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30年前“不知道陆铿是坏人。”  

2017-01-17 11:30:43|  分类: 中国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年前“不知道陆铿是坏人。” (2014-12-05 17:16:24)

必须承认,胡的下台还是有原因的,胡很正直,是个政治家,但是确实离一个成熟的政治领袖还有距离。。。。。。

陆铿

1985年5月11日的《人民日报》以“胡耀邦会见陆铿”为标题登出短讯:“新华社北京5月10日电: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今天下午在中南海会见了香港《百姓》半月刊社长、美国《华语快报》发行人陆铿及其亲属。胡耀邦就陆铿提出的广泛问题同他进行了坦率的交谈。谈话进行了近两个小时。陆铿是应中国新闻社邀请于5月2日到达北京的。”

一年半后,1987年1月,胡耀邦辞去中共总书记职务,在任六年十一个月。当年的中共中央8号文件中这样指出:“胡耀邦同志……不与政治局其他同志商量,就接受包藏祸心的陆铿的访问,泄漏了国家的机密,并听任陆铿肆意攻击我党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胡耀邦与陆铿的这次谈话是促使他最终辞职的重要事件,是压倒骆驼的最后几根稻草之一。党内持异见的高级干部杜润生曾撰文称:“耀邦离开总书记职位,和他与(香港报人)陆铿谈话有关”;赵紫阳在《改革历程》一书中也认为,这次谈话对胡耀邦离职“起的作用比较大”。2006年清明节前夕,胡耀邦的女儿胡恒接受新加坡《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仍心有余悸地说:“陆铿的教训太深刻了。”

陆铿,号“大声”,云南保山人,生于1919年。曾任《中央日报》的副总编兼采访部主任,是资深的名记者、美国华文新闻界著名老报人,也是中国自有广播以来的第一个电台记者。

陆铿(1919~2008)生前旅居美国。政治大学前身、中央政治学校新闻专修班毕业后,任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曾任中央日报的副总编兼采访部主任,也是中国自有广播以来的第一个电台记者,从1940年代起就活跃于新闻界。曾任《中央日报》的副总编兼采访部主任,是资深的名记者、美国华文新闻界著名老报人,也是中国自有广播以来的第一个电台记者。“二战”时陆铿曾去欧洲进行过战地采访。

他一生从事新闻,直至八十五岁仍然执笔书写他生平最后一本书《大记者三章》,以培养和教导新一代记者。

陆铿1940年从重庆中央政治学校新闻专修班毕业后,和同学一同经营小报《侨生报》,随后率先发布了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消息;后任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是中国第一个广播记者。

陆铿毕业后不久,和同学一同经营小报《侨生报》,随后率先发布了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消息,战后随盟军总部采访走遍欧洲,后担任《中央日报》编辑主管,因揭发孔宋贪污案得罪国民党。

1949年4月,陆铿因办《天地新闻》下狱,为于右任、阎锡山所救(1949年4月,陆铿在广州创办的《天地新闻》中准确预测出解放军渡江地点,被当局以“通匪”之嫌关入监狱,这两个月的监狱生活使得陆铿有了“坐过国民党的牢”的资历),但因有意在阎锡山组阁计划中担任发言人,1957年被打成右派(1949年12月,陆铿飞抵昆明,理由是来接自己的老婆。那时正逢12月9日卢汉在昆明宣布起义,陆铿与阎锡山“内阁”的密笃关系当然使他此刻的昆明之行令新政权怀疑他是“代表阎锡山接管云南”,即遭逮捕,再入牢房,虽然以后被释放但留在了大陆),再判刑入狱,直至1975年才因为中共释放所有在押国民党人员获释,于1978年4月底赴香港,与胡菊人创办《百姓》杂志。

在当今社会主流文人墨客的笔头子下,凡是当年坐过共产党大牢的,都是“伟、光、正”之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品格高尚、人类良知,并且统统都是被冤枉了的。陆铿当然算在此列。但是切记,陆铿案到现在也无“平反”之说,不是想像中的“冤假错案”,他仍然还是“特赦人员”。

1982年因建议蒋经国“不要连任总统”,被台湾列入出入境黑名单,直至1990年才解禁。1990年他又因协助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赴美,被大陆列入出入境黑名单。可笑的是一旦他被大陆禁止入境,台湾方面则迅速对其解禁,陆铿又被台湾高层尊为宾客。

