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地主、富农(反、坏)分子摘帽问题和地、富子女成份问题  

2016-12-25 03:33:46|  分类: 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共中央文件

关于地主、富农(反、坏)分子摘帽问题和地、富子女成份问题

中发1979年5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人民政府,各大军区党委,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各人民团体: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原则通过的《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试行草案)》,考虑到我国农村完成土地改革和实现农业集体化以后,地主富农分子已经经过了二十多年以至三十多年的劳动改造,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已经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因此对地富分子的摘帽问题和地富子女的成份问题,作了适合新的情况的相应规定。中央认为,各地在新“六十条”的讨论和试行过程中,落实好这方面的规定,将有利于更好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为此,中央特作如下决定:

一、除了极少数坚持反动立场、至今还没有改造好的以外,凡是多年来遵守政府法令、老实劳动、不做坏事的地主、富农分子以及反革命分子、坏分子经过群众评审,县革命委员会批准,一律摘掉帽子,给予农村人民公社社员的待遇。

二、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农村人民公社社员,他们本人的成份一律定为公社社员,享有同其他社员一样的待遇。今后,他们在入学、招工、参军、入团、入党和分配工作等方面,主要应看本人的政治表现,不得歧视。

三、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社员的子女,他们的家庭出身应一律为社员,不应再作为地主富农家庭出身。

四、各地应把地主富农分子摘帽问题和地富子女的订成份问题,作为一项重要工作认真做好。要从党内到党外,组织广大干部和群众认真学习党的政策,做好地、富、反、坏分子及其子女的思想教育工作。对确定摘帽子的地、富、反、坏分子和新订成份的地富子女,要在公社和生产大队范围内张榜公布。同时,对至今确实没有改造好的极少数地、富、反、坏分子,要继续加强监督和改造,并实行给出路的政策,什么时候改造好了,什么时候就摘掉他们的帽子。

                                                                                                                              中 共 中 央

                                                                                                                      一九七九年一月十一日

实际上,为地富反坏分子摘帽子,早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就已经进行,下面是河北省安国县的一张1964年10月14日的“摘地富反坏分子帽子通知书”:

2016年12月24日 - 白若宏 - 白若宏的博客

  

摘帽子是从给右派摘帽子开始,1959年到1964年,全国曾经先后五批摘掉大部分右派分子的帽子。

为右派摘掉帽子和特赦一批战犯

1959年8月,毛泽东写信给刘少奇,提出在国庆节前后为表现好的“右派分子”摘掉帽子。9月,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摘掉确实悔改的右派分子的帽子的指示》,决定在新中国建立十周年的时候,摘掉一批右派分子的帽子,人数“以控制在全国右派分子的20%左右为好”,并许诺今后还将分批分期摘掉右派的帽子。11月,中共中央又作出了《关于摘掉右派分子帽子的人员的工作分配和生活待遇的规定》。根据中央指示,全国第一批共摘掉了约4.5万名“右派分子”的帽子,并对他们都恢复或重新安排了工作。

1960年9月,中共中央批准了中央统战部、中央组织部《关于右派分子工作的几点意见的报告》,提出1960年要摘掉15%——20%的“右派分子”的帽子,并指出对“右派分子”不能与“地、富、反、坏分子等同起来”。1961年9月,中央统战部、组织部、宣传部共同召开了第一次“全国改造右派分子工作会议”,提出1961年摘掉“右派分子”帽子的比例一般不要低于30%,并根据中央关于改造右派分子工作由各级党委统战部门主管的指示,成立了由统战、组织、政法、宣传、文教等部门组成的“改造右派分子工作领导小组”,在统战部设立了“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日常工作。这一年,全国有近10万名“右派分子”摘掉了帽子。1962年春夏,各地在贯彻中共中央“七千人大会”精神期间,根据毛泽东关于对过去处理错了的一些干部,"应当按照具体情况加以甄别平反"的精神,在摘掉帽子的同时,改正了几万人的右派问题。

1962年夏,第二次“全国改造右派工作会议”后,中央统战部起草了《关于右派分子工作几个问题的报告》,进一步提出为错划右派分子平反的问题。报告认为:如果领导上认为需要或右派本人或其家属申请甄别的,可以甄别;对于确实划错的,予以平反;对于可划可不划而划了的,可以从宽摘掉他们的“右派分子”帽子。报告还提出1962年摘掉帽子的面不要低于70%——80%。但是,中央统战部这个建议不但未被中共中央接受,还被严厉地批评了甄别平反的提法和摘帽子面太大。随着以后“左”倾错误的严重发展,使右派改正问题成了一个禁区,再无人敢提。尽管留下了这一历史遗憾,但是,使数十万人摘掉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在当时形势下,还是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的,对于团结工商界、知识界、民主党派,调动他们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积极性有很好的影响。

