年来罕见的特大洪水,博罗站洪峰流量12800m3/s,沿岸90%以上堤围溃决,沿江9个县、15.9万hm2农田受灾。福建省水灾损失也较大,全省农田受灾15.2万hm2,死亡895人。华北北部连降暴雨,河北省内涝较重;辽西沿海各河普遍发生仅次于1930年的大洪水,绥中县大风口等4座中型水库在施工中遇超标准洪水漫坝失事,死亡707人。川、黔、甘、湘等省局地洪灾。
1960             B C 1015.5 太子河特大洪水,辽阳站洪峰流量18100m3/s,浑河、鸭绿江同时大水,辽河中下游一片汪洋,辽阳、本溪等工业城市被淹。辽宁、吉林2省25个县市受灾,淹没耕地28万hm2,死亡2414人,长大、沈大铁路中断。松花江下游也相继大水,佳木斯站洪峰流量18400m3/s,为1939年有水文记录以来最大值。黑龙江省东部水灾较重,受灾农田40万hm2,死亡121人。江苏沿海台风暴雨,南通等5个地市涝灾严重,农田受灾52.7万hm2,死亡193人。受台风影响,浙、闽、粤、辽、鲁沿海潮、洪灾较重。此外,川西、安徽沿江及山东沂、沭河上游地区水灾。
1961   C       C     891.0 徒骇、马颊河大水,堤决62处,鲁北地区倒房70万间,死亡1160人,直接经济损失1.5亿元。浙、闽、粤3省部分地区台风暴雨成灾,倒房24万间,死亡937人。四川岷、沱、涪江大水,岷江高场站洪峰流量34100m3/s,沿江地区受灾较重。黔、湘、鄂、陕等省局地水灾。 
1962 C   C     C C   981.0 滦河中下游、西辽河和大凌河特大洪水,河北、辽宁、内蒙部分地区水灾较重。赣江中下游、闽江上游和湘、资、沅、澧四水及西江下游同时大水,湘、赣、闽、粤4省水灾严重。浙江全省和江苏太湖地区普降台风暴雨.,江、浙2省农田受灾94.5万hm2,倒房6.4万间,死亡286人。雅鲁藏布江中游大洪水,沿江部分地区受灾。黑龙江中部、山东大部涝灾。
1963       B   A     1407.1 海河流域8月初发生了一场连续7天的特大暴雨,暴雨区主要在海河南系,暴雨中心内丘县獐犭么站7天降雨量达2050mm,为我国大陆最高记录,造成海河流域特大洪水。大清、子牙、南运三大水系同时出现大洪水,其洪水总量达330亿m3。经调查估算,同时漫过京广铁路的最大流量达43200m3/s。下游平原造成严重洪涝灾害。据统计,海河流域有104个县(市)受灾,其中35个县(市)被淹,36座县城被水困围;刘家台等5座中型水库垮坝,三大水系主要河道决口2396处,滏阳河堤全长350km全部漫溢,溃不成堤;京广铁路被冲毁75km,中断行车27天。全流域淹没农田440万hm2,减产粮食30亿kg,倒房1450万间,受灾人口2200余万人,死亡5600余人,直接经济损失达60亿元。经大力抢险及适时调度,才保住了天律市和津浦铁路的安全。此外,淮河流域发生特大涝灾,农田受灾面积超过666.7万hm2(1亿亩)。浙、闽沿海部分地区台风暴雨洪水成灾,农田受灾51.3万hm2,死亡293人。川、黔、湘、鄂、粤、桂等省局地水灾。
1964 C   C C C B     1493.3 海河、淮河流域严重涝灾,冀、豫、鲁、皖、苏5省农田受灾面积达1113万hm2。山东莱州湾风暴潮灾,潮水涌入内陆20-30km,沾化等10余县受灾,淹没耕地7.7万hm2,死亡148人。北江、东江及珠江三角洲大水,26.7万hm2农田受灾。此外,黄河上游、嘉陵江上游、汉江上游及长江中游干流先后大水成灾。
1965       C         558.7 淮河流域多雨,安徽、江苏两省北部及河南大部出现严重涝灾。受6513号台风影响,浙南、闽东和苏北沿海暴雨洪水成灾,损失严重。雷州半岛沿海风暴潮灾,电白县水东镇几乎被海水淹没。陕南、川东北和黑龙江东部、吉林东部局地水灾较重。 
1966 C C             250.8 澜沧江、金沙江发生有实测资料以来最大洪水,金沙江屏山站洪峰流量29000m3/s,长江上游干流出现高水位。云南28个县市受灾,冲淹农田1.9万hm2。东江上游和北江大水,沿江部分地区水灾。福建霞浦风暴潮灾,40个村庄被冲毁,死127人,伤811人。晋、湘、赣、皖、苏、浙等省局地水灾。
1967                 259.9 七大江河水势平稳,黄河上游沿河及川、黔、湘、赣、浙、陕、青等省部分地区水灾。全国洪涝灾害较轻。 
1968 B C C B         267.0 珠江和闽江、湘江、赣江6月中下旬相继发生大洪水,闽江竹岐站洪峰流量29400m3/s,湘江湘潭站洪峰流量20300m3/s,赣江外洲站洪峰流量20100m3/s,珠江三角洲增江、潭江等出现历史最高水位。珠江流域及湘、赣、闽等省遭受较严重洪涝灾害。淮河干流上中游特大洪水,王家坝洪峰流量17600m3/s,蚌埠站以上行洪区大多被使用,淮滨县城被掩,豫、皖2省受灾农田50.7万hm2,死亡374人。此外,广西左、右江和郁江8月大水,南宁市防洪堤决,部分市区受淹。长江上游出现较大洪水,寸滩洪峰流量65300m3/s。 
1969     B C         544.3 长江中下游及淮河支流史、淠河大水,鄂、皖两省严重水灾。淮南山区佛子岭、磨于潭2座大型水库出现严重水情,一度漫坝。新安江、分水江流域及嫩江中游先后大水,嫩江江桥站洪峰流量10600m3/s,浙西、皖南山区和黑龙江省部分地区严重水灾,滨洲铁路中断行车一个月。山东莱州湾风暴潮灾,最大增水3.77m,为世界温带风暴潮最高记录。潮水涌入内陆30-40km。粤东沿海严重风暴潮灾,死亡954人。此外,浙、闽沿海也出现较严重风暴潮灾。 
1970                 312.9 七大江河水势平稳,川、黔、苏、鲁、豫、粤、琼、辽、吉等省局地水灾。全国洪涝灾害较轻。
1971                 398.9 七大江河水势平稳。山西运城、临汾、晋东南等地山洪暴发,淹死276人,同蒲、石太铁路一度中断。浑河、太子河大水,中下游局部地区水灾。海南岛、雷州半岛和广西南部沿海风暴潮灾。川、黔、滇、浙、苏等省局地水灾。
1972       C         408.3 淮河流域多雨,皖北、豫中、苏北及鲁南地区涝灾。北京北部山区暴发山洪泥石流,死亡47人。浙、粤、琼沿海局地水灾。
1973     C           623.5 长江下游干流大水,大通实测洪峰流量70000m3/s,沿江水灾较重。钱塘江、闽江、北江、东江和韩江相继大水,浙、闽、粤3省部分地区水灾。海南岛9月受台风袭击,全岛死亡903人,伤1955人。甘肃庄浪县李家咀水库遇超标准洪水垮坝,死亡580人。
1974       C         643.1 淮河流域的沂、沭河,潍河及海河流域的徒骇、马颊河同时大水,山东潍坊、临沂、德州和江苏徐州、淮阴地区严重水灾,133.3万hm2农田受灾,倒房88万间,死亡262人。陇海铁路一度中断。汉江上游9月大水,石泉、安康等沿江县受灾较重。浙、沪沿海严重风暴潮灾,钱塘江100多km海塘被毁,上海市区部分工厂进水。
1975     C A         681.7 淮河上游支流洪汝、沙颖河特大洪水,板桥、石漫滩2座大型水库溃坝,冲毁房屋560万间,淹死26000人,京广铁路中断行车18天。清江及汉江中游两侧中小河流大水,鄂西地区26个县市受灾,农田受灾20万hm2,死亡677人。嘉陵江下游10月发生自1939年有实测记录以来第2位大洪水,北碚站洪峰流量37100m3/s,沿江部分县市受淹严重。此外,湘江、赣江和闽江4、5月相继出现较大洪水,沿江部分农田受灾。
1976 C   C           419.7 湘江流域大水,干流湘潭站实测洪峰流量19300m3/s。湖南省31个县市受灾,20万hm2农田被淹,死亡155人。珠江流域大水,沿江和三角洲地区水灾较重,梧州部分市区被淹。黄河中上游陕、甘2省部分地区大水成灾。
1977         B C     909.5 黄河中游支流延河、北洛河、泾河中下游及长江上游支流嘉陵江同时大水,延河甘谷驿站实测洪峰流量9050m3/s,重现期在100年以上。黄河潼关站洪峰流量15400m3/s,为有实测记录以来最大值。陕北延安地区和川东北局部地区严重水灾。延安市被淹。冀东平原和太湖流域涝灾较重。山西的晋中、吕梁,内蒙古的乌审旗,青海的德令哈及甘肃的武威等地水灾。
1978                 282.0 七大江河水势平稳。川、黔、粤、挂、湘、甘等省局地水灾,全国洪涝灾情轻微。
1979 C               677.5 广东东江支流西枝江特大洪水,中下游堤围全线崩溃,惠东县城和惠州市区被淹,惠阳地区农田受灾6.8万hm2,死亡151人。海河流域北部、滦河下游及洞庭湖区大水成灾。图们江、鸭绿江上游大水,沿江部分堤防溃决。

