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若宏的博客

退休后要制定怎样花掉养老金的长期计划,更要考虑怎样花掉更多的养老金,老年戒得。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兵,搞过“三支两军”,参加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自学建筑、制冷、设计、预算。忧国忧民,人生无所求,毛泽东时代忧毛泽东思想难实现,改革开放忧邓小平理论不落实。

网易考拉推荐

从京剧《锁麟囊》看文学创作的虚无主义  

2017-10-09 15:25:16|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看了京剧《锁麟囊》,戏是从赠送锁麟囊开始看的,看到薛湘灵当老妈子看孩子有事就中断了,晚上放回看,补看了前后两部分。最让我感动流泪的情节是“三让椅”一折。

这段唱是薛湘灵向卢夫人即赵守贞叙述,回忆当年出嫁时的情景。如同水墨画一般,当日里的那一幕就那样地迎面向你扑过来。在卢夫人的盘问下,薛湘灵娓娓道出当年出嫁时遇雨的情景,两人一问一答,当年的情形又一次呈现在面前。

剧本创作出来以后,程砚秋对其很满意,只是提了三个意见,其中之一就是关于“三让椅”一折。翁偶虹原作是赵守贞要薛湘灵回忆六年前婚嫁的情景及在春秋亭避雨赠囊的经过时唱一大段的西皮原板,而程要求翁把整段原板分做三节,在每一节中穿插着赵守贞让座的动作,表示薛的回忆证实了赵的想象,先由旁座移到上座,再由上座移到客位,最后由客位移到正位,这样场上的人物就会动了起来,不显得枯唱呆板。这个让座逐步升级换取了观众的眼泪。

《锁麟囊》又名《牡丹劫》,取自《剧说》中一则引自《只麈谭》的故事,是著名剧作家翁偶虹在1937年应程砚秋之约而作。全剧一共十五场,首演于上海黄金戏院,时间是1940年5月,演员阵容甚是硬整:程砚秋领衔饰演薛湘灵。程砚秋是一个老爷们,男扮女装演花旦薛湘灵。

麈,读作:zhǔ。汉字基本字义在古书上指鹿一类的动物,其尾可做拂尘,如麈尾(即“拂尘”)。

《锁麟囊》乃程派名剧,系戏剧大家翁偶虹先生专为程砚秋所写。

《锁麟囊》完全是佛教因果报应思想的戏剧化。

清代小说家胡承谱(1732—1805),字韵仲,号元峰。元峰老人,是安徽泾县溪头都人。《只麈谭》,即独自执麈尾清淡。胡承谱以“只麈谭”为其书命名,很能见他患偏瘫乞休后,虽不免孤独寂寥,但悠然自得、心境澄明的心态。

《只麈谭》原文:

徽歙间,某年月嫁娶日,适两新妇舆同憇周道。一极贫女,一极富女。始而皆哭,久而贫女哭独哀。富女曰:‘远父母,哭固当。若是其哀欤?’命伴媪舆侧叩之。贫女曰:‘闻良人饥饿莫保,今将同并命耳,奚而不哀!’富女心恻,解荷包赠之,盖上舆时祖母遗嫁物也。贫女止哭,未及道姓氏,各散以去。抵门,景况萧索,新郎掩叹迎妇入,忍泪告曰:‘吾家固贫,填沟壑分也;今以累君,奈何?’妇以荷包付之。开视,则黄金二锭,重四两许。易银三十余两,以其零市钱米酒馔,行合卺礼。问金之所来,妇语以故。乃合伙经商,一岁中获利数倍,凡贸迁无不如志。不十年,成巨富。苦不知赠金者何人,心怀歉恨。于宅后起楼,供荷包祀之,以志不忘。顾富家女于归后,夫家、父家,连被回禄,继以疾疫,屡遭破败。十年以内,如水刷沙,赀财立尽。贫女财既丰,又得男,谋所以乳之者,遍觅无当意者。媒妪以富家女荐之,甚合。两妇相见,彼此敬爱,谊如姊妹,都不知途中曩日事。越一岁,乳娘抱儿往后楼礼拜,见荷包,视之,所绣花物,类己针法,忽念旧事,不觉泪下。婢诇之,告主妇。问哭之故,则曰:‘记嫁时途中曾以此物赠贫女,不料吾今日之贫。感慨今昔,故酸心耳。’主妇语其夫,明日请族长、四邻,及乳媪之翁,奉酒安位,肃若上宾,夫妇再拜曰:‘愚夫妇以待填沟壑之身,藉此享有今日。日思报德,靡道之从。今天诱其衷,幸赐识认。赀财若干物,皆荷包中物也。物归原主,宜也。’乳媪曰:‘是何言欤?发富是君家大福分,我何与焉?荷包倘在我家,亦同尽耳。必欲成君高谊,还荷包原赠物倍之,足矣。’众宾曰:‘前兹道旁之赠,仁也;今兹倾家之还,义也。仁至义尽,加以辞让,德之美也。众宾与有光宠焉。愿居间剖分之,俾仁义各不相伤,可乎?’乃依众宾剖分之,而世为婚姻,以仁义世其家。”朱青川云:“此事若付洪昉思、孔云亭诸君,佐以曲子、宾白,竟是一本绝好传奇矣。”

《锁麟囊》故事情节原本发生在安徽,编剧却改成山东的登州和莱州,为何作此变动?

翁偶虹(1908---1994),著名戏曲作家、理论家、教育家、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人。原名翁麟声,笔名藕红,后改偶虹。翁偶虹青年时期就读于京兆高级中学,业余常以票友身份登台。毕业后致力于戏曲研究,常与黄占彭、程茂亭、关醉禅等名票同台。1930年中华戏剧专科学校建立,翁被聘于该校兼课。1934年于中华戏曲专科学校任编剧和导演。1949年以后在中国京剧院任编剧。1935年被聘任为中华戏剧专科学校戏曲改良委员会主任委员,1974年退休。1994年6月19日病逝于北京,享年86岁。

翁偶虹一生编写剧本(包括移植、整理、改编)100余本,最为人们熟知的作品有《锁麟囊》、《将相和》、《响马传》、《大闹天宫》、《李逵探母》、《红灯记》等。

1965年第二期《红旗》杂志刊登了翁偶虹、阿甲改编的现代京剧《红灯记》。

捧读翁偶虹大作(《翁偶虹看戏六十年》),顿时心潮起伏。我一九七○年调入中国京剧院学习编剧时,他已被迫退休,每月从街道办事处拿工资了。他家住民族文化宫对面的一条胡同中(东太平街),是一所私人的独门独院,院子很小,但处处显示出他经营的功力与才华。他房屋中养了花,喂了鸟,墙壁上挂了字画。他对我说:“我住这儿几十年了,最让我看重的是它的地理位置:离西单前门都很近,去东安市场也不远。我想看什么戏,晚上吃完晚饭拔腿就走,看完戏步行回家,一边走路一边想。回到家也不太晚,我让家里人睡下,自己则独坐静想当晚之戏:当晚最精彩的是谁?他究竟什么地方演得最好?剧本究竟哪里写得最出情……如果换我来写,我能有什么其他的招数?我从事文墨生涯,但一般不开夜车,通常写剧本也是先想通透了再动笔……什么叫“想通透了”?无非就是把人物脉络理顺,让它自己重新从“西单”或者“前门”上车,让它一站站行进,最后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结束剧情……通常,自己写一个大戏,也不过三五天时间,最长也不过一旬。当然,事先考虑“起点站”与“终点站”的时间,比真拿笔的时间要多出几倍。”