1984年,旅美作家江南(刘宜良)因写作《蒋经国传》被杀害,陆铿在采访江南的活动中与江南遗孀崔蓉芝相识、相爱。陆铿为了崔抛弃发妻杨惜珍,为家人和朋友所不齿,但仍然一意孤行与崔公开同居。杨惜珍极为愤怒,写信严加斥责,从此不再往来,子女们也与父亲中止交往。陆铿患老人痴呆症,崔蓉芝一直在身边照顾。陆铿之前就因传出因为肺栓塞,昏迷10日,医院曾发出病危通知,他的弟弟和3个子女都赶到医院。

2007年2月以探亲名义回云南老家。 2008年6月28日病逝于旧金山,享年89岁。

陆铿特于1975年获释后申请移居台湾。但陆铿在港澳台地区并无亲属,不符合当时申请移居的条件。后来有关方面努力,并考虑陆本人在海外朋友多,影响大,如引导好了可能对大陆有利等因素,遂与其余五十余人一同上报。公安、国安部门还专门另报《关于陆铿去港具体安排的请示》,涉及其去港生活照顾等事宜。陆铿于1978年4月30日去了香港。陆铿去香港后曾应邀回内地访探,国安部长凌云请他吃饭,席间,他提出想见因间谍罪被软禁于北京双榆树的香港著名老报人罗孚,凌云居然一口答应,第二天两人即见面。可见当时大陆对陆铿很是客气。

实际上陆铿天生就不是省油的灯。陆铿离京前,曾由统战部安排到各地参观,陆铿十分兴奋,言谈话语中充满着对共产党、毛主席的歌颂与感激。但是到香港后即刻变脸。移居香港第二年即1979年,是新中国建国三十周年,陆铿在香港《明报月刊·中共建政三十年专辑》发表号称“惊动海内外”长篇文章《三十年大梦将醒乎?》,将新中国三十年历史骂得一塌糊涂。有人评价为“三十年来最恶毒的反共文章”。出乎意料的是,大陆方面却反应平淡,新华社香港分社对陆铿仍然慈爱有加。据说邓小平的女儿邓林将此文介绍给邓小平,邓小平看后以十个字定性——“态度是好的,观点是错的。”对比老邓后来的“清除精神污染”“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表态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据说原因在于此文中有反映民众呼吁邓小平复出的情结,令邓十分满意。

1984年,中共港澳工委书记许家屯托人以祝寿之名送给陆铿10万港币贺礼,遭陆婉拒。陆铿与许家屯素有私交,对许的诸类善举铭记于心,以后投桃报李,89风波以后,许家屯叛逃美国,陆铿给予大力协助,并且代许召开记者招待会,大放厥词。至此以后陆铿再无从前的特殊待遇,被大陆列入禁止入境黑名单,直至他去世(陆患了老年痴呆症后大陆曾允许他回国探亲,但始终没有把他的名字从黑名单上拿下)。

陆铿一开始希望采访邓小平,但经许家屯斡旋改为采访胡耀邦,采访胡耀邦时间定为1985年5月10日。在此之间,陆铿等人礼节性拜访了当年在重庆时就认识的邓颖超。

以下记录了陆铿采访胡耀邦的过程,很长但对了解陆铿究竟是个什么人很有帮助:对胡耀邦的采访一开始就受到了胡的优待。按照惯例,海外记者在中南海采访一律不得使用录音机。陆铿一开始就提这个要求,被接待方中国新闻社拒绝。但胡耀邦却破例允许,开创了先例。原拟定的采访主题是“台湾问题”,但胡主动表示:按照你们的要求来谈,按照你们的意思讲,想问什么就问什么。为何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对这位当年共产党的阶下之囚如此厚爱?令人颇为迷惑。

访谈一开始,胡耀邦就说:“请坐!你在国内时,吃了不少苦头吧。”开宗明义第一句就是关心当年他遭受的“牢狱之灾”。陆铿表示“不大时代嘛,个人算得了什么”,胡重申:“过去在国内,你是吃了不少苦的。”陆铿仍表示不以为意,胡则说:“但是作为我们来讲呢,还是使你受委屈了……”(陆铿《胡耀邦访问记》)胡的这个态度使陆十分满意,也深感意外。

胡、陆对话长达两个半小时。当陆铿感到占用总书记时间过长颇感抱憾时,就主动请辞。但是,他一辞再辞,胡耀邦却一留再留,陆铿实在不忍再谈下去,乃有第三次请辞。陆说:“那就到这里,我告辞,感谢你。”胡:“哎,怎么说感谢呢!历史上我们该你一笔账嘛!”(仍指陆在大陆被关押)