过去说三年自然灾害,其实,自1952年开始,旱涝灾害逐年加重,到1961年达到一个峰值。除此以外,还有抗美援朝、屯垦戍边、兴修水利,抽调了大量人力物力,大炼钢铁仅是一个插曲。各种因素叠加,给国民经济造成了暂时困难。

建国初期,农业落后的标志是:农业靠天吃饭,没有机械,没有电力,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

  网文:

一九六三:洪水淹北京

北京城里上一次发大水是在什么时候?1963年。

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沿着太行山东侧席卷河北,并由此引发了数百年不遇的海河大水。保定频频告急,天津危在旦夕。今天的人们怎能想象,北京城里城外也曾汪洋一片。

正是因为那年的大水,北京有了自己的“市区防洪排水标准”。这套标准一直沿用至今。

一个水患频频的北京

翻开北京城的历史,这座干渴的城市确曾有过湿漉漉的一页。

北京地处华北平原最北端,北与蒙古高原接壤,西与黄土高原毗邻。这里四季分明,年降水量适中,但雨量分布很不平均。根据近百年的气象资料统计,七成的雨量都集中在7、8、9三个月里,且丰水年雨量高达1406毫米,枯水年则只有242毫米。

这种气候再加上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势,为流经北京的主要河流塑造出不羁放纵的性格。永定河哭笑最无常,它常常裹挟着大量黄沙和泥土,一泻千里冲进北京,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到处横冲直闯。随着城市发展,永定河上游植被遭破坏日益严重,泛灾年份逐年递增。每到这个时候,与永定河同属海河水系的潮白河、拒马河、句河等天然河流以及人工河道往往助纣为虐,同时发水,致使北京城里水患频频。

 据史料记载,元朝统治的98年间,北京有48个年份发生了轻重不同的水灾,平均不到两年就有一次。根据著名气象学家竺可桢先生的论述,当时中国正处于温暖期向寒冷期的缓慢过渡,容易引发水灾。到了明代统治的276年里,北京地区的水灾年份共有104个,平均每三年一次。从1644年至1911年,清代统治的268年间,有128个水灾年份,平均两年即有一次。清顺治十年(1653年),“淫雨数月,都城内外,积水成渠,房舍颓坏,薪桂米珠”;嘉庆六年(1801年),永定河、拒马河河水暴涨,“西山诸山水同时并涨,浩瀚奔腾,汪洋汇注,漫过两岸石堤、土堤,开决数百丈,下游被淹者九十余州县”……到了民国年间,也有大小不同的17次水灾发生,最大的一场发生在1939年。听很多上岁数的老人说,那年的雨下了整整40天。

新中国成立以后,北京仍有较为严重的水患发生。尤其是在上世纪50年代,防汛排涝救灾一直是北京市每年夏季的头等大事。但从1959年的大雨过后,北京地区一连干旱了3年,直到1963年。

山雨欲来

人们原本以为,1963年会有个好年景。

    三年自然灾害刚过,人们刚把注意力从政治运动转移到农业生产上来。生产积极性在郁积了好久之后,一下子从人们身体里迸发出来。路边也好,沟边也好,水边也好,忍饥挨饿两三年的人们在任何有土的地块上都种上了花生、老玉米。大家还给这些地方起了个名字,叫“拾边儿地”。那年老天爷也帮忙,雨水很足,庄稼长得好,四处洋溢着丰收在望的喜悦。

