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皖南事变的几份电报及新四军有关资料  

2017-01-17 09:54:21|  分类: 军事 外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应钦白崇禧致朱、彭、叶挺皓代电

(一九四0年十月十九日)

第十八集团军办事处叶参谋长剑英即转朱总司令玉阶彭副总司令德怀叶军长希夷钧鉴:

民族之存亡,基于抗战之成败,抗战之成功,基于军纪之严明,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在抗战之初期,均能恪遵命令,团结精诚,用克御侮宣勤,不乏勋绩,孰意寇氛未靖,龃龉丛生,纠纷之事渐闻,摩擦之端时起,张荫梧之民军横遭解决,鹿钟麟之省政复被摧残,晋叛军之逋逃,石友三之被逐,不特自由行动,抑且冰炭相消,削减抗敌力量。中央以宽大为怀,冀全终始,以济艰危,乃命应钦崇禧与周副主任委员恩来叶参谋长剑英谈商办法,几经研讨,询谋佥同,乃于本年七月十六日,综合商谈结果,提出极宽大之具体方案,呈奉核定,交周副主任委员于七月二十四日飞陕,与玉阶德怀诸兄切商遵办,并于七月二十八日,由应钦电令各部,饬与十八集团军新四军避免冲突。但周副主任委员返渝后,对于商定之案,迄无确切遵办表示,又提出调整游击区域及游击部队办法三种,致中央处理更感困难。

最近十八集团军徐向前部,于八月十一日,分头向山东省政府所在地鲁村进攻,沈主席以遵令避免冲突后撤,十四日,徐部遂陷鲁村,又复继续进攻鲁省府及所属部队,损失甚大,经统帅部严令撤退,并令于总司令学忠查报,据于总司令歌电复称,查徐向前部于十四日攻占鲁村,本部一再电徐制止撤出鲁村,徐当即复电愿遵令办理,但并未实行,迨新北一带之敌进犯鲁村,徐部乃于十八日不战而退,该地遂于十八日晨被敌占领,二十二日敌退,徐部复入鲁村,至二十三日始撤去等语。

此外苏北方面,新四军陈毅、管文蔚等部,于七月擅自由江南防区渡过江北,袭击韩主席所属陈泰运部,攻陷如皋之古溪蒋坝等地,又陷太兴黄桥及泰县之姜堰曲塘,到处设卡收税,收缴民枪,继更成立行政委员会,破坏行政系统,并截断江南江北补给线,统帅部严令制止,仍悍不遵令,复于十月四日向苏北韩主席部开始猛攻,韩部独六旅十六团韩团长遇害,五日又攻击八十九军,计掳去该军三十三师师长孙启人,旅长苗瑞体以下官佐士兵数千人,五日晚又继续袭击,致李军长守维翁旅长秦团长等被冲落水,生死不明,其他官佐士兵遇害者不计其数,现韩主席部陆续撤至东台附近,而该军进攻不已,同时北面十八集团军彭明治部,复自十月六日起,由北向南夹击。查苏北鲁省皆非十八集团军与新四军作战区域,各该军竟越境进攻,似此对敌寇则不战而自退,对友军则越轨以相侵,对商定后提示之方案则廷宕不遵,而及非法越轨视为常事,此不特使袍泽寒心,且直为敌寇张目也,综观过去陕甘冀察晋绥鲁苏皖等地历次不幸事件,及所谓人多饷少之妄说,其症结所在,皆缘于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所属部队:1、不守战区范围自由行动;2、不遵编制数量自由扩充;3、不服从中央命令破坏行政系统;4、不打敌人专事并吞友军。以上四端,实为所谓摩擦事件发生之根本,亦即第十八集团军与新四军非法行动之事实,若不予以纠正,其将何以成为国民**军之**部队。

除苏北事件委座已另有命令希切实遵照外,兹奉谕将前经会商并奉核定之中央提示案正式抄达,关于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之各部队,限于电到一个月内,全部开到中央提示案第三问题所规定之作战地境内,并对本问题所示其他各项规定切实遵行,静候中央颁发对于执行提示案其他各问题之命令,至周副主任委员恩来所提调整游击队区域及激击部队办法三种,其第一第三两种,决难照办,其第二种应俟开到规定地境后,再行酌办,特并附达,盼复。

参谋总长何应钦副参谋总长白崇禧皓秘印。

 

朱、彭、叶、项复何应钦白崇禧佳电

(一九四○年十一月九日)

重庆第十八集团军叶参谋长剑英即转何参谋总长敬之白副参谋总长健生两公钧鉴:

两公皓(十月十九日)电,经叶参谋长转到奉悉。当以事关重大,处此民族危机千钧一发之时,为顾全大局挽救危亡起见,经德等往复电商,获得一致意见,兹特呈复,敬祈鉴察,并祈转呈统帅核示只遵。

  1.关于行动者。职军所有部队,莫不以遵循国策服从命令坚持抗战为唯一之任务。四年以来,抗御众多之敌军,收复广大之失地,所有战绩,为国人所共见,亦为委座历次明令所嘉奖。即如此次华北百团大战,自八月号日开始以来,已历两月有半,现方进入第二阶段。曾奉委座明令,勖勉备至,全军感奋。又如皖东皖南战役,粉碎敌之进攻,亦属最近期间之事。凡此所陈,非敢自矜劳绩,实欲以明遵循国策服从命令为捍卫民族国家奋斗到底之决心,实贯彻于全军之上下,而未敢有丝毫之乖离也。其中一部分,曾与他军之一部分发生龃龉事件,如尊电所指者,言之至堪痛心。其发生之原因与消除之方策,德等早经迭次陈明在案。最近苏北事件,德等已有马电详陈委座。鲁南事件,亦有复杂原因,深堪注意。

除令该地部队服从钧令,约束行动外,拟请中央选派公正大员,予以彻查,如属咎在职军,德等决不袒庇,愿受国家法律之处罚。如属咎在他方,亦祈按情处理,以明责任。古人有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而事理之正,贵得其平。况在艰苦异常之敌后抗战,多一分磨擦,即多一分困难,自非不顾大局专以磨擦为能事之人,未有不愿消弭纷争团结对敌者。