新中国成立后,根据中共中央和人民政府一贯的“惩办、管制和思想改造相结合”的方针,对战争罪犯进行关押改造。1959年,毛泽东建议在庆祝国庆十周年之际赦免一批战犯。同年9月1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讨论并通过了毛泽东的这一建议,并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特赦确实改恶从善的罪犯的决定》,同日,刘少奇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12月4日,杜聿明、爱新觉罗·溥仪等33名战犯被首批特赦。此后,人民政府又陆续释放了5批战争罪犯。至1966年5月16日“文化大革命”前,共释放了296名。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对全部战争罪犯在押期间所给予的教育及生活上的周全照顾,特赦后给予的优厚待遇,不仅使受赦者深受感动,同时也极大地教育鼓舞了他们的亲属。即使在国民党内部也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并获得了国际上的好评。这一壮举,同样给统一战线带来了深远的积极的影响,起到了团结、稳定、调动积极因素的重要作用。

 1959年9月15日,毛主席邀请各民主党派召开座谈会时讲到:右派分子全国有四十五万,其中十分之一是共产党内的,十分之九是党外的。现在,党内党外这些右派分子,有相当一部分是改好了。趁这个国庆十周年,把各地方多多少少改变了的,有的百分之几,有的百分之十,有的百分之十几,甚至于还有更多的,不等,给他摘掉帽子。这样,其他的右派分子就有希望,有奔头。还有个特赦的问题。几年之前,许多朋友曾经提议过要赦,我们那个时候反对,不赞成。因为那个时候是赦不得的,要经过最近这几年,特别是一九五七年整风反右,去年大跃进,今年的跃进,人民群众大发动。这是个人民的问题,不单是那些人的问题,要人民能接受。现在我们用这种办法,就是凡是改好了的,我们赦免。按照宪法,叫特赦,不是大赦,我们不干大赦这个事,也请诸位考虑一下,请各党派、无党派人士考虑一下。情况正在好转,而且大有好转,是群众起来了,干劲很大,今年的指标能够完成,而且是大跃进。经过明年、后年、大后年,完成第二个五年计划,然后第三个五年计划就会大见效。我现在希望各位同志们能够同意中共中央这样的意见,我们共同团结起来,保卫总路线,支持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再干十年,中国的面貌会改变,第三个十年会有更大的改变。这一次是不是又是先党内后党外呢? 有些朋友他们得了一条规律:共产党办事就是先整自己,后整别人。现在在许多地方,特别是上海一些工商业家,听说有这个顾虑,还有各民主党派。这回在党内是搞运动,研究分析,要搞透,而在党外不要搞运动。所以,那种顾虑可以解除。现在,教员、教授大有进步,民主党派大有进步,工商界也大有进步,但并不是说问题都解决了。什么世界观这些问题,旧的东西一下要刮掉,洗脑筋洗得那么干净,那不容易的,慢慢来嘛。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九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的《农业生产合作社示范章程草案》中,还限制地主、富农分子进入农业合作社:

第十一条

凡是年满十六岁的男女劳动农民,或者能够参加合作社劳动的别的劳动者(例如手工业劳动者和会计人员),自愿申请参加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经过社员大会通过,就成为社员。

农业生产合作社在吸收社员的时候,要遵守以下的规定:

 (一)不许限制贫农入社,也不许排斥中农入社。

 (二)要积极地吸收复员军人、烈士家属、军人家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家属和外来移民入社,并且要有计划地吸收参加辅助劳动的老弱孤寡入社。

 (三)在合作社初成立的几年之内,不接受过去的地主分子和富农分子入社。在合作社已经巩固,并且本县和本乡的劳动农民已经有四分之三以上参加了合作社的时候,对于已经依照法律改变成分的过去的地主分子,和已经多年放弃剥削的富农分子,才可以经过社员大会审查通过、县级人民委员会审查批准,个别地接受他们入社。

 (四)不接受被剥夺了政治权利的人入社,但是他的家属不受这个限制。  

在《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1961年3月》中:开始提到为地主、富农分子改变成分的问题:

四十二、过去的地主富农分子,表现较好,勤劳生产的,可以允许他们入社当社员,并且改变他们的成分。表现一般,不好不坏的,允许他们入社当候补社员,暂不改变成分。表现坏的,不能当社员,由人民公社管制生产;有破坏行为的,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一九六三年九月在《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 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草案)》中又把给地主、富农分子摘帽扩大到给地、富、反、坏四类分子摘帽:

在这次运动中,应当发动群众,对四类分子进行一次评审,切实加强对他们的经常的监督和改造工作。已经摘掉帽子但又有破坏活动、需要重新戴帽子的四类分子,经过县人民委员会批准,可以重新给他戴上;个别确实表现好的四类分子,经过县人民委员会批准,也可以摘掉帽子。现在,有些农村,存在着对专政对象情况不清的现象,例如,有的地、富,反、坏分子,也有一些右派分子,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从农村跑到城市,逃避了人民的监督。在这次运动中,各地对于专政对象的实际情况,应当进行一次清理。

为地、富、反、坏分子摘帽,有特赦的意思。

中华人民共和国1954年于其宪法中规定了大赦和特赦,并将大赦决定权赋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特赦的决定权赋予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大赦令和特赦令由国家主席发布。1975年、1978年所修改和现行的中国<宪法>则都只有特赦的规定,这表明中国已经取消了大赦制度。根据中国现行宪法第67条和第80条的规定,特赦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由国家主席发布特赦令。这个改变,是遵循了毛主席在1959年9月15日邀请各民主党派召开座谈会讲话的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