  8月1日,《天津日报》第三版左下角登载了一则小消息,标题是:8月中旬将有大雨。这条消息并未引起足够的注意。但大雨说来就来了。8月1日大雨从淮河上游地区移至海河流域,暴雨的主要路径由河南省南阳起,经许昌,到了河北省邯郸,路经区域都发生特大暴雨,24小时降雨量达到950毫米。

 2日,北京房山开始下雨。4日,北京城里也下了一场雨,雨量不算大,时而下,时而停,人们也不太在意。

8日一大早,北京又开始下雨。那阵子正值党中央、毛主席提出“干部也要参加劳动”的倡议,市属各区各县正在积极组织区县、公社、大队的三级干部大会,认真讨论学习。十渡镇的各级干部也都冒雨赶到县上开会去了。

 雨沥沥啦啦地下,十渡山上开始出现小小的洪流,顺着山体缝隙汩汩地往下流。没有人通知,也没有人组织,但祖祖辈辈居住在拒马河边的十渡镇人觉得不对劲儿了。常年看天吃饭的农民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他们开始往高处的亲戚朋友家搬迁。

城里也是一样,雨下了一天。按照西城区德胜门附近松林闸水文观测站的记录,下午6时,降雨量达到50毫米,夜里12时超过100毫米。雨水不小,甚至冲垮了德胜门附近一段城墙,但总体态势还算平稳。

 真正的危机,在于北京城里已是沟满壕平,蓄水量几乎达到极限。而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雨正趁着夜色,悄然袭来。

城、近郊区全线告急

入夜12时,雨量骤然增大。

 松林闸水文站的雨线清晰地记录着突如其来的变化:原本走势平缓、徐徐上行的雨线突然间陡峭起来,仿佛被什么力量给硬生生地拽了上去,与原先的路径几乎构成了一个大直角。老人们说,从那时起,雨不是下的,而是倒的。到9日早上8时,松林闸地区的24小时降雨量就达到了325毫米(24小时以内降水量超过200毫米叫做特大暴雨——编者注)。

 但最大降雨还不在西城区,而在朝阳区。来广营地区24小时降雨量为464毫米,超过北京市平均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二;朝阳区气象站监测到的雨量为404.2毫米;酒仙桥为400.7毫米。

 从8日早8时到9日早8时,北至昌平沙河、东至朝阳楼梓庄,包括整个城区在内的900平方公里土地上,24小时平均降水量达到300毫米。

 城区、近郊区河道漫溢,全线告急。护城河水位迅速拉高,超过历年最高水位。东南护城河水位超出附近地面1米,成了罕见的地上河。与护城河连通的93处下水道中,62处被水淹没。洪水顺着下水管道灌回下水口,一股冲劲居然把前三门大街的下水道铁盖顶起老高,而后甩在一边。

护城河以内,600公顷的积水面积无法下泄,就好像在城区里凭空添了三个颐和园昆明湖的水面,积水深度达到0.3米至1.5米。天桥、永定门一带逢雨必涝,自然是积水重灾区。

据统计,城区和近郊区总共倒塌房屋11016间,危险房屋20913间。公房漏雨305222间,庭院积水775处,影响住户8067户,总计4万余人。

东西长安街、新华门附近、王府井南口、交道口、新街口南大街、北河沿大街、永定门内大街、朝阳门内大街、广渠门内大街等城中心的几条主干道积水达半米以上。市内公共交通全部瘫痪,无轨电车自8日下午就停运,至9日上午仍未能开动。市内56条公交线路,全部停驶和分段停驶的有36条。

据说,暴雨时,正值党和国家领导人要在中南海接见某国青年代表团,车队行至新华门附近时再也无法前进,最后不得不出动警卫部队将车推进新华门,才使接见照常进行。

 护城河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长河从白石桥到西直门桥全线漫溢,动物园被淹。幸亏,动物园的排水系统比较好,大水很快就从虎山旁边的出水口流走了。

莲花河的河堤决口,洪水围困住市商业局所属的马连道仓库。莲花河北岸的居民,住房被莲花河洪水淹没,许多人只好打着伞站到了马路上。

暴雨中,全市共有295家工厂生产受损,全部停产的达到85个。清河三个毛纺厂和清河粉丝厂被水浸泡得最为严重。全市工业损失在1000万元以上。农业方面,朝阳、海淀、丰台3个近郊区淹地30万亩,成灾9.8万亩,损失蔬菜1亿斤、粮食1000万斤。死亡35人。

战洪图

面对百年一遇的暴雨,北京全力以赴。

 8日下午,房山紧急停止了正在召开的三级干部会,让在县里开会的干部回去指挥抗洪抢险。但拒马河、大石河水位已开始猛涨,拦住了干部们回乡之路。北京铁路分局紧急调出一辆混合列车,却派不出列车员。当时19位刚到北京的石家庄车务段列车员正在公寓休息,听到这个情况,马上冒雨出发,将临时列车开到周口店。600多位干部和赶去抢险的人通通上了火车。

翻开当年的《北京日报》,8月9日第2版头条新闻标题是:紧急行动起来,迎战暴雨洪水。

此时,房山已经动员组织起5万多干部、群众,先后加固、加高堤埝110余处,长达1.3万米,安全转移305户、1390人。朝阳区政府抽调力量,在威胁城区安全的南护城河左安门、东护城河东直门两个险段现场成立抢险指挥部,组织了1000多人的防汛抢险队伍,分别筑起两条400多米长的土围堰,挡住了将要漫溢的护城河,保住了城区。

  《北京晚报》8月9日头版头条大标题:雨大斗志高,奋战不辞劳。2版标题:英勇战洪流风格高尚,昨天大雨中佳话频传。字里行间,透着千军万马战洪图的激情与豪迈。各行各业的人们坚守岗位,谱写出一曲雨中赞歌。