故德等主张彻底查明其是非曲直,期于永杜纠纷,以利抗战。倘承俯允,乞赐施行。

2.关于防地者。中央提示案内所列办法,七八月间,经周恩来同志传达后,德等以中央意旨所在,唯有服从,而下属苦衷,亦宜上达。缘华中敌后各部,多属地方人民为反抗敌寇保卫家乡而组织者,彼等以祖宗坟墓田园庐舍父母妻子所在,欲其置当面敌军奸淫焚掠之惨于不顾,远赴华北,其事甚难。委座庐山谈话及告沦陷区同胞书中所示,彼等又正衷心遵循,毫无违异。忽令离乡别井,驱迫上道,其事甚惨。

自平江惨案、确山惨案发生后,新四军后方各处,如赣南、闽西、湘赣边区、鄂东、皖西、豫南等地,其家属及留守人员,横被摧残,毫无保障。今又欲华中各部北移,彼等甚惧覆辙相寻,故无不谈虎色变。又况华北地区,水、旱、风、虫、敌五灾并重,树叶为粮,道殣相望,该地军民已甚感维持之困难,有请南移者,有请他调者,德等方勉为抑止,告以苦撑,这亦甚难容纳其他之部队。以此种种,故请恩来转陈中央,请予允许大江南北各部,仍就原地抗战。一俟驱敌出国,抗战胜利,自当移动,以就集中之防地。兹奉电示,限期北移。德等再三考虑,认为执行命令与俯顺舆情仍请中央兼筹并顾。

对于江南正规部队,德等正拟苦心说服,劝其顾全大局,遵令北移。仍恳中央宽以限期,以求解释深入,不致激生他故,重增德等无穷之罪。对于江北部队,则暂时拟请免调,责成彼等严饬军纪,和协友军,加紧对敌之反攻,配合正面之作战,以免操之过激,转费周章。德等对于此事,深用腐心。欲顾全地方,则恐违中央之命令,欲服从命令,则恐失当地之人心。而抗战胜利,全赖人心之归属,两公高瞻远瞩,必不河汉斯言。目前正属奸伪思逞谣言纷起之时,亟宜调协各方,统一对敌,庶免为敌所乘,自如分崩离析之祸。切忌煎迫太甚,相激相荡,演成两败俱伤之局,既非中央之本心,复违德等之始愿。我为鹬蚌,敌作渔人,事与愿违,嗟悔无及。此则德等肺腑之言,深愿为两公一吐者。两公虚怀若谷全局在胸,必能维持调护,挽此艰难之时局,固不待德等多言也。

3.关于编制者。职军孤悬敌后,欲求杀敌致果,达成统帅所付之战略任务,不得不遵循三民主义与抗战建国纲领所示原则,唤起民众,组织游击部队,因而超过原来编制,引任务与组织之联带关系,实亦有所不得不然。然以现有五十万人之众,领四万五千人之饷,虽有巧妇,难以为炊,故不得不要求民众协助。因而于敌后凡有敌寇而无友军之处,于驱除敌寇之后,建立抗战政权,创造抗战根据地,以民众之衣粮,给民众之武力,御凶残之敌寇,卫自己之家乡,诚有未可厚非者。虽衣单食薄,艰难奋战,历尽人间之辛苦,然不为法律所承认,不为后方所援助,则精神痛苦,无以复加,故有请中央允予扩充编制之举。中央亦为顾全事实起见,允予酌为扩编,如提示案内所示,职军闻之,实深庆幸。兹所求者,则请早日实行,并请对编制额数,酌予增加,以慰前线将士之心,亦为国家培养一支可靠之抗战力量。非第楚弓楚得,无庸怀轩轾之心,实以卫国卫家,正赖此干城之选。

4.关于补给者。敌后艰苦,具如上述,而子弹与医药用品等件,尤为缺乏。职军已十四个月未蒙发给颗弹片药,有一枪仅余四发五发子弹者,有一伤仅敷一次两次药物者,于是作战则专凭肉搏,负伤则听其自然。虽明知中央亦处艰难境地,然职军之特殊困苦,不得不上达聪听,以求于艰难之中,获涓埃之助,其他补给各项,均曾列款上陈,敬求一并核示。

5.关于边区者。陕甘宁边区二十三县一案,悬而未决者四年于兹。近且沿边区之周遭,驻屯大军二十余万,发动民夫,修筑五道之封锁钱。西起宁夏,南沿泾水,东迄河滨,绵亘数省,规模宏大,耗巨额之经遇,筑万里之长城。而于远道北来之青年学生及职军往来人员,或被扣留暗杀,或被监禁于集中营。以此道路惊疑,纷纷揣测,不曰大举进攻,即曰准备妥协。德等闻之刺耳,辩之焦唇。良以悬案未决,又加封锁,空穴来风,猜疑易启,亦无怪其然也。理合恳请中央,对于悬案则予以解决,对于封锁则予以制止,释军民之疑虑,固合作之根基,实一举手一投足之劳耳。

 6.关于团结抗战之大计者。德等认为抗战至于今日,实争取最的胜利千载一时之机。盖帝国主义战争扩大持久之形势已成,日寇正忙于应付太平洋严重局面,如能坚持团结抗战国策,不为中途之妥协,不召分裂之惨祸,则我中华民族必能在我最高领袖与中央政府领导之下,争取独立解放之出路。惟德等鉴于近月以来,国际国内之各种阴谋活动,诚有不能已于言者。颇闻日寇正在策动中国投降,软计与硬计兼施,引力与压力并重。德国则采劝和政策,欲诱中国加入三国同盟。而国内一部分人士,复正在策动所谓新的反共高潮,企图为投降肃清道路。内外勾煽,欲以所谓中日联合剿共,结束抗战局面,以内战代抗战,以投降代独立,以分裂代团结,以黑暗代光明。其事至险,其计至毒,道路相告,动魄惊心,时局危机,诚未有如今日之甚者。德等转战疆场,不惜肝脑涂地,苟利于国,万死不辞。所祈求者,惟在国内团结,不召分裂,继续抗战,不变国策。故于钧座所示各节,勉力遵行,而对部属弱点,则加紧克服。亦求中央对于时局趋向,明示方针,拒绝国际之阴谋,裁抑国内之反动,而于联合剿共内战投降之说,予以驳斥,以安全国军民之心。复望改良政治,肃清贪污,调整民生,实行主义,俾抗战重心置于自力更生基础之上。此皆国家民族之成败所关,万世子孙之生命所系,心所谓危,不敢不告。敬祈转呈委座,采择施行,无任屏营待命之至。

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

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同叩佳

 

何应钦白崇禧致朱、彭、叶、项齐电

(一九四0年十二月八日)

特急 第十八集团军办事处叶参谋长剑英,即转朱总司令玉阶、彭副总司令德怀、叶军长希夷、项副军长英均鉴:

密,佳电诵悉,已转呈委座,另有命今由刘次长嘱叶参谋长传达饬遵。惟应钦、祟禧深觉兄等来电所陈各节,大都以对外宣传之词令,作延缓奉行之口实,似此呈复命令,未免太乏真诚!