陆铿提到当时的谈话气氛:“两人似有谈不完的话题,彼此都不愿失去这一良好机遇。”实际上,陆铿第一眼就看出胡耀邦“口无遮拦,全无机心。”胡耀邦碰上陆铿这么一个职场老江湖,稍加诱导便滔滔不绝,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其中最敏感的是涉及当时党内意识形态主管胡乔木、书记处书记邓力群、中央党校校长王震(兼)、军队及军委主席邓小平,以及对台湾动武等问题。

关于胡乔木,陆铿接连发问:“他(指胡乔木)发表过一篇关于人道主义的论文,国内没有一张报纸,也没有一篇文章,敢于对他那篇东西说个不字……过去,周扬被称为‘文艺沙皇’,看起来现在这顶‘沙皇’的帽子已转移到胡乔木头上去了。”“你(胡耀邦)千万不要迷信他,他(胡乔木)的教条框框比你多得多啦!”“他(胡乔木)是有些脱离了群众。另外还有一点,他(胡乔木)在文化大革命的表现也不很好,特别是批邓运动中表现得很不好啊!”“你(胡耀邦)并没有批邓嘛!这跟他(胡乔木)就有本质上的区别。”

胡耀邦的回答为:“这也同实际有很大的出入。”“如果说他(胡乔木)还有缺点的话,那就是他长期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下去的时间不够……”“哈哈……你们(陆铿)的了解很细致的嘛。哈哈……说了些言不由衷的话。”

关于邓力群,陆铿问:“象邓力群这样保守的人,你们已经打算要换他了?”胡答:“……我们整个思想工作,有一个缺陷,也不是他(邓力群)个人的问题……要把我们的思想工作,渗透到经济工作里去。那么我们不少同志,包括力群同志在内,都有这个缺陷……”

王震兼任中央党校校长时即撤换了前任校长胡耀邦信任的阮铭等三位笔杆子,外间盛传此事造成二人纠结。关于王震的对话原文如下:陆:王震先生三月间到美国走了一趟,他是你的浏阳老乡是吧?胡:是的,不过他是北乡的,我是南乡的。陆:啊,那是南北呼应。胡:也可能是南辕北辙。哈哈……如此放言无忌,令人目瞪口呆。

关于军队方面,陆铿问大陆十大军区司令换了九个,为什么沈阳军区司令李德生换不了?胡答,不存在换不动问题,“我们现在军队的干部,要拥兵自重啊是绝不可能的。”陆又问:邓一旦见马克思,可能有些军头要坐大,总书记不一定指挥灵便。胡答,这话不可靠。有两条:一是小平智慧经验毕竟比我们多一些,二是恢复了党内正常的民主集中制。坚持正常的党内民主生活,“我们的国家今后几十年都不会动乱”(其实没几年就发生学潮乃至89风波)。

对于最为敏感的邓小平军委主席职的问题,有下列对话(摘录):陆:外面有一种想法,现在让邓大人做军委主席,很明显的,是因为他的权威比较高,就如你所说:他的智慧是高的,他的经验也是比较丰富的,大家对他都是心悦诚服的。那为什么不乘他健康的时候,就干脆把军委的工作让你(胡耀邦)接过来,由你(胡耀邦)做军委主席,不是更好吗?……胡:我不会有这个误会的。陆:对对,我是从整个局面考虑。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不敢领教的。但作为一个中国人,希望大陆和台湾都不要发生动乱。……你们看胡耀邦做了军委主席了,邓大人又健在,他(邓小平)也仍在上面做出正确的决策,即使万一发生了他(邓小平)提前去见马克思,政局仍然是非常稳定的。为什么一定要到他(邓小平)去见马克思的那一天,你(胡耀邦)阁下才来做呢?胡:我们倒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我们想的是小平同志的健康。陆:是的,我知道。……胡:我们两个人(指他和赵紫阳)事情比较多,也的确比较忙。而老实说,现在军队的事情并不很多,又不打仗,边境上有点事,也不十分严重,不管是南是北,都比较平静。但照顾到军内历来的论资排辈习惯,就让他(邓小平)兼任了…阅读至此,只能无语。

陆铿还“冒昧地”向总书记提出想与被罢官的王若水见一面,请总书记予以关照。胡耀邦马上回答:可以嘛,怎么不可以呢?他还是我们的同志嘛!陆铿说:他的确是你们的宝啊!胡耀邦就向他解释,对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这种提法,今后再也不用了!