永定河出现4年来最大洪峰,河水急速向下游倾泻,7名水文哨兵坚守在岸边,数小时内发送一百余封水情电报。

马连道仓库被水围困,商业局的干部职工奋战一昼夜,用了3000多条沙土袋,将88栋库房门堵住。

 天桥煤场的工人刘宝棠冒着雨给35户居民送去了3800斤煤球和120斤劈柴。

连接海淀与青龙桥电路的一根电线杆被水冲歪,北京供电局配电工区检修一班工人坐着抢修车直奔海淀后街西口,而这时他们已经连续奋战了9个小时。

地下阴沟又脏又臭,但北京印刷厂的职工顾不上考虑,直接用手掏挖,积水被排走,7万多本教科书就此保全下来。

近郊农民冒雨赶了十多里路,将12万斤蔬菜送进菜站,他们知道雨水多蔬菜不易保存,所以早就把有斑点、质次的菜全部挑拣出来留下自己吃,把好菜运进城。

  当位于清河镇的北京市敬老院被洪水包围时,解放军空军某部两个单位的军官、战士和中国人民公安部队学院的干部、学员近1000多人火速赶来,坚持奋战五六个小时,才把老人们送到安全地带。

9日上午10时左右,暴雨逐渐小了下去。处于上游地区的河水、积水开始慢慢下降。而泄水集中的下游地区反倒面临着更大的考验。

 楼梓庄是朝阳区流水的下端,地处温榆河、坝河和北运河之间,地势低洼。

 9日下午,几条河流全线漫堤,楼梓庄地区的5个村子和一个农场全部被淹,交通断绝。

 10日下午 5时左右,北京空军部队一架运输机起飞,载着1200多公斤熟食和药品,朝着楼梓庄飞去。这些熟食是东城区食品加工厂和朝阳区7家饭馆在短短两个小时就准备好的,朝阳区卫生部门送来了药品,王府井百货大楼送来塑料布包装药品,粮食局送来麻袋包装食物。

准备分洪

大雨中,有一个地方的人们,比在雨中抢险的人还要紧张。

当时,在木樨地以南、会城门那里有一座不怎么起眼的二层小楼。小楼二层北边房间是行政办公室,中间是电话总机房,南边的几间屋子就是北京市市政管理工程处河道管理所的办公地点。

北京城近郊区主要排水河道有四条:清河、坝河、通惠河、凉水河,它们的小支流有30多条。每到汛期,这些河道里的水怎么调配,从哪里排,排多少,都归河道管理所负责。

 李裕宏当时28岁,是河道管理所的一名工程技术人员。各处水文站观测到的雨情和水情通过一条条电话线,迅速汇集到管理所。这些数据就成为水闸是开是关的重要依据。水闸的一开一关、一升一降之间不仅关系着水势,更关系到河道两岸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

 李裕宏清楚地记得1959年水灾中发生在右安门闸的那场冲突。当时为了保住右安门闸以东的东南郊工业区,西来的洪水被右安门水闸死死挡住,向西南漫溢,近郊区农户家里的洪水都上炕了。乡民们不干了,举着铁锹就凿开了水闸。后来还是市领导赶来做工作,才将群众情绪安抚下去。

1963年依然危机重重。“通惠河的水位一点点地涨,高碑店闸也跟着一点点地提高,下游的压力一点点地增大。完全顾不上下游了。”李裕宏知道,高碑店闸的水位无论如何也不能超过31米。“如果超过31米,河水就会淹了东郊热电厂。全北京供电当时全靠它。”幸运的是,在距热电厂取水泵不足半米的时候,高碑店闸的洪水位停止了上升。玉渊潭闸水位也在逼近最高限水位的最后一刻降了下来,没有分洪。

催生城市防洪排水标准

如今,北京城里再也找不出1963年8月份大水的痕迹,不过,它却以另外一种方式深深地印刻在我们的城市生活中。

 大水过后,市规划局、设计院、勘测处、河湖管理处等部门的130位技术人员组织起来,在城近郊区搞了一次水情、灾情调查。

1963年,北京市河道排洪能力比现时低很多。永定河左堤只能防御15年至20年一遇的洪水,温榆河也只能排除20年一遇的洪水。市区内部的主要排水河道通惠河、凉水河、清河、坝河泄洪能力很有限,只能对付日降雨量在100毫米至150毫米的雨水。一批河道旧建筑、临时性低标准建筑阻水严重。据调查,市区河道上有桥梁255座,发生阻水的有96座。再加上城里引水、排水不配套,上下游河道宣泄能力不配套,许多地区的下水道还是明清时修建,出现问题自然是在所难免。

 根据调查的结果,市规划局在1964年向市里提交了一份北京“市区防洪排水规划报告”。

这是北京市第一次有了自己的防洪排水规划,也是北京市第一次提出防洪排水标准。

按照规划,拟定用1963年酒仙桥一带暴雨中心420毫米的日降雨量,作为城市河道的防洪标准,这个标准相当于百年一遇。至于城市河道的排水标准,则按照彻底解决1963年暴雨时城区的积水问题,拟定城市河道排水标准采用20年一遇的频率,相当于6小时降雨150毫米,日降雨量225毫米。此后,北京市所有河道、建筑物的建设都遵照这个标准执行,直至今天。

这份“规划报告”还提出了城区防洪系统工程,一共分了五期。一期工程开始时,北京特意从天津调来了“北京号”挖泥船。大铁船已经运送到京,就等着重新组装,好正式开工。这时,“文革”开始了。所有的工程停滞下来。

 1974年,北京市给中央打了报告,将防洪工程再次提上日程,并从中央得到了6亿元资金和物资的支持。1975年开始,北京疏浚了坝河及其支流北小河,新辟了北护城河向坝河分流的分洪道,1978年至1984年间,先后疏浚了清河及其支流万泉河、小月河,以及北护城河。

 百分之一的可能

40多年过去了。今天的北京,成了一个严重缺水的城市。海河也再没发过大水,这与全球气候大背景关系很大。

上世纪70年代后期,全球变暖的影响加剧。北京地区从1981年至2000年的常年气温平均值,要比1951年至1980年高出1摄氏度。降雨量则与此成反比,下降了10%。

1997年以来,北京持续干旱。

2005年,北京市首次提出变“防汛”为“迎汛”。

但这是否意味着北京不会再遇到大雨成灾的情况?谁也不敢这么担保。而如果真的迎来“63?8”那样的大雨又会怎么样?专家们表示:情况会比1963年更糟糕,因为那时的北京远没有今天这么多的建筑物,也没有这么多的硬化地面。

 2004年7月10日,北京降了两小时暴雨。每小时降雨量仅为40毫米至50毫米,但已足以造成市区交通大瘫痪。2007年8月6日,北京降雨,安华桥下水没车顶,三环此路段双向交通因此中断4小时。这也是继8月1日晚以来今年北京市第二次出现极端降雨天气。局地暴雨和日益增多的极端天气正使我们这座城市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北京市水务局的老专家刘延恺认为,现代城市必须提高集蓄雨水的能力,以防出现城市型洪水。