翁偶虹前半生最骄傲的剧目,是给程砚秋写的《锁麟囊》,中年往后就是给《红灯记》编剧了。一辈子,一头一尾两出戏。翁偶虹记得自己是坐在程砚秋的书房中,是程砚秋首先拿出那个只有很短篇幅的“剧说”,翻到一处,指着一段文字,问可不可以由此生发出一段戏文。翁庆幸自己有急智,立刻应声答“可”,随即“一二三”地讲出几种发展方向……随后程砚秋看初稿,又指着最后一场,问能否采取“三让座”的舞台调度……最后,是自己回家的追忆写作,让程砚秋极大地满意了。是文人间的这种聪明与至诚,在大节上造就了《锁麟囊》。至于“春秋亭”中传唱的那些唱词,都属于“等而下之”的文采了。“当然也不错,但终究是小节”,翁自己这样认为。说到《红灯记》,翁偶虹非常感念阿甲的投入。阿甲是剧院的总导演,是延安来的人,和自己是很不同的。但他很看重自己,每在排演场上对自己的唱词有改动,都叫担任场记的人跟自己打声招呼,翁回言“请不要客气”。对于新认识的江青,翁偶虹最初是不得不敬的,因为她是毛泽东的夫人呀。但真一起搞戏了,翁偶虹发现江青京戏的认知不多,并且很多地方都是仅仅有那么一点,居然就处处居高临下,那么不可一世。据说,是江青先把自己定性为“封建文人”,自己一想,就不和她理论了。如阿甲那样的老革命,因为要理论都被打成反革命了。自己还能做什么大事情呢?

不料,最后剧院里突然宣布让翁偶虹退休!还说这个结果是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于是翁偶虹也就开始了每月从街道办事处领取退休工资的「新生活」。等到粉碎四人帮,本来皆大欢喜,但不久又赶上地震和毛主席逝世(作者没有那段经历)……翁偶虹感到,中国真是遇到了多事之秋,自己老了,许多事管不了啦,往往别人稍微做过一点,自己则要费尽千辛万苦,才能越过别人的举手之劳。低能呀,无奈呀。终于,翁偶虹意识到:写回忆录则应该成为自己的最大的正事。自己的脑子没坏,于是他从这东太平街的私寓开笔,向着东西南北辐射开去,不就是七八十年来京剧活生生的历史么?自己从十五二十的少年,就投入其中,其中的一点一滴,如果结合着大小戏园子里的点点滴滴,都是可成书宝贵财富呀。

翁偶虹开笔了,他先写了《编剧五十年》,等出版时把书名改成《翁偶虹编剧生涯》,出版后影响很大,自己受到鼓舞,即又委托学生编辑了这本《看戏六十年》,本来计划着还有早期的《演戏二十年》,这三本东西从梨园外到进入梨园一介小民的角度,反映了京剧本身的素质。翁偶虹想起自己在民族文化宫南面的那个小院,出出入入的都是翁姓人氏,做的都是与梨园多少相关的营生。往事多美好,往事堪追忆,东太平街既然可以辐射到北京城的东南西北,我翁偶虹也就能在辐射线上活跃不死!甚至还有可能复苏再造!

我当时是中国京剧院最年轻的编剧,翁偶虹则是最老与最权威的编剧。当时我还私下写着梅兰芳的书(即后来的《梅兰芳与二十世纪》),写到谭鑫培晚间从家里出发,从家里上骡车,经过前门大街去珠市口的第一剧场演戏。翁偶虹看了原稿,说「你在前门大街的描绘还不够」,随后给我谈了那里的现状,有许多闻所未闻的细节。翁对我说:“你写得很对路,让我也从文化上回忆起那个特定的年代。今后你就沿着这条道路上,会有成功的一天的。”这本书是我编剧之余的第三本书,在出版至今的三十年间,它已经再版六次了。回忆至此,我深念翁老的恩情,难怪当时文化部副部长高占祥称颂他是“京剧圣手”呢。

从小说到戏剧,无真实可言。我想到张恨水,由于看的小说多,多到可以自己随意编故事。翁偶虹可以编《锁麟囊》,也可以编《红灯记》。程砚秋可以唱戏,也可以编戏。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