关于台湾问题,胡耀邦说,“国际上谁都知道我们没有力量。”“连封锁力量现在也还不够。”“再过七八年上十年,我们经济上强大了,国防现代化也就有办法了……那对你就是要带一点强制性了”。这段话后来引起美、台的强烈反应。

采访结束时,据陆铿的描写,他与胡耀邦有惺惺相惜之感。

陆回港后即写此次采访文章,胡耀邦知道后曾叫人带话给陆铿,“我不干涉你发表文章,但不是我说的每句话你都要发表。”但是,接不接受陆铿采访由胡耀邦说了算,如何发表却由不得总书记了。总书记大概做梦也没想到的——陆铿把所有采访的话都写出来了。

陆铿将此次采访整理为《胡耀邦访问记》,洋洋两万多字。全文计划发表在下个月——6月1日发行的《百姓》杂志上。在发行前的5月29日,时任许家屯社长助理并负责与陆铿联络的耿燕(耿飙女儿)向陆铿问及能否“先睹为快”,陆说可以,于是拿到了清样。耿燕拿到清样后立即报告许家屯,许认为关系重大,由于那时还没有传真机,许即派专人乘飞机将清样送交北京,并电请中央办公厅帮助,让来人立即见到胡耀邦,听取胡阅读访问记后的意见。胡耀邦第二天便阅读了清样,在文字上做了七处修改,专人携稿第三天便回到了香港。香港新华分社(港澳工委的对外称呼)正副秘书长即面见陆铿,要求文章按总书记的意见改动后发表。但陆铿表示杂志已经付印,拒绝改动。这一点大概也是总书记做梦也没想到的。不过陆还是当场给胡耀邦写了一个简函说明情况,算是给总书记一个面子。

这篇号称“原计原味,原话原貌”的访谈录终于按期和盘托出。

访问记的发表一石千浪,引起各方面的不满和关注。其中胡耀邦关于台湾部分的讲话被海外舆论视为大陆武力攻台的规划,各大通讯社纷纷转发。台湾反应尢为强烈。蒋经国该年视察金门时特别强调“中共党魁”的谈话,鼓吹“军民提高警惕”。美国国务院于访问记发表当天即将台湾部分译出,并通过外交途径向北京质疑:邓小平半年前在建国三十五周年北京阅兵时还表示要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怎么仅仅时隔半年,胡耀邦就表示要动武呢?有关势力派出密使穿梭于北京、台湾及美国之间探听就里,北京则解释那只是胡个人意见,且是在非正式场合说的,大陆对台和平统一政策不会改变……

胡耀邦做为中共中央总书记,浸渍政坛数十年,为何栽在陆铿的采访之中?原因大概有三:

首先,可能是被意识形态迷住了心窍。那个时期,思想界弥漫着“三宽”之说——宽松、宽容、宽厚,以此对抗“阶级斗争”之类的文革“极左”。

其次,想必在老胡看来,自己对媒体、对知识分子、对港台如此“亲切友好”,对方必也以“亲切友好”回报之,以己度人,看不到貌似温良恭谦让背后的人心险恶。压根也没想到一次采访会出什么问题。在接见陆铿时,总书记频频对陆铿这个毛毛记者说出“我们让你受委曲了”这类有失身份的话(代表共产党向国民党道歉?),看似颇有礼贤下士的风格。但轮到该陆铿“宽厚”时,却断然拒绝了总书记修改文稿的意见。这才是现实世界的本质。此亦显现老胡天真轻心之处。

最后,可能老胡忙于事务而疏于运筹,更少谋略,故而常常信口开河,祸从口出,更是将反复无常的文人如陆铿之流奉作上宾。也少有总结教训。胡耀邦夫人李昭说“耀邦是被气死的”。政治家不相信眼泪,好的政治家不会被气死。

1986年底学潮爆发,胡耀邦卸去总书记职务。当然,如果没有学潮,胡耀邦也不会再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了,学潮的爆发只是使得这一进程提前。在中央高层专门召开的政治局“生活会”上,那篇访问记成为批评胡的重要内容之一,白纸黑字,他只能认栽。

按常理,以那次采访以访问及受访者的重要敏感身份,接待方中央办公厅与陆铿之间事先应有约定,即对发表什么及如何发表有约定限制。如此,必有一方故意违反约定。对陆铿而言,不管他事后如何辩解,人们都有理由相信,他当时就是刻意要发表全文。赢家当然是陆铿。胡耀邦所付出的宽厚、仁爱、平等之心,讲出的心里话,全部被陆铿抛出变现。陆因此被他的同类吹捧为“记者第一人”,受益至死。行将就木之时仍津津乐道他的“一言丧邦”,并且一直恬不知耻地吹嘘他与胡耀邦的“非凡友谊”,即便有时说出些“忏悔”之类的话,也只是用于换了标题的反复炒作而已。而胡耀邦对陆铿的评论则只有一句:“不知道陆铿是坏人。”(1987年中共中央第19号文件)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