1963年那场大雨西南低涡直接穿过北京的天气条件非常少见,百年不遇。但是,专家们也说,百年一遇,不是一百年才遇到一次,而是每年都有百分之一的几率遇到。

  一九六三:洪水淹天津  

47年前,即1963年夏季,九河下梢的天津,经历了一场严峻的防汛抗洪斗争。是年8月上旬开始,上游大量洪水迅猛下泄,市内各条河水猛涨,天津市和津浦铁路面临极大威胁。在市委紧急动员下,全民投入防汛抗洪。

时时刻刻

关于1963年海河大水

降雨从当年8月1日开始,10日终止,绝大部分暴雨集中在2日到8日。7天累积降雨量大于1000毫米的面积达15.3万平方公里,相应总降水量约600亿立方米,洪水径流量也达到了300亿立方米。

暴雨造成海河上游40多条支流相继山洪暴发,漳卫、子牙、大清河同时发生大洪水。大小支流频频漫决,一批中小型水库纷纷垮坝失事,洪水通过京广铁路进入平原地区,直逼天津城。

1963年海河洪水,总计淹没农田6600万亩,减产粮食30亿公斤,棉花250万担,倒塌房屋1450余万间,冲毁铁路75公里,直接经济损失约60亿元,相当于当年河北省(包括天津市)一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5倍。此外,国家为救灾、恢复各类设施增加开支约10亿元。

在洪水过去不久的1963年12月17日,毛泽东主席题词“一定要根治海河”。

从1968年到1972年开始了根治海河的高潮,主要是开发疏浚了5条骨干河流,特别是入海通道。与此同时,加固了整个干流中枢的堤防,提高堤防能力;新开辟了26处蓄滞洪区,基本上形成了一个由水库、河道、蓄滞洪区组成的较为完整的防洪体系,实现了分期防守、分流入海。

危机现场

亲历地点:独流减河

任务:防汛护堤

那年我18岁,在天津一家大型商场财会科工作。单位紧急调集中青年男职工100多人,组成防汛连队奔赴抗洪前线。

我所在连队百余人,背行李,扛铁锨,按番号集结到郊区铁路一小站,陆续登上铁闷子货车,连夜开赴静海独流车站。下车后,大队人马步行到独流减河左堤指定镇守区段时,天色已大亮。只见河水暴涨,河水距堤坝不过一米多,隔河看不清对岸。各单位防汛连队分别在堤上安营扎寨,吃的是大饼咸菜,喝的是烧开的河水,睡在半露天帐篷里。当年有4万防汛大军坚守在独流减河堤岸上,昼夜加高加固堤埝,与洪水作顽强斗争。

长堤一侧是暴涨的洪水,另一侧是十几米深的洼地,隔着一排杨柳林,是一望无际的农田。防汛任务是:昼夜不停地挖土挑土运土,抢修堤岸。几天后,手磨出茧子,肩压出肉垫,一掘锨挖下去,就能发现一两条蠕动的草蛇。堤埝在高水位浸泡和压力下已变得松软,渗漏、滑坡、塌陷等险情极可能随时发生。我们在独流减河防汛大堤上披星戴月,坚守了五十天。那年月,公家仅发给每人一顶草帽和一个垫肩,至于工作服、加班费、误餐费、营养补贴、慰劳礼金之类,一概没有;那时人们根本没有上述概念,只知努力工作。

修河打堤的累活,大饼咸菜的饭食,席地幕天的起居,都不在话下!但时间一长,整天面对杳无人迹的大河长堤,枯燥的寂寞令人难以打发时光。排长老杨,新婚不久。一天收工,坐在河边洗脚。他忽然抬起沾满污泥的右脚,哈哈大笑:“我左脚洗了两遍,擦了两遍,右脚却忘了洗!”身旁人笑着说:“你小子是想媳妇儿了!”引起哄堂大笑。在大堤防汛守卫几十天,见不到一位女性,你就是光着半个腚干活,也毫无挂碍。一天傍晚,一位村姑骑车途中车带慢撒气,找到防汛帐篷借气管子打气。连部一位大哥抄起气管子,主动帮她打气,很正常的举动,却引起大家一片笑声。

一天晚饭后,大家三五成群坐在堤岸休憩。忽然看到一辆吉普车从远处颠簸驶来,停在不远处,车里走下两个人。大家认出来了:身材修长的中年人是天津市委第一书记万晓塘同志,身后跟着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万书记向大家挥了一下手,面容严峻,边走边向河心眺望。

转天凌晨,远处几声炮响。原来独流减河右堤被扒开三个口门,分洪引泄,将洪水分别泄入团泊洼、白洋淀、东淀和文安洼。后来得知:为确保天津市和津浦铁路的安全,静海县和大港区承担了泄洪任务,那里受灾严重。

进入8月下旬,分流泄洪与涌来洪峰鏖战斗法,此消彼长,形势稍缓。市里组织文化演出团,深入防汛一线慰问抗洪大军。我们欣赏到董湘昆的京东大鼓和天津人艺歌舞团李维熹等男声四重唱等精彩节目。直至9月中旬,巨洪泄入渤海,天津市防汛抗洪取得最后胜利。

9月下旬,防汛守堤大军奉命撤离,返回单位。

1963年特大暴雨引发的洪水(图)

燕赵老年报

从1958年7月14日《人民日报》的两篇文章看社会主义革命的艰难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飞机向天津空投救灾物资

1963年8月,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沿着太行山东侧席卷河北,并由此引发了数百年不遇的海河大水。本文是河北作家尧山壁根据回忆记录下的当时的状况。

暴雨来袭

1963年,我正在邢台县工作。8月2日吃罢早饭推出自行车,后尾架上绑好行李,准备回到包村点上去。突然头顶一声炸雷,大雨点子鞭炮一样响起来,雨帘白帐子似地封住了门窗。到第三天县委召开紧急会议,通报东川口水库垮坝,洪水闯进市区,不少街道水流成河,城外农村情况不明,肯定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县委马上组织抗洪抢险队,开赴城东几个公社。