夫坚持抗战,争取胜利,必须有彻底统一之军令,使各部队分工合作,共同一致,而后防战攻守,乃能悉中机宜。必须有严格整齐之军政,使各部队质量配备,皆遵规定,而后抗战防御乃能集中有效。同时地方行政系统,不容擅加割裂。袍泽同心杀敌,不容阴谋兼并。是皆克敌致果不易之原则,亦即全国各军所应必守之纪律。

兄等身为军人,自必深明此义。今披阅来电,按之事实,则兄等对统帅命令,仍以推诿延宕为得计,迄无确切遵从之表示;而凡所指陈,更以避实就虚为掩护,绝无平心静气之反省。此实应钦、祟禧之所大惑,且对兄等不胜其痛惜,而愿再竭精诚,以相告语者也。来电不云乎?该军所有部队“莫不以遵照国策,服从命令,坚持抗战,为唯一之任务”。

倘事实洵如所言,是乃统帅之所殷切期勉,举国之所共同仰望。然而兄等部队之实际行动,果何如者?

第十八集团军,自抗战之始,即列入第二战区之战斗序列,新四军自成立之初,即列入第三战区战斗序列,圴各有指定之作战目标与作战地境。乃对此命令规定之范围,迄未始终遵守,以求达成任务。始则自由侵入冀、察,继则自由分兵鲁省,终则阴移新四军,渡江而北,明派扰鲁部队,伺隙而南,桴鼓相应,夹击苏北。似此擅离规定之战区,夹击苏北之友军,究系遵何命令?而且所到之处,凡属友军,莫不视同仇敌,遍施袭击,苟非意存兼并,宁至一无例外。此种任意相残之战争,又系遵何命令?

其尤可痛者:各该省区,原有各军,受命抗敌,对于兄等部队之突来攻袭,事前既略无猜疑防范之心,临时复力避冲突为志。因之常受不意之夹击,竟由忍让而被创。及至事后又须恪遵中央严禁阋墙之旨,未敢稍存报复之心,只有纷向中央呼号哀诉,佥谓:苦斗前方,不败于当面凶悍之敌寇,而将亡于并肩作战之袍泽。应钦、祟禧每览前方此类报告,既不胜一一上闻,复无词可以相慰,往往揽电踟蹰,咨嗟累日。而兄等部队侵袭之计已售,割据之势坐成。来电所谓龃龉事件,所谓摩擦纠纷,胥属于由此而生。祸端谁启,责有攸归,通国皆已共见。盖无论苏北或鲁南各区域,实与新四军及十八集团军所指定作战之地区,固风马牛不相及也。如果贵军能服从命令,不作此规外行动,则摩擦何由而起,纠纷更无由而生,此固不待智者而明矣。

且自兄等自由行动以来,统帅迭有命令制止。讵兄等部队于提示案送达后三个月内,反愈变本加厉,相继大举攻击鲁、苏。统帅又严令制止,然兄等遵令撤出鲁村之报告甫来,而苏北喋血之钜变踵起。默察兄等部队之所为,不惟不体念中央委曲求全之苦心,且更利用中央一再优容爱护之厚意,冀逐渐扩充而一气贯通晋、冀、鲁、苏,完成其外线长蛇之势,又无与敌寇纠缠之劳。驯至师行所至,见敌则避,遇友则攻,得寸进尺,更无止境。既存兼并之心,遂忘寇患之亟。我之所痛,即为敌之所利。河北方面,自鹿、朱、高、孙等部,因兄等横施攻袭,奉令调开以后,我军实力遽行薄弱。敌遂得舒其喘息,部署军事,发展交通。故一面兄等部队,方庆握手苏北暨正渲染宣传百团大战之时,一面敌人横断河北之德石铁路,自本年六月中旬动工,未受丝毫障碍,竟得迅速完成者,且于十一月十五日大事铺张,举行开车典礼,此即兄等排除友军,自残手足,养寇资敌,所谓团结抗战中实际行动之表现也。

至对于政治方面,在兄等部队所到之处,凡县以下之基层机构,则假借民意以摧毁之。凡主管全省政务之省政府,则罪以摩擦口号,滥用暴力以破坏之。上自地方军政当局,下至县乡工作人员,该军欲加排除,则一律诬以投降妥协之恶名,驱迫残戮,极人间之至惨,在晋、冀各地如是,在苏、鲁战区亦复如是。闻者惊人,见者错愕!而身受迫害之军民,间关幸免,怨愤相訾,至谓该军在晋、冀、鲁、苏之所为,迹其手段,几与敌人到处残戮我同胞与制造傀儡维持会之方式,如出一辙。揆其居心,则凡敌后各地,非属该军设置之政治组织与民众力量,必须一网打尽,为虎作伥,为敌前驱,此言虽激,亦既为道路所彰闻。而兄等乃至称为“驱除倭寇之后,建立抗战政权”。其实,凡在中央命令系统下设置之地方组织,何一非抗战政权,该军特为标揭,显存彼此之心,别抱扬抑之见。况若干敌后地方,原无敌人盘踞,该军开至其地,放弃原来任务,已违作战本旨。即该地系为该军所收复,如果服从命令,亦应将其行政组织,交由中央设置之省政机关,负责建立,不容别立系统,辄自把持。否则,全国各战区作战部队,设均效法兄等所为,到处自由建立政权,则中央对于各省之行政组织,岂不根本解体,再无维持余地。不惟此疆彼界,形成封建割据之局,而当前领导全国民众艰苦抗战之大业,岂非纲纽尽解,再无提挈可能。此则兄等部队在抗战之中,破坏政治军事之实情也。

抑兄等来电所称之防地,意并指华中敌后该军所到地区而言,似谓该军由攻袭友军,破坏行政系统,而自由调入之各地方,均应为该军所据有,亦且有移动之困难,非中央所得而区处,否则且影响人心。夫部队作战地境及任务,皆由统帅部命令所指定,决无固定而不能遵命移动之防地。如非别具作用,则任何部队,皆应奉令开调,更无失去地方人心之理由。须知冀、察、鲁、苏、豫、鄂、皖等战区内,中央均于敌军后方,配置正规军及大量游击队,其余地方团队及民众武力,则规定由地方政府统率,在军事统一指挥之下,一致抗战。实施以来,军政双方,极为协调,民众配合,亦极融洽,抗绩昭著,实力增强。若无兄等自由行动之部队擅自侵袭其间,不使各友军受腹背攻击之忧,民枪被收缴之害,民粮被征光之苦,损伤军民作战力量,逼其自相抵消,则在敌后方之战绩,庸讵止此!