那时我大学毕业,试用期刚满,不识水性,但血气方刚,就报了名,没回机关,拿了根竹竿儿就随队出发了。出了邢台市,头上瓢泼大雨,眼前白茫茫洪水,高粱玉米顶部的叶子漂在水上,随风跳动。公路上齐腰深的水,人被浪头打得跟斗趔趄,还得两眼紧盯眼前的两行树,不敢偏离中线,稍不留神就会滑进路旁的深沟。两个小时急行军到达东汪公社,我被分派到黄家屯,一片房倒屋塌,只剩下几座砖房子,孤零零挺立水中,几个不知愁的半大小子还坐在房檐上涮脚丫呢。我们把老弱病残安置在高房上,组织青壮年在水溜上拉了几道绳索,扯着它们下水捞东西。大到梁檩、箱柜,小到被褥、脸盆,形形色色,花花绿绿,还有不少活的鸡鸭猪羊。我负责登记造册,上缴公社,等人认领。

三天后洪水泻下,社员们眼睛都瞪直了,好好的稻田压上一层厚厚的沙子,起伏的沙丘像一座座坟头。号称北国江南、鱼米之乡的东汪,一下子变成了沙漠。沮丧的社员们顾不上挖掘瓦砾下的粮食,守着“坟头”哭叫起来。我和其他社员一样三天水米没进口,可面对空投下来的大饼却没有一点胃口。

1963年的暴雨,是20世纪中国最大的暴雨。8月2日至7日,内丘县獐么水文点测量,降雨2050毫米。这是个什么概念?当时当地平均年降雨量是500毫米,就是说四年的雨水集中在五天一下子倒下来了。河北省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四个地区的本部山区,共降水570亿立方米,雨大而急,来不及渗漏排洪,产生302亿立方米的洪水,整个八百里太行连成一个特大的瀑布。洪水横冲直撞,5个中型水库、100座小型水库垮坝,1000处河道决口。子牙河洪水流量每秒7.8万立方米。这又是什么概念?1937年蒋介石炸开黄河,花园口的流量是每秒2.33万立方米。一夜间,河北省的海河水系一跃成为中国的第一大河了。而长江和黄河都有5000公里的流程,我们的海河全长仅为70公里,它的流域是个扇面,漳卫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和北三河五大支流,最长也不过几百公里。坡陡水急,倾泻而下,所以汛情万分紧急。

保卫天津

河北人民全体动员起来了。滏阳河中上游的隆尧县大张庄党支部书记张墨林领导群众打了三道护村埝,冲了一道再打一道。供销社仓库被淹,他高喊:“先抢救国家的,后抢救自家的。”发动百十名劳力投入战斗。有人传话,他家的房子要倒,他不为所动。再传妻子要生小孩,他回去搭了个席棚又急忙赶回,一直干了三天三夜。供销社贵重商品都抢救出来了,家里妻子断了气。他抹了一把泪,又组织人抢救粮站去了。

衡水在冀南腹地,承受着漳卫河、滏阳河两大股洪水的巨大威胁。漫天遍野的洪水呼啸而至,20华里宽的洪峰把石德铁路一拳掀翻。地委书记赵曙光,抗日时期当过游击队长。洪水闯进地委大院,漫到脚腕,漫到膝盖,他搬把椅子坐在廊下,一面看水涨,一面坚持办公。洪水齐腰深了,他拿着竹竿儿趟着水到处查看。水漫到脖颈了,他登上一条小船,怀抱一台无线电发报机指挥全地区抗洪。人们风里雨里看到船上红灯还亮着,心里就踏实了。

乘小汽艇沿子牙河顺流而下,子牙河堤西边一片汪洋,东面高粱玉米正在抽穗,丰收在望。大城县小张庄干部张广瑞、张广和却正在准备炸药,一旦需要炸堤分洪,他们说淹庄稼只一季,保天津百年大计。大城以下,文安洼、贾口洼、东淀、团泊洼已经连在一起,形成一片浩淼无边的大海。100多亿立方米的洪水“兵临”天津城下,西河闸水位高出百货大楼楼顶6米,整个天津面临灭顶之灾。河北省委提出保卫天津、保卫津浦路的口号,下令关闭五大水系上游所有水库闸门,子牙河炸堤分洪,最后决心在独流镇铁路桥下,挖开二十五孔桥,以每秒5400立方米的流量把洪水导入独流减河排入大海。这座闸桥面是1939年日本占领军修建的,那年洪水只有1963年的三分之一,可是冲垮津浦路200多里,水淹天津,13300人死亡。日本人害怕了,修了这座闸桥埋在地下备用,想不到24年后被派上了用场。 

被困两个月的天津安然无恙,可是河北人民作出了巨大的牺牲。54%的耕地被淹,56%的人口受灾,死亡5000多人,直接损失59亿元,间接损失13亿元,总计72亿元,是当时全省工农业总产值的1.2倍。

据《随笔》 尧山壁/文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在洪水过去不久的1963年12月17日,毛泽东主席题词“一定要根治海河”。

从1968年到1972年开始了根治海河的高潮,主要是开发疏浚了5条骨干河流,特别是入海通道。与此同时,加固了整个干流中枢的堤防,提高堤防能力;新开辟了26处蓄滞洪区,基本上形成了一个由水库、河道、蓄滞洪区组成的较为完整的防洪体系,实现了分期防守、分流入海。

大炼钢铁的积极意义不可抹灭。我国在大跃进年代的钢产量的确取得了很大成绩:

年份      产量           比上年增加

1956    447            

1957    535       88        19.7%

1958    800      265        49.5%

1959   1122      322        40.3%

1960   1351      229        20.4%

1961    870     -481       -35.6%

1962    667     -203       -23.3%

1963    762       95        14.2%

1964    964      202        26.5%

1965   1223      259        26.9%

1966   1532      309        25.3%

1967   1029     -503       -32.8%

1968    904     -125       -12.1%

1969   1333      429        47.5%

1970   1779      446        33.5%

1971   2132      353        19.8%

1972   2338      206         9.7%

1973   2522      184         7.9%

1974   2112     -410       -16.3%

1975   2390      278        13.2%

1976   2046     -344       -14.4%

1977   2374      328        16.0%

1978   3178      804        33.9%

1979   3448      270         8.5%

从以上数字可以看出,大跃进年代的钢产量的确跃进了。

第二篇文章传达了这样的信息:1958年7月山东各级机关进行“整风补课”。

一说到山东的“整风补课”,有不少人就说是舒同搞极左。其实,整风补课就是1957年反右派运动从党外转到党内。这个工作是自上而下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就是1958年初在这场“整风补课”中被划为右派的。山东的这场运动搞得比较迟,到1958年的7月份才进行。

舒同是在1956年的中共八大以后才逐步进入中共高层。他的腾达大概就是写得一首好字。我发现八大的中央委员是按得票多少排序的,得票相同按姓氏笔划。

第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

(1956年9月28日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

(按得票多少排列、得票相同的按姓氏笔划排列)

毛泽东1893-1976  湖南湘潭 中央委员会主席兼中央军委主席国家主席兼国防委员会主席

刘少奇1898-1969  湖南宁乡 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林伯渠1886-1960  湖南临澧 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邓小平1904-1997  四川广安 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朱  德1886-1976  四川仪陇 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国家副主席兼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周恩来1898-1976  浙江绍兴 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部长 全国政协主席

董必武1886-1975  湖北黄安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监委书记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陈  云1905-1995  上海青浦 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国务院副总理

林  彪1907-1971  湖北黄冈 中央政治局委员 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国务院副总理

吴玉章1878-1966  四川荣县 全国人大常委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兼中央社会主义学院院长

陈伯达1905-1989  福建惠安 中央政治研究室主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蔡  畅1900-1990  湖南双峰 女 中央妇委第一书记 全国妇联主席兼党组书记

李富春1900-1975  湖南长沙 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计委主任 

罗荣桓1902-1963  湖南衡东 中央政治局委员总政治部主任兼总干部管理部部长

徐特立1877-1968  湖南长沙 全国人大常委 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陆定一1906-1996  江苏无锡 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宣传部部长

罗瑞卿1906-1978  四川南充 公安部部长 公安军司令员兼政委

徐向前1901-1990  山西五台 全国人大常委 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邓颖超1904-1992  河南光山 女 全国妇联副主席兼党组副书记

刘伯承1892-1986  四川开县 中央政治局委员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 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陈  毅1901-1972  四川乐至 中央政治局委员 国务院副总理 上海市市长

彭德怀1898-1974  湖南湘潭 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

廖承志1908-1983  广东惠阳 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

李先念1909-1992  湖北黄安 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财政部部长

陈  赓1903-1961  湖南湘乡 副总参谋长兼军事工程学院院长兼政委

聂荣臻1899-1992  四川江津 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航空委员会主任

林  枫1906-1977  龙江望奎 中央副秘书长 国务院文教办公室主任 全国人大常委

张鼎丞1898-1981  福建永定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彭  真1902-1997  山西曲沃 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 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

乌兰夫1906-1988  内蒙古   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国务院副总理 内蒙古自治区委第一书记   

黄克诚1902-1986  湖南永兴 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秘书长兼总后勤部部长兼政委

滕代远1904-1974  湖南麻阳 铁道部部长

萧劲光1903-1989  湖南长沙 国防部副部长兼海军司令员

谭  政1906-1988  湖南湘乡 中央书记处书记 国防部副部长兼总政治部副主任

柯庆施1902-1965  安徽歙县 上海市委第一书记

粟  裕1907-1984  湖南会同 总参谋长

贺  龙1896-1969  湖南桑植 中央政治局委员 国务院副总理兼体委主任

王首道1906-1996  湖南浏阳 交通部副部长

王维舟1887-1970  四川宣汉 中监委常委  全国人大常委

邓子恢1896-1972  福建龙岩 国务院副总理 中央农村工作部部长

李克农1899-1962  安徽巢县 中央调查部部长兼副总参谋长

杨尚昆1907-1998  四川潼南 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副秘书长兼中央办公厅主任

叶剑英1897-1986  广东梅县 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武装力量监察部部长

宋任穷1909-2005  湖南浏阳 第三机械工业部部长 

张云逸1892-1974  海南文昌 中监委副书记 全国人大常委

李维汉1896-1984  湖南长沙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央统战部部长 全国政协副主席

王稼祥1906-1974  安徽径县 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兼中联部部长

康  生1898-1975  山东胶南 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叶季壮1892-1967  广东新会 外贸部部长

刘澜涛1910-1997  陕西米脂 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兼中央副秘书长中监委副书记

刘宁一1907-1994  河北满城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书记处书记兼国际部部长

薄一波1908-2007  山西定襄 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经委主任

胡乔木1912-1992  江苏盐城 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兼中央副秘书长

杨秀峰1897-1983  河北迁安 国务院文教办公室副主任高等教育部部长

舒  同1905-1998  江西东乡 山东省委第一书记兼济南军区第一政委

赖若愚1910-1958  山西五台 全国人大常委 全国总工会主席

张际春1900-1968  湖南宜章 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国务院文教办公室副主任

程子华1905-1991  山西运城 国务院财贸办公室第一副主任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主任

陈  郁1901-1974  广东宝安 燃料工业部部长

刘长胜1903-1967  山东海阳 全国人大常委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刘  晓1908-1988  湖南辰溪 中国驻苏联大使

伍修权1908-1997  湖北武汉 外交部副部长

萧  克1908-2008  湖南嘉禾 国防部副部长兼训练总监部部长

钱  瑛1903-1973  湖北潜江 女 中监委副书记

王从吾1910-2001  河南内黄 中监委副书记

邓  华1910-1980  湖南郴州 副总参谋长兼沈阳军区司令员

马明方1905-1974  陕西米脂 中央副秘书长兼中央财贸部部长 

张闻天1900-1976  上海南汇 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外交部第一副部长 全国人大常委

谭震林1902-1983  湖南攸县 中央秘书长兼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室主任

刘亚楼1910-1965  福建武平 空军司令员

李雪峰1907-2003  山西永济 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副秘书长中央工业交通工作部部长

陈少敏1902-1977  山东寿光 女 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纺织工会主席兼党组书记

李葆华1909-2005  河北乐亭 水利部副部长兼党组书记

许光达1908-1969  湖南长沙 装甲兵司令员

王  震1908-1992  湖南浏阳 农垦部部长

曾  山1899-1972  江西吉安 中央交通工作部部长

林  铁1904-1989  四川万县 河北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长 河北省军区第一政委

郑位三1902-1975  湖北黄安 全国政协常委

徐海东1900-1970  湖北大悟 国防委员会委员

萧  华1916-1985  江西兴国 中监委书记 总政治部副主任

胡耀邦1916-1989  湖南浏阳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

赵尔陆1905-1967  山西原平 第二机械工业部部长

欧阳钦1900-1978  湖南宁乡 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长黑龙江省军区政委 

习仲勋1913-2002  陕西富平 国务院秘书长

刘格平1903-1992  河北孟村 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兼中央民族学院院长