至兄等谓:“华中敌后,多属地方人民为抵抗敌寇,保卫家乡而组织者,欲其置当面敌军奸淫掳掠之惨于不顾,转赴华北,其事甚难”云云。将谓此项部队为正规军耶?则正规军队岂有不能遵令调动之理?信如所云,则凡藉隶战区各省,如冀、鲁、豫、苏、湘、粤、桂等省之部队,均将不能调赴其它战场作战,有是理乎?将谓此为地方团队及民众游击武力耶?则中央早有明令,概归地方政府负责统率管理,非兄等职权之所应过问,更不能谓与兄等所部发生关系,遂应将其人数武器全部纳入兄等部队编制之内,反使各地民众倍增胁从之痛也。

因此,又证明兄等来电所谓编制方面,因任务与组织之连带关系,因而超过原来编制,现在有五十万人之说者,果指此而言乎?夫统帅部对于各军任务分配,均视其军队之素质与敌寇之情况,而规定作战地区与作战任务。第十八集团军原在晋北作战,新四军原在江南作战,其性质装备,皆与规定地区悉相配合。乃兄等均不遵照命令,擅自放弃规定任务,而肆意越境略地,夺枪勾兵,自由扩编。故十八集团军遵令改编之始,原仅四万五千人,而至今竟称为五十万人,今姑不问其人员武器有无虚实,亦不计裹胁成军能否作战。而事前既未照章核准,事后又不许中央过问,仅要求中央照数发饷。现在全国集团军总司令总计不下数十人,从未有未经奉准,而自由扩编者。敌后游击队,且不下百余万,亦未有不经点验编组,而自由领饷者,兹兄等所称人数,若为未奉核准,而擅作毫无限度之扩编,恐再阅几时,势必号称百万。中央安有如许财力,地方安有如许民力,供给此核定数目以外,无限制之兵员?若本无上数,而漫为虚报,则法定编制尚应剔除缺旷,更无不经点验而滥发之理。苟有其一,皆悖抗战建国,统一军政之原则。

至于补给方面,该军年来所领子弹、**,中央均按照该军法定编制及作战消耗状况,充分发给,与其它国军一律待遇,毫无差别。乃兄等来电竟谓:“十四个月未发颗弹片药,有一枪仅余四发五发者,有一伤仅敷一次两次药物者”。倘果如所言,则此十四个月来,该军在河北连续攻击鹿钟麟、朱怀冰、高树勋、孙良诚各部,在山东连续攻击沈鸿烈等部,在苏北连续攻击韩德勤等部,以及其它各地攻击友军之一切行为,其弹药从何而来?而且最近第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等多数师旅团长,皆被新四军与十八集团军不意袭击南北夹攻以殉职矣。国人方谓中央以抗敌之饷粮、弹药、为该军攻击友军,蹂躏地方之资,多加责难。而来电抹煞事实,尚以久未补给为言,其将何以自解?

再如来电语及边区问题称:“边区二十三县一案!悬而未决,四年于兹”;又称:“群相惊疑,纷纷揣测;”及“悬而未决,又加封锁”云云。查所谓边区,纯系兄等自由破坏地方行政系统之不法组织,中央迭经派员与兄等商洽,蕲求正当解决,而每度洽商结果,均以兄等坚持特殊组织,不容中央一切政令实施于该区,体制规章必欲独为风气,复对地域范围争持固执,以致迄无成议。此何得视为悬案?且中央虽不认所谓边区之法律地位,固始终为抗战大局而曲予优容,初未尝因该军之侵凌压迫,而有一兵一卒相还击。而兄等部队,则已驰突数省,军政大员之被残害者,已不可数计。以视兄等动辄夸大宣传之平江事件、确山事件,重轻之去,何啻天渊!何况平江、确山等处,皆非兄等防地,无论中央与地方,亦未有明令之许可,贵部更无任意擅留之理由。而且当此敌探汉奸潜伏各地,甚至冒称各军名义,肆意扰乱,为害后方之时,若不严格取缔,谁能认其真伪?辨其邪正?各地政府职责所在,自不能不依法处理。如果贵部能严守法纪,不越规擅留,则此等平江、确山事件,即无从发生。乃兄等不自反省,竟以此为口实,颠倒是非,信口雌黄,此岂团结一致,精诚抗战之所为乎?今中央提示案,对于边区已示宽大解决之道,若仍有意违延,不肯接受,专图散布蜚语,中伤中央,冀达扩张割据地盘之私欲,则视听昭彰,是非俱在,岂能尽掩国人之耳目?

此外,来电中最足令人骇诧之点,即谓“国内一部份人士,正在策动反共高潮,肃清投降道路,内外相煽,欲以所谓中日联合剿共,结束抗战局面,以内战代抗战,以投降代独立……”又称:“求中央对于时局趋向,明示方针,拒绝国际之阴谋,裁抑国内之反动……”等语。查中央执行抗战国策,一贯不变,迩来敌伪势蹙力穷,我抗战方针之正确明显,抗战决策之坚强有效,不唯全国妇孺所共知,即友邦人士与国际舆论亦皆一致称颂,今不意兄等乃竟不察事实,而尚有请中央明示方针之要求,至所谓“中日联合剿共结束抗战局面……”恐只有汉奸伪组织发此呓语,即敌寇亦已不敢再存此妄想。而兄等反为此言,诚何异为敌伪张目!更不知兄等曾否计及此言之将摇惑人心,而贻抗战以极不利之影响?抑兄等迭次对于各地友军之攻袭,均先被以妥协投降之名,今观来电所称,诚又未明意向之何在矣?

溯自抗战开始之时,中央以精诚团结,一致御侮相倡导。兄等以取消原来特殊军政组织,实行三民主义,归属于中央统一指挥之下,矢诚矢信,胥以国家民族利益为前提。用能使举世刮目,敌寇丧胆,以奠抗战胜利之始基。诚使兄等率循初志,服从命令,尊重法纪,督率所部恪守军人本分,发挥军人天职,终始一贯,为国效命,事之可幸,孰逾于斯!不意抗战方及中途,而兄等部队渐有背离国策,玩忽军令之行动。兄等不加戒饬,致使迷途日远,举措益非,诚不能不引为痛惜!检讨最近一年以来,兄等部队之行动,弃置当面之敌寇,惟务地盘之扩充,遵照国策之谓何?逾越指定之战区,阻挠军令之执行,服从命令之谓何?日寻攻残之纷争,抵消作战之效力,坚持抗战之谓何?

然而中央为顾全抗战之大局,统帅为爱护抗战之实力,对于兄等部队种种违令干纪之行动,不惟迄今大度包容,不加罪谴,而且始终顾全,期以精诚相感。始则改划作战地区,屡将被兄等攻击之国军,设法他调,以避免摩擦。最后,且不惜将抗战有功之冀察战区总司令鹿钟麟与该战区抗战有功之国军各部,均予调开。而如提示案中所示,准予玉阶兄指挥冀察区内军事指挥之大权,俾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全数集中该区域内,得有广大之作战地域,尽量发展抗战之功用。并免与友军杂处,根本消除所谓摩擦之因素,藉使全国各军,同仇敌忾,无所牵制,得以各对当面之敌,专心作战。中央之所以维护兄等所部,委曲求全,盖已无微不至矣。切望兄等迅即遵令将黄河以南之部队,悉数调赴河北,厚集兵力,扫荡冀察残敌,完成抗战使命。全国军民同胞,所蔪求于兄部者,惟此而已矣!

总之:提示案中对于兄等希望之一切问题,均已体切规定,平停至当。应钦、祟禧十月皓电复本格命大义,开诚规劝。此次委座续发命令,又更逾格体谅,宽展限期,务盼兄等确切遵照,依照实施。应钦、祟禧所以不惮再三申告,纯为贯彻抗战国策,争取最后胜利,确认军令法纪之尊严,必须坚决维持,始能策励全国军民,共趋一鹄。亦惟有冀兄等听从军令调度,忠实执行任务,始能有裨于抗战。中央对兄等所部自必爱护扶持之有加。若仍放弃责任,专以扩地凌人为目的,任令智辩如何动听,而前方袍泽鉴于晋、冀、苏、鲁之前车,势必人人自危,中央亦难终遏其悲愤。

所愿兄等推察本源,抚躬循省,屏绝虚矫,懔念时艰,勿为敌伪所称快,勿为同胞所痛心。深惟覆巢完卵之戒,切悟焚萁煮豆之非。同仇御侮,必出以真诚。善始全终,宜持以贞信。本急公忘私之义,求追来谏往之功。时机不容再误,遵令公忠,一枪一弹,皆为杀敌而施,同德同心,永绝萧墙之隙。现在举国军民皆对抗战抱有必胜信念,而所鳃鳃引为忧虑者,厥为兄等部队之纵横争夺,以损及军事之效能。倘得由兄等翻然悔悟,放弃规外之行动,负起抗敌之大任,将见寰宇鼓舞,精神愈奋,胜利愈近。来电所谓“国家民族成败之所关,万世子孙生存之所击。”其在斯乎!其在斯乎!尚希兄等熟思而深察之,幸甚!幸甚!

参谋总长 何应钦

副参谋总长 白祟禧

 

 

皖南事变中的几封电报

本人(网友)在查阅“皖南事变”资料时,在《新四军文献》第2册中看到几封电报,现照录于下:

 

一、叶挺、饶漱石关于项英等行踪不明致毛泽东等电

叶挺、饶漱石关于项英

等行踪不明致毛泽东等电

(1941年1月9日)

毛、朱、王并告胡、陈[1]:

今(九)日晨北进,又受包围,现在集全力与敌激战,拟今晚分批突围北进。项英、国平、口口口口于今晨率小部武装上呈而去,行方不明。我为全体安全计,决维持到底。

                                                                                                                                叶、饶

                                                                                                                                       佳

[1]  指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胡服(刘少奇)、陈毅。

照录自《新四军文献》第2册P104

 

二、项英关于离队经过致中共中央电

项英关于离队经过致中共中央电

(1941年1月10日)

今日已归队。前日突围被阻,部队被围于大矗山中,有被消灭极大可能,临时动摇,企图带小队穿插绕小道而出。因时间快要天亮,曾派人[请]希夷来商议,他在前线未来,故临时只找着国平、××及××同志(××[未]同我走)。至九日即感觉不对,未等希夷及其他同志开会并影响甚坏。今日闻五团在附近,及赶队到时与军部会合。此次行动甚坏,以候中央处罚。我坚决与部队共存亡(请胡服转中央)。

                                                                                                                          项

                                                                                                                         十日

 

照录自《新四军文献》第2册P105

 

三、叶挺关于突围无望致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电

叶挺关于突围无望

致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电

(1941年1月11日)

毛、朱、王:

本军五昼夜不停与五、六倍[之敌]激战于重围,计划又告失望。现将士疲劳过度,只好固守一拼。唯士气尚高。此次失败,挺应负全责,实因处事失彼、指挥失当所致。但政委制口口口之缺点实亦一因。今日事已至此,只好拼一死以渎其过。

                                                                                                                             希夷

                                                                                                                               真

 

照录自《新四军文献》第2册P110

 

四、中共中央书记处关于新四军由叶挺、饶漱石负总责的决定

中共中央书记处关于新四军

由叶挺、饶漱石负总责的决定

(1941年1月12日)

胡、陈[1] 转叶军长、饶漱石:

一、中央决定一切军事、政治行动均由叶军长、饶漱石二人负总责,一切行动决心由叶军长下。项英同志随军行动北上。

二、中央此决定向部队干部宣布。

                                                                                                                 中央书记处

                                                                                                                        十二日

 [1] 胡、陈指胡服(刘少奇)、陈毅。 

照录自《新四军文献》第2册P112

 