谢富治1909-1972  湖北黄安 云南省委第一书记昆明军区司令员兼政委

安子文1909-1980  陕西绥德 中央组织部部长

贾拓夫1912-1967  陕西神木 国家经委第一副主任兼党组副书记

李立三1899-1967  湖南醴陵 中央书记处第三办公室副主任兼中央工业交通工作部副部长

黄  敬1912-1958  浙江绍兴 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

李井泉1909-1989  江西临川 四川省委第一书记成都军区政委兼四川省军区第一政委

吴芝圃1906-1967  河南杞县 河南省委第二书记兼省长

吕正操1905-2009  辽宁海城 总参谋部军事交通部部长

王树声1905-1974  湖北麻城 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军械部部长

陶  铸1908-1969  湖南祁阳 广东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长 广东省政协主席

曾希圣1904-1968  湖南资兴 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兼安徽省军区政委

陈绍禹1904-1974  安徽金寨

 

第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名单

(1956年9月28日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

(按得票多少排列、得票相同的按姓氏笔划排列)

杨献珍1896-1992  湖北勋县 中央直属高级党校党委第一书记兼校长

王恩茂1913-2001  江西永新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第一书记新疆军区司令员兼政委

杨得志1911-1984  湖南醴陵 济南军区司令员

韦国清1913-1989  广西东兰 广西省委副书记兼省长

罗贵波1908-1995  江西南康 中国驻越南大使

张经武1906-1971  湖南酃县 西藏工委书记兼西藏军区第一政委

谢觉哉1884-1971  湖南宁乡 内务部部长

叶  飞1914-1999  福建南安 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长 福建省军区司令员兼第一政委

杨成武1914-2004  福建长汀 北京军区司令员兼防空军司令员

甘泗淇1903-1964  湖南宁乡 总政治部副主任

章汉夫1906-1972  江苏武进 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兼党组副书记

畔自力1904-1972  陕西华县 中国驻朝鲜大使

李大章1900-1976  四川合江 四川省委第二书记兼省长      

许世友1906-1985  河南新县 副总参谋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

帅孟奇1897-1998  湖南汉寿 女 中央组织部副部长

杨  勇1913-1983  湖南浏阳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

刘  仁1909-1973  四川酉县 北京市委第二书记

陈锡联1915-1999  湖北黄安 炮兵司令员

万  毅1907-1997  辽宁金县 总参谋部装备计划部部长

张宗逊1908-1998  陕西渭南 副总参谋长兼训练总监部副部长总参谋部军训部部长

周  扬1908-1989  湖南益阳 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兼文化部副部长 全国文联副主席

黄火青1901-1999  湖北枣阳 天津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天津警备区政委

李  涛1905-1970  湖南汝城 总参谋部三部部长兼政委

陈奇涵1897-1981  江西兴国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兼军事法院院长

陈漫远1911-1986  广西蒙山 广西省委第一书记

徐子荣1907-1969  河南确山 国务院内务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兼党组副书记

黄欧东1905-1993  江西永丰 辽宁省委第一书记

古大存1896-1966  广东五华 广东省委书记兼副省长

李志民1906-1987  湖南浏阳 中国人民志愿军政委

刘澜波1904-1982  辽宁风城 电力工业部部长兼党组书记

苏振华1912-1979  湖南平江 海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冯白驹1903-1973  海南琼山 广东省委书记兼副省长

周保中1902-1964  云南大理 云南省委统战部部长

吴  德1913-1995  河北丰润 吉林省委第一书记兼吉林省军区政委

奎  璧1904-1986  内蒙古土默特左 内蒙古自治区委副书记兼政府副主席

张德生1909-1965  陕西榆林 陕西省委第一书记兼陕西省军区第一政委

区梦觉1906-1992  广东南海 广东省委常委兼广东省监委书记

范文澜1893-1969  浙江绍兴 中国科学院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所长

朱德海1921-1969  吉林延吉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委第一书记兼延边军分区政委

邵式平1899-1965  江西弋阳 江西省委第二书记兼省长

张启龙1900-1987  湖南浏阳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副主任兼党组副书记

黄永胜1910-1983  湖北咸宁 广州军区司令员

李坚真1907-1992  广东丰顺 女 广东省委常委

马文瑞1912-2004  陕西子洲 劳动部部长兼党组书记

张霖之1908-1967  河北南宫 第二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兼党组副书记

张  玺1912-1959  河北平乡 国家计委副主任兼党组书记

王世泰1910-2008  陕西洛川 国家建委副主任

阎红彦1909-1967  陕西子长 成都军区第一副政委

桑吉悦希1917-2008 四川阿坝 四川省副省长兼阿坝藏族自治州州长

张达志1911-1992  陕西佳县 兰州军区司令员兼甘肃省军区司令员

高克林1907-2001  陕西华县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

赛福鼎。艾则孜1915-2003   新疆阿图什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书记兼政府主席

廖汉生1911-2006  湖南桑植 国防部副部长

洪学智1913-2006  安徽金寨 总后勤部副部长

章  蕴1905-1995  湖南长沙 女 中央妇委第三书记 全国妇联副主席兼党组副书记

徐  冰1903-1972  河北南宫 中央统战部副部长 全国人大常委

江渭清1910-2000  湖南平江 江苏省委第一书记兼江苏省军区政委

廖鲁言1913-1972  江苏南京 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兼农业部部长

宋时轮1907-1991  湖南醴陵 总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兼政委

谭启龙1914-2003  江西永新 山东省委书记

周  桓1909-1993  辽宁东沟 沈阳军区政委

钟期光1909-1991  湖南平江 军事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陈丕显1916-1995  福建上杭 上海市委第二书记

赵健民1912- 2012     山东冠县 山东省委书记兼省长

蔡树藩1905-1958  湖北汉阳 国家体委副主任

钱俊瑞1908-1985  江苏无锡 文化部副部长兼党组书记

潘复生1908-1986  山东文登 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兼河南省军区政委

蒋南翔1913-1988  江苏宜兴 北京市委常委兼市高等学校党委第一书记清华大学校长

江  华1907-1999  湖南江华 浙江省委第一书记兼浙江省军区政委 省政协主席

韩  光1912-2008  黑龙江齐齐哈尔  国家技术委员会副主任

李  昌1914- 2010   湖南永顺    哈工大校长、党委书记,1964年任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副主任兼党组书记

王鹤寿1909-1999  河北唐县 国家建委主任兼冶金工业部部长

陈正人1907-1972  江西遂川 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国务院农林办公室副主任

按得票多少排名,是舒同的地位显著提高的机会。

这时的河南省委第一书记潘复生是中央候补委员,河南省委第二书记吴芝圃却是中央委员。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