抗战时期皖南新四军军部最后一份神秘电报

来源: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

作者: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 凤美菊

1941年1月13日,“皖南事变”发生后的第七天,这天,阵阵的西北大风刮得天昏地暗,日本鬼子的飞机在盐城文庙——中共中央华中局和华中总指挥部驻地上空拼命地吼叫着,轮番俯冲,扫射。担任机要科的机要员们显得特别“清闲”,这两天积压下来的电报早己译完,皖南军部又没有电报发来。大家都急切地盼望军部发来的迅息。

突然,有人说军部有电报来了。不久电台真的送来了一份电报需立即翻译。常言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不知道使用什么密码,电报是译不出来的。开始,机要员怀疑是电台错收了电报。后来,一位老机要员突然想到,会不会是对方使用了脑记密码?脑记密码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使用的,只有在密码焚烧后的紧急情况下才能使用。

于是,老机要员按照脑记密码翻译,果然是军部发来的一份重要电报。电报的内容是:“情况万分紧急,密码己经烧掉,请党放心。”另一句是“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的悲壮誓言。这就是皖南军部发来的最后一份电报,也是一份庄言的告别电报。

 

叛徒刘厚总到底抢劫多少钱财

来源: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

作者: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 凤美菊

1941年3月13日,大雨滂沱,项英、周子昆一行由田坑向濂坑方向转移,项英不慎跌落溪水,通身湿透,当他走进一个小村庄,在一处草棚里升起火,刘厚总把项英的一件坎肩在火上烘烤时。觉得这件坎肩为什么如此沉重,尔后他摸到坎肩里面缝着金条。刘厚总知道,在突围前,供给处把所有的经费分发给个人,作突围之用,至此,刘厚总思绪的脉络开始混乱并诱发了他杀人的初念。3月14日凌晨一点,当项英、周子昆及警卫员黄诚,在泾县赤峰山蜜蜂洞中熟睡之际,刘厚总抽出手枪对准项英、周子昆和黄诚扣动板机,把他们杀害了。刘厚总面对惨烈的现场,沉思了三个半小时,才打开项英和周子昆的军衣,把他们带的法币、金条拿出来塞进自己的怀中,尔后又把他的手表、手枪、派克笔搜出来戴在自已身上,共计劫掠法币2.46万元、派克金笔3支、赤金9两、手枪3支、金壳表一块、钢壳表一块、怀表一块、大烟土一块(周子昆的药用品)。当时,刘厚总从蜜蜂洞走出赤坑山大山沟时,己是5点20分。

 

新四军史料

来源: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

作者:本站

一、皖南事变

国民党顽固派在抗日战争中破坏国共合作的最大惨案。1940年,国民党顽固派将反共重心由华北转到华中。先是一再命令长江以北的新四军全部开到长江以南指定的狭小地区,企图割断新四军与八路军的联系,便于各个击破。在中共中央针锋相对地进行了斗争以后,1940年10月19日,又由参谋总长何应钦、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发出皓电。强令黄河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于1个月内全部开到灾情、敌情并重的黄河以北,欲陷八路军、新四军于绝境。并调兵遣将,在皖南集中了7个师8万余人的大军,以上官云相为总指挥,采取前堵后追、左右夹击的部署,伺机围歼势孤力单的新四军军部和所属皖南部队。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和所属皖南部队9000余人,为顾全团结抗战大局,在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的率领下,由安徽省泾县云岭出发,准备绕道茂林、三溪、宁国、朗溪,到江苏省溧阳待机北渡。6日,蒋介石得知新四军开始转移,下令第3战区、第5战区“采取行动”。第3战区于6日下午命令32集团军“迅速部署所部开始进剿”,“彻底加以肃清”。7日拂晓,当新四军北移部队行至泾县茂林以东山区时,即遭到国民党军队层层堵截和进攻。新四军指战员被迫奋起自卫,浴血奋战8昼夜,至14日终因敌众我寡,弹尽粮绝,除约2000余人突出重围以外,一部被打散,大部分牺牲和被俘。叶挺根据中共中央东南局副书记饶漱石的建议,14日下午准备同国民党军谈判,竟被扣押。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在突围时牺牲,副军长项英和副参谋长周子昆在蜜蜂洞隐蔽时于3月14日凌晨遭叛徒杀害。1月17日,国民党政治军事委员会发表命令和谈话,反诬蔑新四军为叛军,宣布撤销其番号,将叶挺交军法处审判。1月18日,中共中央发言人发表谈话,全面揭露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的皖南事变真相,1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起草命令和发言人谈话,命令陈毅为新四军代理军长,张云逸为副军长,刘长奇为政治委员,赖传珠为参谋长,邓子恢为政治部主任,重建新四军军部。同时,提出了严惩祸首,取消1月17日反动命令等12条解决皖南事变办法。周恩来在重庆除同国民党当局进行面对面的斗争外,并运用各种形式在各界人士中揭露和痛斥国民党顽固派的暴行。中国共产党的正义自卫立场,得到全国各族人民、各民主党派、海外侨胞和国际进步舆论的同情和支持。

二、周恩来视察云岭新四军军部

为确定新四军的发展方向,并协调叶挺与项英之间的关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于1939年春专程到云岭新四军军部视察。2月16日,周恩来偕同叶挺离开重庆。23日下午到达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在新四军军部期间,周恩来听取了新四军领导和从前线赶来的陈毅、粟裕等的汇报,与部门举行了座谈,到附近的机关、部队、医院、教导队了解学习、训练、生活等情况。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他重申中共中央关于放手向敌后发展的方针,与新四军领导人共同商定了新四军“向北发展、向东作战、巩固现在阵地”的战略决策,后又概括为“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他还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应尊重叶挺的地位与职权的指示,并多次和项英谈话,强调团结叶挺是新四军内部团结的关键所在。3月6日,周恩来在军部排以上干部大会上作了题为《目前形势与新四军的任务》的报告。3月14日离开云岭新四军军部。

三、叶挺(1896—1946)字希夷,广东惠阳人,曾任粤军第1支队副官,第1师少校参谋、工兵营营长、孙中山建国陆海军大元帅警卫团第2营营长。1924年赴苏联东方大学就读,同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9国民到广州,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参谋处长、独立团团长。在北伐战争中屡建奇功,被誉为“北伐名将”。后升任第4军25师副师长、第11军24师师长。1927年8月1日,参加领导南昌起义,所率24师是起义的骨干力量。起义后任前敌总指挥兼11军军长。12月11日,参加领导了广州起义,任工农红军总司令。起义失败后,流亡欧洲,与党脱离了关系,后到澳门陷居。抗战爆发后,任新四军军长,指挥部队挺进华中敌后,开展游击战争。1939年5月北渡长江,在皖中庐江县东汤池主持建立江北指挥部,指挥部队挺皖东敌后,在津浦路东西两侧建立抗日根据地。1940年10月初,指挥皖南部队将进犯皖南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的1万日军击退,共歼敌3000余人,在争取和扩大新四军兵员、装备、给养、防区等方面,多次与国民党当局进行交涉斗争。皖南事变中,指挥部队战斗8昼夜,在奉派与国民党交涉时被扣押,在上饶、重庆、恩施等地被监禁5年2个月,坚持斗争,曾作《囚歌》明志。抗日战争胜利后,经中共中央营救,于1946年3月4日获释,5日致电中共中央请求重新入党。中共中央于3月7日复电接受其加入中国共产党。4月8日,由重庆赴延安途中,因飞机失事在山西省兴县黑茶山遇难,时年50岁。

四、项英(1898—1941)原名项德隆,湖北武昌人。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委员长、中共第三届至第六届中央委员,在中共六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务委员。1930年8月任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1931年1月,任中共苏区中央局委员、代理书记、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副主席、中共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副主席。在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红军主力长征后,任中共中央分局书记、中央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领导红军和游击队坚持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爆发后,任新四军副军长,中共中央东南(分)局书记,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新四军分会书记,到各游击区传达中共中央指示,宣传党的抗日民族战线政策,将分散南方8省的红军和游击队编组成新四军,开赴前线抗日。1938年4,派出先遣支队挺苏南、苏中、皖东前线,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抗日根据地。项英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独立自主原则认识不足,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阴谋缺乏警惕性,在1941年1月皖南事变中处置失当,对新四军皖南部队受严重损失负有责任。1941年3月14日,在泾县赤坑山蜜蜂洞中遭叛徒杀害,时年43岁。

五、张云逸(1892—1974) 原名张运镒,又名张胜之。广东文昌(今属海南省)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师参谋长。1929年12月,与邓小平等领导百色起义,创建右江革命根据地,任中国工农红军第7军军长、参谋长。1931年春任河西总指挥部参谋长,后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参谋长兼作战局局长。1933年任粤赣军区司令员,后任红军总司令部兼第1方面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和作战部部长。参加长征。1936年12月,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卢沟桥抗战爆发后,1938年春任新四军参谋长兼第3支队司令员,参与领导新四军编组、集中、展开等工作。1939年5月,兼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指挥,统一领导新四军江北部队,开辟淮南抗日根据地。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副军长兼第2师师长。1943年11月陈毅代军长赴延安后,他代理主持新四军军事工作,兼任抗日军政大学第8分校校长。1945年6月被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解放战争时期,任新四军副军长兼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华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山东军区司令员、华东军政大学校长,后兼中共华东后方工作委员会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广西省委书记,广西省人民政府主席,广西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第2书记,中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第一至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62年任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副书记。曾被选为中共第八至十届中央委员。1974年11月19日在北京逝世。

六、徐海东(1 900—1970) 湖北黄陂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11月参加黄麻起义。历任中共区委书记,县赤卫军大队长,中国工农红军团长和师长,第25军、28军军长,中共鄂豫陕省委代理书记。参加第1次至第3次反“围剿”和长征。1935年9月任第15军团军团长,率部参加直罗镇、东征、西征和山城堡等战役。1936年12月任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红军南路军总指挥。卢沟桥抗战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15师344旅旅长,率部参加平型关战斗和晋东南反“九路围攻”,指挥町店战斗。1939年9月,随刘少奇赴华中,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4支队司令员,中共中央中原局委员,中共中央华中局委员。指挥周家岗战斗。曾九次负伤,1940年患重病后仍坚持随军指挥作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共第八、九届中央委员。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在病中主持编写了《红二十五军战史》。1970年3月25日在河南郑州逝世。著有《生平自述》。

七、罗炳辉(1897—1946) 云南彝良人。1929年加人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曾任团长、旅长,第12军军长兼福建军区总指挥,第22军军长,第9军团军团长。参加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两次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参加长征。抗日战争初期,曾以八路军副参谋长名义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工作。1939年起任新四军第1支队副司令员,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5支队司令员,第2师副师长、师长兼淮南军区司令员,指挥三打来安城,半塔集保卫战,金牛山、大桥、六合等战斗,创造了对付日伪“扫荡”的梅花战术。抗日战争胜利后,任山东野战军第2纵队司令员,新四军第2副军长兼山东军区副司令员。1946年6月21日在山东兰陵逝世。1950年7月1日,遗体迁葬于山东临沂烈士陵园。八、彭雪枫(1907—1944)原名彭修道。河南镇平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工农红军大队长、大队政治委员,第3军团师政治委员、红军大学政治委员、江西军区政治委员。参加反“围剿”和长征。后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第l局局长,第3军团师长,陕甘支队第2纵队司令员,第1军团4师师长。卢沟桥抗战爆发后,任八路军总部参谋处处长兼驻晋办事处处长。1938年春到河南确山县竹沟镇,兼任中共河南省委军事部部长,后任新四军游击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新四军第6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八路军第4纵队司令员。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4师师长兼政治委员和淮北军区司令员。指挥了开创和保卫淮北抗日根据地的历次战役战斗。1944年9月11日在河南省夏邑县八里庄指挥作战时牺牲。主要著作收入《彭雪枫论抗日游击战争》。

九、陈毅(1901—1972) 字仲弘。四川乐至人。1922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1月参与领导湘南起义,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党代表。同年4月与朱德率部到井冈山和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师长、军委书记、政治部主任、前委书记,参与领导创建和保卫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历任第6军政治委员、中共赣西南特委书记、第22军军长、江西军区总指挥兼政治委员、西方军总指挥。红军主力长征后,他留下任中共中央分局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在赣粤边区坚持了三年游击战争。卢沟桥抗战爆发后,和项英一起编组红军游击队为新四军,任中共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副书记、新四军第1支队司令员。率领第1、第2支队挺进苏南,开辟了以茅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任江南指挥部指挥,率部在南京、上海之间打击日伪军。继又率部北渡长江,任苏北指挥部指挥,指挥黄桥战役,同八路军南下部队会师。1940年11月,任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代理总指挥,与政治委员刘少奇统一指挥华中八路军、新四军部队。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代军长。指挥华中9万部队,打击日伪军,反对国民党顽固派的磨擦,发展了华中抗日根据地。1942年春代理新四军军分会书记,领导华中军民进行反“扫荡”、反“清乡”斗争。1943年11月赴延安,受中共中央委托,继续参与指导华中地区和新四军的抗日斗争。1945年6月被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1945年8月任新四军军长、华中局副书记。1946年1月,任新四军军长兼山东军区司令员,统率华中、山东两大战略区部队,抗击50多万国民党正规军的进攻。1947年1月任华东军区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指挥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等战役,取得重大胜利。1947年秋同粟裕率华东野战军主力一部外线出击,挺进豫皖苏,在中原地区大量歼敌。1948年5月,兼任中共中央中原局第2书记、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第1副司令员。从同11月起,作为总前委常委之一,参与组织指挥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解放了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和东南广大地区。1949年5月起兼任中共上海市委第1书记、上海市市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继续担任华东军区、第3野战军司令员。1954年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1958年2月起兼任外交部长。1966年1月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文化大革命”中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斗争。曾任中共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九届中央委员。1959年起任第三、第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72年1月6日在北京逝世。军事著述有《陈毅军事文选》。

十、粟裕(1907—1984) 湖南会同人。侗族。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南昌起义。1928年参加湘南起义后到井冈山。历任中国工农红军第1军团师长、军参谋长、第7军团参谋长,参加创建中央革命根据地和历次反“围剿”。1934年7月起,参与指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任挺进师师长、闽浙军区司令员,开辟浙南游击根据地,坚持三年游击战争。卢沟桥抗战爆发后,任新四军第2支队副司令员、先遣支队司令员,率部挺进江南敌后,首战韦岗告捷。后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苏北指挥部副指挥,协助陈毅指挥黄桥等战役战斗,开辟苏南、苏北抗日根据地。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1师师长(后兼政治委员),苏中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苏中区党委书记,领导苏中军民挫败日伪军的“扫荡”、“清乡”。1944年春,组织指挥车桥战役。同年底,率第1师主力南渡长江,任苏浙军区司令员,苏浙区党委书记,指挥反击顽军进攻的天目山战役。1945年被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抗日战争胜利后,率部回师江北,任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华中野战军司令员。解放战争初期,同谭震林一起指挥苏中战役,七战七捷。后参与指挥宿北、鲁南战役。1947年1月起,先后任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和第2副政治委员、代司令员和代政治委员,中共淮海战役总前委委员,第3野战军副司令员,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先后指挥和参与指挥莱芜、孟良崮、豫东、济南、淮海、渡江等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华东军区暨第3野战军副司令员,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第1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常务委员。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曾当选为中共第八至十一届中央委员。1982年被选为中顾委常委。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84年2月5日在北京病逝。主要军事著述有:《粟裕军事文集》和《粟裕战争回忆录》。

 

《关于蒋介石政治动向的估计(一九四一年二月七日毛泽东致周恩来)》

恩来同志:

(一)此次敌军进攻规模甚大,战况激烈,似比宜昌战役还要大些,完全是蒋何白反共计划召来的。

(二) 汤集团损失不小,三个军已转回豫西,南阳四日失陷。李仙洲尚在淮河西岸,战况亦烈,敌一路由上蔡攻占项城,捣李之背,一路由毫州攻占太和,迫李之前,估计 李军战败亦将西撤。集中在大别山的桂军主力,现与后方交通断绝,变成了敌后部队,这对桂系是一大打击,估计莫德宏部将来亦有西撤退可能。范汉杰军已从中条 山南调,如洛阳危急,他军亦非渡河不可,原定庞炳勋出冀南隔断我冀鲁交通的部署,当然要放弃。胡部李铁军军已星夜东调,第八师从正宁撤至分州,大概是准备 东调的,包围边区兵力已经减弱。河南战况发展,有再调一部可能。总之剿共计划已根本打破了。

(三)蒋介石原知敌人一、二,三月内要进攻 的,他之所以发动皖南事变,发表一·一七命令及部署大军进攻淮北,皖东,鄂四军,均是想以反共停止敌人进攻,我在反共了,国共冲突扩到很大,日本会坐山观 虎斗罢,拖过几个月,希特勒就会迫令日本南进,中国就太平了。岂知日本人的想法另是一样,第一,时间不让他等待。国共冲突固然很好,但你是骗我拖延时间 的,到不如利用国共冲突,乘机进攻,把你削弱,中国问题就易解决了。卅日东条演说有云:“蒋政权内部打架,固然不能抗战,但日本决不依赖国共纠纷,而是依 赖自己力量解决中国事件。”故河南进攻,对蒋是一瓢极大的冷水,把他的全部幻想打破了。第二,日本人不愿意我们去华北。东条公开说:“华北是日本的根据 地,蒋介石要驱逐华中共产军去华北,破坏日本利益”。这一点我们过去却没有估计到。

(四) 在外边宣传时请将佳电中“肺腑之言”那一段(从“目前正属奸伪思逞,谣言蜂起之时”起至“深愿为两公一吐者”止,共百0二个字)着重指出,使国民党及中间 派想一想,目前发生在国共间,中日间的危险状况,我们实不幸而言中,他们一定要“煎迫太甚,相激相荡,演成两败俱伤之局”,所以造成了“我为鹬蚌,敌作渔 人,事与愿违,嗟悔何及”的结果。

(五)军事反共事实上既已终结(虽然皖东与关中边区还在进攻),请注意蒋介石诸人如何处理国共关系,依 我观察,他们非求得个妥协办法不可,敌人攻得如此之急,一·一七命令如此丧失人心,他的计划全部破产,参政会又快要开了,非想个妥协办法,更加于他不利。 此种估计是否适当,你的意见如何?

毛泽东

虞酉

根据中央档案原件刊印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